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o 背後棕櫚油供應和毀林的真相

專題報導 - 2018-12-06
Oreo 是全球最暢銷的餅乾,但背後製造商億滋國際(Mondelēz)卻因購買毀林棕櫚油,涉及對紅毛猩猩棲地及雨林生態的破壞。綠色和平的調查中發現,即使品牌和業者曾承諾不再毀林,卻仍繼續使用毀林的棕櫚油。到底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

 

2010年,雲集全球400多間的知名消費品牌、製造商、零售商,在全球消費品論壇(Consumer Goods Forum, CGF),承諾於2020年將整頓全球原材料供應鏈,達到終止毀林的目標。

這個承諾直至2013年12月才出現突破進展,全球最大的棕櫚油貿易商豐益國際(Wilmar International)作出「不毀林、不開墾泥炭地、不侵害人權」(No Deforestation, No Peat, No Exploitation, NDPE)承諾,其行政總裁郭孔豐(Kuok Khoon Hong)更表明企業將於兩年內實現願景,只會與保護環境、尊重人權的負責任生產商,進行棕櫚油交易。當時這個重大承諾,促使大部份印尼棕櫚油主要貿易商及消費品牌,在短短一年間紛紛作出 NDPE 承諾,範圍不只轄下種植園,還包括第三方生產商。

2014年末以來,棕櫚油企業對於實現「不毀林」的承諾,似乎已準備就緒。根據研究分析顯示,74%印尼及馬來西亞生產的棕櫚油,將會經由承諾 NDPE 的企業行銷全球。只可惜,這片承諾光景從未實現,雨林遭到破壞的情況,並未有減緩的跡象,這些企業即使作出了「不毀林」的承諾,卻並沒有付諸實行

當原始森林不再。仰賴天然環境生存的人民及動物生態,也都將消失。圖為當地小男孩,在印尼西巴布亞省(West Papua)南梭隆(South Sorong)的藍河(Blue River)中玩耍。

 

問:所有的棕櫚油都是「毀林棕櫚油」嗎?

不是所有的棕櫚油都是「毀林棕櫚油」,有許多棕櫚油業者和小農是以對環境友善的方式生產棕櫚油的。但在綠色和平的調查中發現,目前尚無任一國家或地區,所生產的棕櫚油,是完全沒有經毀林而來的。

所謂「毀林棕櫚油」(dirty palm oil),指的是清空土地上原有森林,改種植油棕樹來生產的棕櫚油。棕櫚油本身並不是問題,但這些經由破壞森林和生態,危及到動物棲息地和當地居民家園的棕櫚油,會進到供應鏈上,使用至我們一般食品和日常用品(如:牙膏、洗髮精、清潔劑等)上。

在印尼和馬來西亞,生產棕櫚油和紙漿是兩大的毀林背後的原因。根據印尼環境森林部(Ministry of Environment and Forestry),1990至2015年間,印尼就有2.4千萬公頃的雨林(近6.6個臺灣)消失(註),而根據綠色和平的地圖分析調查,2015至2017年間,更有160萬公頃雨林遭到毀壞。

繼印尼蘇門答臘、加里曼丹的雨林遭到大肆砍伐後,目前棕櫚油業者已挺進號稱為「最後雨林」的印尼西巴布亞(Papua)。

 

問:為什麼不禁用,或抵制棕櫚油呢?

棕櫚油本身並非問題來源。綠色和平也從未強調要藉由禁用,或是抵制棕櫚油的方式,來改變整個棕櫚油產業,但呼籲以對環境友善的永續方式,不毀林來產出棕櫚油,提供消費者乾淨的供應鏈體系。綠色和平的終極目標,是希望棕櫚油貿易商能不再提供涉及毀林的棕櫚油,而身為消費者的我們,也可以透過各種方式對使用毀林棕櫚油的品牌施予壓力,加速棕櫚油供應鏈的乾淨透明。

由於種植效率相對較高,油棕樹的同一種植面積可以生產較多油量,若抵制棕櫚油將可能轉嫁需求至其他種植效率較低的植物油,如:大豆油、菜籽油(rapeseed oil)、葵花油,會更加劇毀林危機。

棕櫚油用途廣泛,因為成本低、保質期長,因此常用於日常食用的零食,例如:巧克力、洋芋片、餅乾、泡麵,到寵物食品,到清潔護理用品,例如:洗髮精、洗面乳、化妝品、牙膏等。除了用作食品脂肪提升口感,提煉而成的衍生物,亦可用於個人護理產品作表面活性劑、乳化劑及調節劑等用途。

今年11月,綠色和平志工在英國 Oreo 總部前,演出紅毛猩猩遭受到雨林家園遭到破壞的景象,要求 Oreo 停止向全球最的棕櫚油貿易商豐益國際,購買毀林棕櫚油。

 

問:既然不是所有棕櫚油都是毀林棕櫚油,為什麼這次只針對 Oreo?

Oreo 背後的母公司,是全球最大零食企業之一的億滋國際(Mondelēz International)。2018年9月,綠色和平發表報告《Final Countdown 印尼雨林最後倒數》,披露了25間棕櫚油生產商在東南亞地區的毀林行為,而億滋國際就曾從其中22間取得棕櫚油。

報告中指出,億滋國際這22家棕櫚油生產商,2015至17年間,於印尼及鄰近東南亞國家,清空了超過70,000公頃雨林(約當近七成玉山國家公園面積、2.6個臺北市面積),當中近25,000公頃更是紅毛猩猩棲息地。這22間其中一家,正是全球最大棕櫚油供應商豐益國際(Wilmar International)。驚人的是,這些數據僅是綠色和平調查出來的結果,以億滋國際從上百家棕櫚油公司購買的情形來看,這些調查數據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億滋國際為全球零食企業巨頭,同時也為全球最大的棕櫚油購買公司之一,2017年曾購入了超過30萬噸棕櫚油及相關產品。據億滋國際聲稱,Oreo 是全球最暢銷的餅乾,在18個國家及地區生產,銷售至超過100個國家及地區,每年產量超過400億塊,堆叠起來足以環繞地球五周。

2016年,單是 Oreo 已為億滋國際帶來超過20億美元收益(億滋國際當年總收益為296億美元)。該公司旗下還擁有知名品牌,如:Cadbury 吉百利巧克力、Milka 巧克力、Toblerone 瑞士三角巧克力、Ritz 麗滋餅乾等,為大家常見的零食點心,其產品銷售至全球超過160個國家及地區。

作為全球零食企業龍頭、最大棕櫚油買家之一,億滋國際有責任以身作則,與最大毀林棕櫚油供應商豐益國際斷絕來往,直至豐益國際能證明提供乾淨的棕櫚油。消費者有權利要求業者,提供給我們不毀林、不傷害生態環境的產品。既然億滋國際在近10年前已承諾「不毀林」,現在正是確實行動,推動棕櫚油產業改變的時刻。若億滋國際率先行動,其他品牌勢將相應跟隨。

綠色和平雨林救火隊在印尼西加里曼丹 Kubu Raya 著火的溼地範圍,進行撲滅及調查行動。「刀耕火種法」(slash-and-burn)為常見清空雨林的方式,火燒森林煙霧瀰漫,嚴重影響到當地居民的生命及生態環境。

 

問:其他大公司如萊雅、雀巢、聯合利華...等等,也都有使用棕櫚油,為何不針對他們?

綠色和平一直呼籲所有品牌履行護林承諾,確保棕櫚油來源不涉及破壞雨林、剝削人權,並停止使用毀林棕櫚油。若億滋國際和 Oreo 率先行動,在豐益國際證明棕櫚油「不毀林」前與之斷絕來往,將會造成巨大壓力,促使其他品牌仿效。更重要是,若其他品牌持續縱容毀林棕櫚油,綠色和平也將毫不猶豫發起行動。

問:每塊 Oreo 餅乾都含有棕櫚油嗎?所有 Oreo 餅乾都含有毀林棕櫚油嗎?

在大部份主要市場,Oreo 餅乾均有使用棕櫚油。同一時間,Oreo 的生產商億滋國際也持續向毀林業者採購棕櫚油。綠色和平調查發現,億滋國際的棕櫚油供應商,持續破壞雨林及紅毛猩猩棲息地,令這些美麗、高智慧的生物瀕臨滅絕。

億滋國際的主要毀林棕櫚油來源,是全球最大、亦是第一間承諾整頓供應鏈的棕櫚油供應商豐益國際。豐益國際超過80%棕櫚油來自第三方供應商,其本身也生產棕櫚油,但儘管早於2013年作出「不毀林、不開墾泥炭地、不侵害人權」(No Deforestation, No Peat, No Exploitation, NDPE)政策承諾,至今仍然未能全面監察所有供應商,從而得知它他是否遵守護林政策,抑或持續破壞雨林。

圖一小男孩所在的Sira village村莊,在向政府爭取近10年後,2017年才成為巴布亞(Papua)第一個由當地居民來管理的林地,在棕櫚油業者大舉入侵之際,展現難得的一線希望。綠色和平自2008年起,就開始對當地居民提倡,向政府申請林地管理許可。

 

問:有品牌宣稱,供應他們棕櫚油的種植園均不涉及毀林,或全數棕櫚油均經由 RSPO 認證,為何綠色和平還堅稱它們與毀林有關?

儘管消費品牌採購的棕櫚油,是生產自種植油棕樹很久的成熟種植園,同一棕櫚油生產商卻會在其他地方繼續破壞雨林,從而開墾新種植園。繼蘇門答臘(Sumatra)、加里曼丹(Kalimantan)的雨林遭到大肆砍伐後,目前棕櫚油業者已挺進號稱為「最後雨林」的印尼西巴布亞(Papua)

目前並無規定,消費品牌與貿易商必須要求生產商公開種植園許可的地圖,但缺少地圖資訊,企業就無從保證,沒有向毀林生產商採購棕櫚油。

永續棕櫚油圓桌會議(Roundtable of Sustainable Palm Oil,RSPO)為棕櫚油相關企業自發性參與的組織,而該組織鬆散,對於毀林、剝削工人及當地居民的棕櫚油業者,並沒有嚴格執行處罰機制。在綠色和平最新調查當中,部份涉及毀林的棕櫚油生產商亦是 RSPO 成員。

事實上,今年11月 RSPO 才投票通過,將「零毀林」納入永續標準,但相關措施最快兩年後才會生效,現時卻至少有14個 RSPO 成員或相關組織,持續毀林而未被處分。

今年11月底,綠色和平荷蘭辦公室6位行動者,爬上豐益國際載滿棕櫚油的貨輪 Stolt Tenacity,掛上「停止毀林棕櫚油」的布條,企圖阻止該貨輪停泊於荷蘭鹿特丹港口。

 

問:要如何才能停止毀林生產棕櫚油?消費者能怎麼做?

目前已有很多企業和小農正以永續和對環境友善的方式,生產棕櫚油,讓這長久以來背負「毀林」形象的經濟作物,閃過一道曙光。

但這遠遠不夠。綠色和平除了要求所有棕櫚油相關企業和生產商,切實遵守承諾,提供給消費者安心、乾淨的棕櫚油之外,在這次也要求食品零食業領頭羊億滋國際,實現2014年使用「零毀林棕櫚油」的承諾,並對他們的棕櫚油生產商,即全球最大的棕櫚油貿易商豐益國際施壓,要求豐益國際必須徹底實行其「不毀林」的承諾,對供應給他們的棕櫚油生產商也停止毀林,盡到產業龍頭之責。

 

延伸閱讀:報告(英文)

《餅乾背後的亡魂:億滋國際如何助長氣候變遷及滅絕危機》(Dying for a cookie: How Mondelēz is feeding the climate and extinction crisis)

註:根據印尼環境森林部(Ministry of Environment and Forestry,MoEF),1990至2015年間,印尼的總砍伐森林為2.4千萬公頃。數據資訊如下:

  • 1990–2012: MoEF (2016b) Table Annex 5.1, pp90–1 – gross deforestation 21,339,301ha
  • 2012–2013: MoEF (2014) Lampiran 1, Tabel 1.1 – gross deforestation 953,977ha
  • 2013–2014: MoEF (2015) Lampiran 1, Tabel 1.1 – gross deforestation 567,997ha
  • 2014–2015: MoEF (2016a) Lampiran 1, Tabel 1.1 – gross deforestation 1,223,553ha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