了解氣候變遷的風險與臨界點

專題報導 - 2014-11-03
氣候變遷的臨界點出現時將可能發生什麼風險?海冰融化、沼氣釋出、雨林消失,這些都不是人類可以拯救和控制的。現在的問題是:我們要如何阻止臨界點的出現?

作者:Kat Skeie 凱特·薛亞
翻譯志工:廖名堃

我們已經聽聞氣候變遷可能帶來的危害好一陣子了,不知不覺,好幾十年已經過去。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每發佈一次新報告,狀況就更加危急,威脅的程度就再次升高,但我們採取行動的腳步卻越來越跟不上進度。

氣候變遷的影響是全球性的,它摧毀房舍與農產,帶來水旱災,顛覆生態與國家經濟,許多生命因此而消亡。

異常的四月乾旱在德國

令人難以理解且不合邏輯的是,我們竟然沒有盡一切可能阻止這樣的情況發生?!

許多因氣候變遷造成的傷害已經發生在我們生活周遭,而持續的氣候變遷帶來的會昰更多且更大的風險。這些風險之巨大,就有如將我們所有的一切,包含生命,丟入輪盤遊戲中做賭注,不可能忽略。

只是小小的溫度增加,會有什麼問題?

十九世紀末以來,地球表面的溫度已經上升了約 0.85°C。雖然許多人已經接受全球暖化正在發生的事實,但許多人仍不懂,為何如此小的溫度差異,會帶來這麼龐大的影響。

那讓我們換個方式來解釋看看。

從西方文明建立以來,地球的溫度幾乎都維持著穩定的狀態,就與人的體溫一樣。現在,將地球想像成一個小孩,如果他/她的體溫將永久增加 1°C,肯定會引起大家的關注;那請想像一下,如果是增加 2°C,甚至 4°C,怎麼可能不擔心?

問題可大了

上一次冰河時期時,半個北美洲都被一英哩厚的冰層所覆蓋,那時候與今日的溫度差異約 5°C。但那時候的暖化花了數千年的時間,而目前的所增加的 0.85°C 卻只花了一百多年。

預估本世紀溫度改變速率之快,會是過去 6500 萬年以來前所未見的。根據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 (IPCC) 的資料,如果我們未能顯著減少二氧化碳排放,在本世紀末,升溫之幅度將上看 4~5°C,一個足以與上次冰河時期相提並論的改變。換句話說,這對我們的氣候絕對會有顯著的影響。

那 2°C,真的安全嗎?

目前,國際間同意的目標是將升溫控制在 2°C 以下(以工業化前的溫度為基準);然而,光是現在的 0.85°C 就已經對氣候有如此嚴重的影響,那麼升溫 2°C 勢必會導致更劇烈的衝擊。事實上,在訂定 2°C 的目標後,科學上已有更多的進展,且普遍認為劇烈的改變很可能在更小的溫度改變時就會發生,低於之前所預估的 2°C。因此,許多科學家建議應重新訂定升溫目標,將其降為 1.5°C。

雖然目前許多討論都聚焦在升溫 2°C 的情境,以及該如何應對,但另一個極為重要且急需討論的議題是觸及「臨界點」的風險。

所謂臨界點,指得是氣候變遷引起的事件,而這些事件一旦發生,全球氣候將會產生突發且不可逆的改變,遠超人類所能掌控的範圍。但是,我們仍無法明確指出究竟暖化到怎樣的程度,才會觸及這些臨界點。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 (IPCC) 指出,如果我們成功在本世紀中,將全球溫室氣體排放量降到 40~70%,那將有三分之二的機會達到控制升溫在 2°C 以下的目標。當我們談論的是全球性的災難時,我們更應該重視且謹慎處理臨界點的問題;三分之二的機會代表並無法百分之百保證成功,更何況控制升溫在 2°C 以內也不是絕對安全的。

不可不知的極端風險 - 臨界點

其實我們每天都在做風險管理,只是頻繁到忘了注意,例如:我們會繫上安全帶與購買保險。即使我們並不希望發生車禍,但我們知道凡事都有萬一,而這同樣的邏輯也適用於處理氣候變遷的風險。

2100 年(許多現在出生的小孩會活到那時候)的氣候變遷模型提供了一些可能的情境,即使我們無從得知究竟未來會經歷其中的哪個情境,但我們知道隨著溫度持續上升,最糟情況發生的風險也就隨之升高,而不採取行動是造成此一情況的元凶。

在氣候變遷模型中,最糟的情況就是所謂的「極端風險」,一個在金融領域常用的概念。大多數人都知道金融投資充滿不確定性,你有可能一夕致富,也有可能瞬間血本無歸。大多數狀況,都是介於兩者之間,而每個投資者也都知道,他們需要考量極端風險,那個失去一切的可能性。就因極端風險的存在,投資不應超過自己可以承擔的。

那氣候變遷的極端風險是甚麼?可能的臨界點又會昰什麼樣子?觸及臨界點之後,會發生甚麼事?

北極海冰融化

北極海冰消融

全球暖化的情況在各地是不一致的,而北極是溫度上升特別快的地區之一。過去十年間,夏季北極海冰的範圍驟減將近 50%,這消失的面積足足有 2 個阿拉斯加這麼大。冰層消失的速度比科學家預期的更快,而海冰的消失不只攸關北極熊的生存,還有我們的存亡。

北極海冰覆蓋著地球上很重要的一個地區,冰層會反射暖化海水的陽光,避免進而暖化大氣。當冰層消失,深色的海洋吸收了更多的熱,惡性循環之下,冰層面積又繼續縮小,更加速暖化整個氣候系統。

大規模冰層塌陷

格陵蘭與南極大規模的冰層塌陷會導致海平面上升數公尺;科學家們知道,當升溫至特定門檻一段時間後,格陵蘭多數的冰層將完全融化,使海平面上升約 7 公尺。但問題是,我們並不知道這個門檻值究竟是多少?它可能是 1~4°C 間任何一個值。

即使冰層全部融化需花費千年或更久的時間,但海平面只要上升區區一公尺,都將對人類造成莫大的威脅。而啟動冰層融化的,很可能就是我們這一代,一旦啟動,便很難停止。

過去十年間 (2002-2011年),格陵蘭島的冰層以比十年前快 6 倍的速度消失;而南極冰層也以快 5 倍的速度消失。

今年 5 月,美國太空總署(National Aeronautics and Space Administration, NASA)研究冰河的科學家們指出,我們正觸及其中一個臨界點,一個再也無法回頭的時刻。南極西邊 6 個主要冰河的融化程度已經越過臨界點,它們將持續融化,並造成海平面上升 1.2 公尺。

不僅如此,這起大規模冰河融化很可能是接下來一系列連鎖反應的開端,進一步造成南極西邊剩下冰層的融解。如果這也發生了,那海平面可能會上升 3-5 公尺。

擾動海底沼氣

北極海海床存有許多甲烷,一種生命週期短但暖化威力更強的溫室氣體。即使這些甲烷釋放的速率很慢,但它們的存量相當龐大,且易受高溫影響,釋放至大氣中的甲烷水合物將會加速暖化,造成顯著影響。

永凍層融解

北極永凍層蘊藏的碳為全球陸域之最,當永凍層融解,釋放出的二氧化碳與甲烷等氣體將導致另一波的暖化。

不過,許多主要氣候變遷模型常忽略冷凍土層釋放二氧化碳與甲烷所造成的暖化效應,這也為氣候變遷預測增添一個巨大的變數。

亞馬遜雨林消失

氣候變遷的另一大推手是森林的減少,隨著亞馬遜雨林面積的縮小,其碳儲存的能力降低,更將加劇氣候變遷。

巴西的水災

因應氣候變遷風險

當我們決定是否要投資或者買保險時,都會先評估風險。而多數人知道,我們需要專家協助分析這些風險,很少有人會不與金融顧問或保險專員討論,就進行大筆投資。

因為過去與現在的人為活動,無可避免地,地球會經歷一定程度的暖化,而我們必須承受其後果。但我們仍然可以且至少要做到的是,針對最有可能發生的情況做好準備;同時,將溫室氣體排放降到一定程度,一個可以讓我們避免全面性災難的程度。

此外,就如同投資,我們也須將極端風險納入考量,避免觸及臨界點,失去一切。這個決定不只是政府與領導人的責任,是所有人的責任,因為決定的是我們每個人的未來。為因應氣候變遷所採取之行動是我們共享的保險,所有人都必須下定決心,決定我們願意且有能力承擔的風險,然後依此修正我們需採取的行動。


告訴Facebook上的朋友: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