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豐沛的地下能量 —— 泓泉溫泉渡假村的地熱發電廠

專題報導 - 2018-09-20
「地熱發電」在再生能源這個大家庭裡,受關注的眼神不多,可說是目前再生能源較不為一般民眾熟悉的發電方式。然而開山安葆公司和泓泉溫泉渡假村卻起而成為先鋒者,讓大家看到溫泉不只能泡湯,更反映出臺灣巨大的地熱潛能!

隱隱於地心的巨大能量

採訪這天六月初,晴。前往泓泉溫泉渡假村採訪溫世光總經理的途中,映入眼簾的燦陽與翠峰軟雲相互映照,臺東的美麗景致總能打開人最原初的五感,讓人不禁從心底湧現對大自然的敬畏與疼惜。臺灣,真是座年輕的美麗島嶼,因為年輕而能量豐沛。除了充足的日照與優良的風場,還有隱隱於地底那蓬勃待發掘的巨大能量。

臺灣雖然石油、天然氣和煤礦不多,但因位處板塊運動活躍的地理位置,40年前就探勘過豐沛地底資源「地熱」。然而可惜的是,除了在天涼時會想到泡湯之外,大部分民眾對地熱卻鮮有認識,也不知臺灣擁有這樣豐沛又能穩定供電的資源,若善加發展與利用,會是臺灣最環保永續且能持續供電的電力來源。

曾經,臺灣找尋能源自主

其實,1970年代發生石油危機時,臺灣曾找尋自主能源,當時的經濟部從北至南,從北大屯山到宜蘭清水、花東及南投多處溫泉區等地,做了許多探勘。至今仍留在泓泉溫泉飯店的「知本一號地熱井」便是當時探勘結果之一。這口井深1460公尺,溫度約135度,壓力2.2公斤/平方公分,展現臺灣豐沛地熱資源的一隅。

相較其他再生能源,地熱發電的最大特色是能透過數十口生產井及回注井讓熱水在地熱儲集層中循環不息,使輸出的熱焓量保持在穩定的狀態,因此發電量是二十四小時持續發電運轉,成為少數具有基載特性的豐沛再生能源,日照強度變化的太陽光電,或隨季節有強弱的風力發電相互搭配。

然而石油危機解除後,清水地熱電廠剛好因一連串的工程失誤而關廠,耗費大量經費探勘地熱的成果從此封存在研究機構的檔案庫,不再受到重視,地熱資源漸漸成為發展溫泉觀光產業的助力。

地熱發電先鋒的合作契機

2008年之後,能源危機再次出現,加以氣候變遷的壓力,再生能源議題漸受重視。在此同時,開山安葆公司引進新設備,能夠利用較低的溫度產生電力,於是決定改變過去利用能源來創造財富的方式,進而「創造能源,讓企業有一條新的路,並且也對環境更好一點」。於是他們開始找尋臺灣何處可做地熱應用,發展為穩定能源。

本著實驗精神,如今已投入地熱發電多年的溫總經理說:「跑第一個,未必是獲利者但產業的前鋒可能可以留下名字。我們當然希望名利雙收,因為一個企業如果不能生存的話,後面大概都不必再談了啦。可是當我們做地熱發電時,我知道這對環境是有利的。

全世界過去的地熱電廠規模都是上萬千瓦(10MW 以上),他們當時引進設備的時機,剛好是小型化的開始。除技術已成熟之外,臺灣在2008年通過再生能源發展條例,地熱躉售價約5元左右(未通過前市售電價約為2至3元),促使公司嘗試投入地熱發電。

2008年的知本溫泉發展極為蓬勃,當時電費便宜(一度電約2元),加上對地熱發電不熟悉,絕大多數溫泉飯店業者對於30KW 的發電發展意興闌珊。然而,泓泉溫泉渡假村的胡總經理本身擁有工程背景,熟知若將熱能取出,除可用來發電,還能將泉水溫度由130多度降溫到60、70度,剛好適合用來溫泉泡湯,對飯店營運和安全皆有幫助,因此決定放手一試。

就這樣,開山安葆與泓泉溫泉的理念走到了一起,雙方合作從土地談定開始,在2015年正式簽約,確認合作模式:開山安葆作為能源服務公司,出錢出技術,泓泉則提供場地和地熱資源,發電的收益由雙方共享。

花三年建第一套地熱發電設備,困難與挑戰竟是......

從2015展開合作,卻在2018年3月才通過再生能源所有申請程序,真正取得能源局的設備登記證,可併聯躉售給台電,建立完臺灣第一套30KW 的的迷你地熱發電系統,前後共花了三年時間

明知無所獲益,又是秉著什麼執意做這件事?「我們希望有個示範點,讓整個產業有規則可依循。另外,我們要用這個小基礎跑看看整個法令流程。事後證明,以目前整個法規來看,雖然東撞西撞終於能闖出一條路、拿到設備登記,可是光跑流程就花了三到四年時間。對民間來說,投資很重要的就是看『時間』,時間長短會影響經濟效益。」溫總經理分享建置過程中,最大的困難和挑戰就是與台電、地方政府到中央的能源局層層溝通的歷程裡,「很多小問題因為沒辦法被承辦單位所認可,或因為沒有前例可循,就把它當作一個全新的案件,經過層層請示後,時間拖了很久。光是雜項執照就卡住了快一年。」

在天助、自助之外

臺灣與臨近的日本、菲律賓、印尼一樣,手拉著手位處環太平洋火山帶上。溫總經理分享,過去日本的地熱發展亦停滯多時,但在311福島核災之後,日本大力鼓勵發展地熱,同時印尼與菲律賓在地熱的發展也逐步上昇。臺灣的地熱資源與這些國家豐富同樣豐富,「既然我們有先天的條件,後天的法規技術也要夠努力才行。」溫總經理說。

當民間業者願意往前衝,法規卻未與時俱進,行政流程也無法適度鬆綁,政府不但不是助力,反而讓有心投入的業者受到重重阻礙。臺灣有發展地熱的良好先天條件,也開始有業者願嘗試投入,但在天助、自助之外,也需要政府相關單位能以遠見規劃,並提供友善的發展環境。畢竟,追求永續能源,爭取能源自主,需要社會每一層面的齊心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