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v2018

推動改變

新聞稿 氣候

綠色和平車諾比核災禁區調查結果公布 核輻射水平絕非 IAEA 所謂「正常」

作者: 綠色和平臺北辦公室

綠色和平過去一星期在車諾比禁區的調查發現,俄羅斯軍事行動的地區,偵測的輻射水平至少比國際原子能總署 (IAEA) 的推估高出三倍,足以列為核廢料等級!

【2022 年 7 月 20 日 車諾比】綠色和平過去一星期在車諾比禁區的調查發現,俄羅斯軍事行動的地區,偵測的輻射水平至少比國際原子能總署 (IAEA) 的推估高出三倍,足以列為核廢料等級。 然而,2022 年 4 月,IAEA 在提供非常有限的數據下,發聲明保證車諾比的輻射水平「正常」,不會引起環境或公眾安全問題[1]。綠色和平擔心,國際原子能總署與俄羅斯國家原子能公司 ROSATOM 的關係,將會影響其對於烏克蘭核安全的判斷,其中包括其現任 IAEA 副總監(Deputy Director)Mikhail Chudakov,同時也是ROSATOM 的長期官員。

綠色和平團隊更聯同車諾比的烏克蘭科學家,紀錄了俄軍軍事行動對重要實驗室、數據庫及輻射監測系統所造成的嚴重破壞,這些獨特的科學基礎設施受損,將對全球在輻射對人類及環境安全上的科研合作影響深遠,這些損失,也進一步威脅現在及下一代的安全。

在烏克蘭國家禁區管理機構(SAUEZM)和烏克蘭外交部的批准和合作下,綠色和平在車諾比被高度污染的30公里禁區內,進行有限度的輻射調查,其中一個原因是,佔地大約2600平方公里的車諾比禁區,大部分區域都尚未檢查和清除俄軍留下的地雷。

綠色和平在基輔舉行的記者會上公佈了調查結果,烏克蘭國家禁區管理機構(SAUEZM)負責人 Yevhen Kramarenko,及其副總監 Maksym Shevchuk,和車諾比國家專業企業”EcoCentre”實驗室總監 Serhiy Kireev 也出席了記者會。

「了解車諾比核電廠複雜的輻射反應對世界至關重要,也需要開展相關研究並與國際上的科學家合作。 俄羅斯對烏克蘭的侵略卻讓此處置身危險之中。」綠色和平德國辦公室資深核專家 Shaun Burnie表示, 「此外,俄軍在此部署了數量不詳的地雷和爆炸物,讓在車諾比這裡監測輻射相關作業的科學家和工作人員身處不安與威脅,此地可能遭受的風險與危害程度再次提高。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似乎不願針對車諾比核輻射危害的規模,和俄羅斯佔領造成的影響,多做解釋。」

位於Stantzaya Yanov的俄軍軍營,綠色和平團隊於離地高十公分的水平,測量到每小時0.18微西弗(µSv/h) - 2.5微西弗的輻射劑量(用於量度輻射對人體傷害單位),最高比國際原子能總署的推估高3倍;而位於紅色森林旁的俄軍路障,更測量到每小時7.7微西弗,遠高於IAEA檢測所得的水平。 

至於車諾比地區的泥土樣本檢測,發現極大對比的銫-137含量水平,檢測的泥土樣本中每公斤含500貝克至45000貝克 (500-45000bq/kg) 的輻射含量(用於量度在物體內的放射性核種活度單位),反映俄軍的干擾已將原來深層的高輻射泥土帶到表層,此舉讓該地區的放射性核種的流動再度活躍。

即使在100公尺的高空,特製的無人機也在俄軍軍營測量到約200秒計量(cps)的輻射水平,但從軍營向南延飛600-700公尺處,卻測到40倍,達8000秒計量的輻射水平。

「我們測量已被棄置的俄軍戰壕內的伽馬輻射水平,足以列為低階放射性核廢料,由此可推斷俄軍是在高輻射環境中作業,但IAEA並沒有傳達這訊息。從我們的調查中可以清楚看出,車諾比禁區內的輻射水平絕不正常,但IAEA卻希望全世界相信為『正常』。我們只能總結為IAEA 因為某些原因而決定不盡力作出全面調查。」綠色和平比利時辦公室首席輻射專家Jan Vande Putte表示。

曾三次到親身前往車諾比禁區的綠色和平臺北辦公室專案經理古偉牧,呼籲臺灣核電專業好好學習車諾比核電廠的除役工作:「在淘汰核電的政策下,希望臺灣核電專業人士未來20年可轉型工作重點到核電除役之上,以至研究戰火中安全維護除役核電廠的科學方法。這比辦論壇鼓吹重用核電更為實在,也更符合臺灣社會的福址,同時也可保障他們的就業。」 

綠色和平德國辦公室此次的調查是根據一份由英國McKenzie Intelligence Services (MIS)委託製作的衛星分析報告,內容顯示出今年二月到三月間俄羅斯軍事行動的位置。MIS針對哨兵2號(Sentinel 2)衛星星座和NASA可見光紅外線成像輻射儀( Visible Infrared Imaging Radiometer Suite, VIIRS)的多光譜圖像,進行專家軍事分析,並得出結論,禁區內的火災為俄羅斯軍方故意縱火導致。

最後,綠色和平特別感謝車諾比國家專業企業”EcoCentre”實驗室尤其是總監Serhiy Kireev,以及烏克蘭國家禁區管理機構 (SAUEZM)的科學家們,在這次調查中的合作與支持。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