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讀《巴黎氣候協議》

專題報導 - 2015-12-17
巴黎聯合國氣候會議結束,新的協議是將全球升溫控制在攝氏1.5度內,但依照目前各國提出的措施,升溫仍逼近攝氏3度。下一步該怎麼做?這份協議有什麼效力?回答您想知道的問題。

巴黎鐵塔前的地球熱氣球,為再生能源升起

如何減少碳排放?

許多國家已意識到減緩全球氣候變遷已經非常急迫,必須將全球升溫控制在攝氏1.5度內,才能阻止全球陷入難以補救的氣候災難。現在各國政府需要做的,是重新檢討現行能源政策及目標,加快全面轉型再生能源,停止繼續投資化石燃料,並在2020年前遏止砍伐森林。

協議具有法律約束力嗎?

根據國際法,這份協議具有法律約束力,但協議中的「國家自主決定預期貢獻」(Intended 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 INDCS)與財務協定則沒有法律約束力。這個安排原意是讓美國也能加入國際協議,不須在當地重新立法和避過國會內反對派的阻力。

長遠目標是什麼?

根據聯合國「跨政府氣候變遷小組」(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的說法,是在2060至2080年前,將所有溫室氣體降至「零排放」,其中碳排放量率先在2050年前達標。雖然這個目標未盡人意,但已比之前七大工業國組織承諾的2100年前「零排放」目標,與歐盟的做法進步。

協議能幫助飽受氣候變遷煎熬的弱勢國家嗎?

雖然已發展國家對貧困國家的援助仍然不足,但總算有新進展。發達國家原先承諾至2020年前,每年資助美金1,000億元予發展中國家應對全球氣候變遷和減少碳排放,現在資助將延續至2025年,讓這些國家能有效解決當下各種氣候危機。

此外,貧困國家的訴求和全球捍衛氣候公義的呼聲,無論在會場內外或街頭,也空前強大,各國和企業領袖都不得不仔細聆聽。將全球升溫控制在攝氏1.5度,對貧困國家尤其重要,所以各國必須採取更多減碳行動,阻止升溫失控,保障地球氣候。

協議能守護森林和海洋嗎?

各國必須遵循協議保護森林和海洋等生態系統,但綠色和平留意到,協議雖鼓勵各國透過森林調節碳排放量,但此舉或讓已發展國家將減碳的責任轉嫁到貧困國家上,我們必須持續監督,不讓此事發生。

碳排放量是否已穩定下來?

是的,這是多年來能源改革和發展再生能源的成果,尤其中國正在減少消耗煤炭,但能否逆轉仍然言之過早,如果全球要將升溫控制在攝氏1.5或2度之內,各國必須加快減少溫室氣體排放。今年夏天全球各地氣溫都創下新高,是特別熱的一年,減碳之路仍然漫長。

核能的角色又如何?

這次協議中並未提及核能。淘汰骯髒的化石燃料後,有限的經費應用以發展更安全、便宜和乾淨的再生能源,而核能的價格不僅比再生能源高昂,至今仍無解決核廢料的方法。再生能源是巴黎協議中唯一提及的乾淨能源技術,巴黎協議有助加強再生能源的發展,為人類對抗全球氣候暖化加油。

下一步是什麼?

2016年,反對化石能源的聲音,將在全球繼續堅定壯大,我們必須團結力量,一起決心全速走向無碳的未來。巴黎聯合國氣候會議雖曲終人散,綠色和平深信,減碳力量已進入新的時代,我們將持續監督,確保各國遵守與實踐協議,期盼當2018年各國再度聚首檢討減碳進展時,各國能為地球送上好消息,以及進一步制訂更積極的減碳目標。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