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eo,可否守護雨林歡聚時刻?

專題報導 - 2018-11-26
「轉一轉、舔一舔、再泡一泡牛奶」,這句耳熟能詳的 Oreo 奧利奧廣告詞,大家至今仍朗朗上口,但您如果知道這黑白色的巧克力餅乾,竟是建立在破壞雨林和瀕臨絕種的紅毛猩猩棲息地之上,您還能享受歡聚時刻嗎?

綠色和平臺北辦公室日前號召近40位行動志工,前往各超市通路所陳列的 Oreo 商品,貼上「請Oreo 終止雨林破壞,拒絕毀林棕櫚油」的貼紙,希望 Oreo 生產商億滋國際公司,拒絕購買破壞雨林及紅毛猩猩棲地的棕櫚油。

Oreo 奧利奧、Cadbury 吉百利巧克力、Milka 巧克力、Toblerone 瑞士三角巧克力、Ritz 麗滋餅乾……這些常見的零食點心,都是全球最大零食企業之一億滋國際(Mondelēz International)的旗下品牌,產品銷售至全球超過160個國家及地區,在大部份主要市場,均有使用棕櫚油增添味道、色澤及口感。這間零食巨頭企業的眾品牌中,最知名的莫過於大家從小就熟悉的 Oreo 奧利奧巧克力餅乾了。根據根據 Oreo 官方資料,這款稱為全球最暢銷的餅乾,每年產量就超過400億塊,堆叠起來足以環繞地球五周。

綠色和平行動者在英國 Oreo 總部門前,重現紅毛猩猩,身處雨林遭到焚毀,孤立無援的真實場景,並要求 Oreo 停止使用毀林棕櫚油。

Oreo 變質的護林承諾

Oreo 護林承諾信誓旦旦,但一轉開夾心餅乾,卻只有變質味道。早在2010年,包括億滋國際在內等400多間企業的全球消費品論壇(Consumer Goods Forum, CGF),就曾關注破壞雨林如何加劇氣候變遷的問題,承諾從大豆、畜牧產品、紙漿及棕櫚油等着手,2020年前將實現「零毀林」(net zero deforestation);2014年,億滋國際更作出「不毀林、不開墾泥炭地、不侵害人權」(No Deforestation, No Peat, No Exploitation,簡稱 NDPE)政策承諾,確保棕櫚油來源不涉及毀林、破壞泥炭地、侵犯人權、僱用童工等行為。

不過,綠色和平最新調查的衛星地圖分析顯示22間億滋國際的棕櫚油供應商,2015至17年間,於印尼及鄰近東南亞國家,清空了超過70,000公頃雨林(近七成玉山國家公園的面積、2.6個臺北市面積),當中近25,000公頃更是紅毛猩猩棲息地,而其中一家,正是全球最大棕櫚油供應商豐益國際(Wilmar International)。更驚人的是,這些數據僅是綠色和平調查出來的結果,以億滋國際從上百家棕櫚油公司,購買棕櫚油的情形來看,這些數據可能只是冰山一角。

塔巴努里紅毛猩猩為去年剛獲確認的新品種,但目前只剩下800隻。圖為北蘇門答臘的一對塔巴努里紅毛猩猩母子。

燒一燒:霧霾來了,紅毛猩猩的家毀了

您有看過這段小紅毛猩猩被遺留在種植園孤立無援的影片嗎?這不只是個別例子。面對推土機入侵棲息地,以至「刀耕火種法」(slash-and-burn)清空雨林的威脅,紅毛猩猩在短短60年內淪為瀕危物種。有研究指出,婆羅洲紅毛猩猩(Bornean orangutan)過去十多年間,以每日25隻的頻率銳減,加上蘇門答臘紅毛猩猩(Sumatran orangutan),以及去年剛獲確認為新品種,就只剩下800隻的塔巴努里紅毛猩猩(Tapanuli orangutan),全數三個現存品種均被列為「極危」(critically endangered)。牠們赤紅亮麗的毛髮,在熊熊大火前顯得蒼白無力。

雨林消逝的受害者不只紅毛猩猩,還有您我和全人類。最新聯合國報告明確指出,全球必須努力限制升溫於1.5°C內,而森林正正是不可或缺的自然「碳儲存庫」(carbon pools)。破壞熱帶雨林的溫室氣體每年排放量,竟超出歐盟各國總和。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執行秘書 Cristiana Pașca Palmer 日前亦警告,喪失生物多樣性猶如「無聲殺手」,對地球的威脅程度與氣候變化無異

印尼當地使用的「刀耕火種法」,是較低成本清空森林的方式,即放火燒盡大片森林後,再開墾成新的種植耕地,如油棕樹,來生產棕櫚油。圖為蘇門答臘一處可種植油棕樹的許可地,清空森林的景象。

泡一泡:毀林行為如何「漂白」?

Oreo 泡一泡牛奶也會留下碎屑,毀林行為又豈能「漂白」?綠色和平調查發現,其中一間經豐益國際或直接向億滋國際供應棕櫚油的生產商 Bumitama,涉嫌透過第三者在未獲當局許可或違反永續認證標準下,大肆開墾種植園,繼而完成收購程序,從而逃避毀林責任,當中涉及最少18間公司。

即使不少消費品牌辯稱,他們供應棕櫚油的種植園均不涉毀林,或全數棕櫚油已獲永續棕櫚油圓桌倡議組織(Roundtable of Sustainable Palm Oil,RSPO)認證,但從不少個案可見,同一生產商既透過成熟種植園中供應棕櫚油,卻同時也在其他地方破壞雨林。另外,RSPO 直至近日才通過新措施,將「不毀林」納入永續標準,但綠色和平印尼森林專案經理 Kiki Taufik 指出,相關措施最快兩年後才生效,現時卻最少有14個 RSPO 成員或相關組織,持續毀林而未被處分。歸根究柢,消費品牌一直未要求生產商公開油棕樹種植園的許可地圖,因此根本無從保證,護林政策得以落實。

全球各地日前紛紛響應,要求 Oreo 及背後全球最大零食企業之一的億滋國際,拒絕使用經由破壞森林而取得的棕櫚油。圖為英國一名小女孩響應支持。

此日期前最佳:2020年歡聚時刻

其實棕櫚油不是萬惡之首,抵制棕櫚油有可能轉嫁需求至其他種植效率更低的植物油,如:大豆油、菜籽油(rapeseed oil)、葵花油,會更加劇毀林危機。其實只要順應自然管理法則,善用已荒廢土地,生產棕櫚油可以「不毀林」。作為每年使用多達30萬噸相關原料的全球最大棕櫚油買家之一,億滋國際有責任亦有能力兌現護林承諾,為避免對消費者的承諾淪為紙上談兵,第一步首先必須與豐益國際斷絕來往,直至對方能夠證明棕櫚油來源「不毀林」,繼而進一步證明所使用棕櫚油全數來自經獨立認證、不涉破壞雨林與剝削人權的生產商。若億滋國際率先行動,其他消費品牌勢相應跟隨,實現棕櫚油業界真正改革。

即使許多品牌和企業稱他們已採用 RSPO 認證的永續棕櫚油,來協助達到不毀林的政策,但 RSPO 實際上並無法對違規的企業做出處分。在綠色和平的調查中也曾發現,不少毀林棕櫚油的提供者,就是 RSPO 組織的會員。

身為消費者的您,絕對有權拒絕成為毀林幫兇,要求 Oreo 停止使用毀林棕櫚油。為雨林重拾歡聚時刻,需要您的連署!

延伸閱讀:報告(英文)
《餅乾背後的亡魂:億滋國際如何助長氣候變遷及滅絕危機》(Dying for a cookie: How Mondelēz is feeding the climate and extinction crisis)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