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淚不足以守護雨林,因此我起身而行

專題報導 - 2018-12-06
Waya Maweru 是一名印尼學生和綠色和平志工,為守護她家園的雨林,她登上一艘由印尼駛往荷蘭鹿特丹,載有豐益國際(Wilmar)棕櫚油產品的貨輪,和平訴求該企業及Oreo製造商億滋國際(Mondelēz)等消費品牌,停止破壞印尼雨林來生產棕櫚油。

作者:綠色和平行動志工 Waya Maweru

印尼行動志工 Waya 準備登上,一艘從印尼載滿豐益國際毀林棕櫚油,駛往歐洲的貨輪,和平抗議這間全球最大的棕櫚油貿易商,對毀壞雨林袖手旁觀。

 

每當想起在印尼家鄉目睹的凋零景象,我無法停止哭泣。

曾經壯麗、翠綠、充滿生機的雨林,如今只有孤寂。曾經有紅毛猩猩擺盪、鳥兒歌唱的樹蔭,如今只有靜默。曾經倚靠森林供給糧食、藥物維生的人們,如今一無所有。

為了開墾棕櫚油種植園,我們的珍貴雨林飽受摧殘、物種瀕臨滅絕、民眾慘遭剝削 。

這就是我身處這裡的原因,我與另外五位行動者,在大西洋,登上了一艘運載毀林棕櫚油產品的大型貨輪,產品很可能於歐洲超市銷售,而生產這些貨品的,正是全球最大的毀林棕櫚油供應商「豐益國際」(Wilmar International)

我害怕嗎?我無所畏懼。

23歲的 Waya 為一名印尼學生和綠色和平志工,為了守護家園的雨林,她首次前往歐洲,起身而行加入和平抗議行動。

 

行動當然有風險,從船側攀上貨輪亦很艱難,但袖手旁觀只會使我們的地球更加險惡,我再也無法沉默。

印尼民眾病倒了、累透了。2015年那場無情大火 ,令數以萬計城市居民難以呼吸,令眾多以森林為家的居民村落流離失所。我們至今仍在復原,但豐益國際卻一直對各種毀林與侵害人權的行為,視而不見。

數月前,綠色和平雨林救火隊,在印尼西加里曼丹Kubu Raya著火的溼地,進行撲滅及調查行動。「刀耕火種法」(slash-and-burn)為常見清空雨林的方式,火燒森林煙霧瀰漫,嚴重影響到當地居民的生命及生態環境。

 

這艘貨輪正把毀林棕櫚油產品送進人們的家。儘管大片雨林已經消逝,我們尚有阻擋下一部推土機開動的機會。

很多深受消費者愛戴的品牌,如:Oreo 奧利奧,向消費者承諾只會使用「不毀林」棕櫚油,但他們並未兌現承諾

當消費品牌持續向豐益國際採購棕櫚油,它們不只助長這場環境與社會危機,更令消費者大失所望。生產棕櫚油可以「不毀林」 ,而我們不會妥協。

Waya 和另外五位行動者,從西班牙海上的 Esperanza 希望號出發,駕著小艇,駛向185公尺長,載著豐益國際棕櫚油產品的 Stolt Tenacity 貨輪,準備掛上「拒絕毀林棕櫚油」布條和平抗議。

 

我挺身而出行動,只因承諾解決問題的企業不為所動。身處船上,我要確保豐益國際,無法忽略我們整頓棕櫚油供應鏈的訴求。

我不想有朝一日回首毀林景象,才發覺自己從來沒有為此行動。我們需要立即阻止毀林行為,否則它只會繼續禍延世界各地。這不是我所盼望的世界。

您願意與我並肩作戰嗎?

 

後記:

豐益國際和 Oreo 製造商億滋國際在內的全球400多家企業,曾在2010年宣布承諾,將於2020年前停止破壞雨林,來生產和使用棕櫚油。至今距離承諾到期不到400天,印尼毀林的情況卻無減少。

11月17日,Waya 等六名接受過訓練及萬全準備動的行動志工,從西班牙海上,登上長185公尺,載著豐益國際棕櫚油產品的 Stolt Tenacity 貨輪,以和平的方式表達訴求和抗議。這六名行動者,成功登上貨輪,並掛上「拯救雨林」、「拒絕毀林棕櫚油」布條,但其後一度被扣留船艙內長達33小時,最終獲西班牙當局釋放。

11月24日,綠色和平荷蘭辦公室的六位行動者,繼 Waya 那場行動後,再次阻止 Stolt Tenacity 貨輪停泊於荷蘭鹿特丹港口,並和平展示「Oreo,請停止使用毀林棕櫚油」的布條。其中一位來自印尼蘇門答臘的行動志工 Lara Wido Mathovani,本身亦是綠色和平雨林救火隊成員 ,她表示:「棕櫚油企業為了開墾種植園,在我的村落附近焚燒土地。每年火勢都會失控,每年我熟悉的人都在霧霾裡無法呼吸、雨林都會化為灰燼。從雨林最前線與火舌搏鬥,到今天遠離家鄉行動,我想告訴 Oreo,為了雨林、為了您我,必須停止使用毀林棕櫚油 。」

印尼的原始雨林樣貌,濃密蔥鬱,孕育豐富的生態系統和多樣動物,亦是當地人賴以生存的家。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