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3 mins

產官學聯合論壇:看見臺灣漁業的未來

作者: 作者:綠色和平海洋專案主任顏寧
歐盟發給臺灣黃牌,要求限期六個月改善漁業管理,否則可能施以經濟制裁。除了漁民,為什麼您該關心?一旦升高為紅牌,有那些嚴重的負面效應?12月初,綠色和平邀集產、官、學界的專家與代表人士參與論壇,一起尋找臺灣漁業的出路。

就在歐盟發給黃牌之後,綠色和平立即研擬了政策建議送交漁業署,提出幾項關鍵的改革方向,包括:

・加強漁船管理,大幅提高罰則

・加強保育脆弱或瀕危物種

・訂定臺灣永續漁業藍圖,加強政府部門聯繫與合作

・資訊開放、公民參與

最後一項當中的「公民參與」有多重要?其實,我對臺灣漁業改革的信心,正來自去年10月臺灣籍非法漁船「順得慶888號」事件,因為事件發生後,數千人回應綠色和平的號召,密切關心後續發展,更要求漁業署公開調查,促成漁業署首度大動作處理。這清楚說明了當公眾同聲要求,政府必須回應,無法輕忽。

因此,就在12月初,綠色和平邀請政府、學界、企業、立法委員與多個公民團體,一同針對去除黃牌、改革漁業提出聯合聲明,更同步在臺大醫院國際會議中心舉辦論壇,討論黃牌的效應與其他重要議題。

與您分享論壇中的精華片段:

臺灣漁業產官學聯合論壇

臺灣重度依賴海洋漁業,應趁勢負起國際責任

講者何勝初過去時常代表臺灣在區域漁業組織與國際漁業貿易談判。雖然已從談判桌上退休,經驗豐富的他指出,長久以來臺灣在外交上一路艱辛,而漁業正是打開外交的機會

若臺灣不改善而被歐盟列入紅牌,經濟上的損失不止五億臺幣的水產。影響所及,還包括倉儲、運輸、補給、貿易、魚餌、機械等周邊產業鏈。除了帳面數字,對於國家形象和外交造成的損失更是難以估量。更害怕的是,臺灣最主要的海鮮市場美國與日本,將跟隨歐盟貿易制裁的腳步,也限制臺灣水產品的出口,造成衝擊將更嚴重威脅臺灣。

他也舉其他同樣被歐盟列入黃牌警告的國家為例,沒有一個漁業國家不致力擺脫黃牌。歐盟作為最大的海鮮市場,要求各個捕撈國加強管理已經是國際的趨勢,臺灣在遙遠公海上作業,先天有管理的困難,更是未來需解決的難題。

臺灣漁業產官學聯合論壇

海上勞動者的生和死:漁業結構裡的黑洞

一般人想到漁業造成的問題,都想到環境、生態系,但中正大學勞工研究所助理教授劉黃麗娟指出,勞工的勞動處境也是其中的一環,更是現在急需改善的面向。她分析,就工作性質而言,漁工和家務勞動很相近,工作和休息時間難以區分,勞工長時間待在工作空間,海上既封閉又遙遠,一旦發生問題,漁工求助無門。

現在管理勞工的單位是勞動部,負責外籍移工的主管機關是移民署,由「人口販運委員會」處理相關爭議案件,但在遠洋漁業,漁工僱用由漁業署掌管。其中的差異和業務交疊,突顯出如何稽查、非法仲介與人口販運衍生的問題,以及各部會之間的權責劃分,未來也應相互合作或是進一步釐清。但老師也樂觀的表示,經過這次論壇,相信未來環境、勞工與人權運動的工作,將有更多合作的空間。

漁業署首次與公民團體同桌共議

漁業署遠洋漁業組的林頂榮組長報告了臺灣漁業相關數據、臺灣參與國際組織的情形,以及歐盟發給臺灣黃牌的主因,包括漁業法規過時、在公海並未有效監管臺灣籍漁船,擅自變更漁獲紀錄表,以及在太平洋與印度洋的非法情事等。

除了資訊分享之外,我想,這次漁業署代表到場有著非常正面的意義,那就是漁業署首次和非政府組織與公民團體對話,面對臺灣漁業的未來、去除黃牌的挑戰,一起來想想以後該怎麼辦?

或許有人認為,嚴重的制裁會帶來有效的改善,當歐盟發出紅牌、臺灣水產受到經濟制裁,正好扭轉漁民原本不永續的漁法。但我想問,難道要等到全民都付出了沉重的代價,才願意起而行動嗎?我們真的要賠上臺灣在全球社會的聲譽、漁業的驕傲,與瀕危生物的生命嗎?

非要等到那時,不會太遲了嗎?妥善改善臺灣的漁業管理、解除黃牌,不只是為了漁民,因為健康海洋與你、我、每一個人都息息相關,我們有責任維護它。

一場研討會能改變什麼?其實,這場論壇的會後討論更是非常熱烈,除了受邀的講者外,現場還有漁業和海洋相關領域學者、人權與勞工運動者、漁工工會,有政府單位,也有充滿熱誠的學生,會場中聚集除了關心、還願意更進一步行動的人,讓我充滿希望。

臺灣漁業產官學聯合論壇

當臺灣漁業改變,將為海洋帶來意義深遠的效應。我衷心期盼,這場論壇只是開始,推動漁業改革、開放公眾參與,政府部門不再閉關自守,一起努力,終有成功的一天。

這條路既遠、又漫長,唯有您的關注,才可能讓變革成真。解除黃牌,倒數四個月,您也願意貢獻力量,一同推動臺灣漁業改革嗎?

除黃牌,救漁業,快連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