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森林
2 mins

對應氣候變遷的最佳科技?答案其實是森林

擴展森林,是個比生質能源更有效率的氣候解方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緩解氣候變遷的方法,其實大家早就知道,只是不願面對。國際綠色和平執行總監Jennifer Morgan,在2018年就已發出以下投書,森林有助於吸收大氣中的二氧化碳,比任何科技產品的CP值還高。然而到了2019年,大火仍然頻繁在全球各地發生......

空拍剛果民主共和國薩隆加國家公園的蒙博約河。 © Daniel Beltrá / Greenpeace

近年來森林大火次數大幅增加,無論是亞馬遜雨林、西伯利亞森林、印尼雨林、剛果雨林等,皆因工業化畜牧業、種植大豆、棕櫚油等經濟作物,過度砍伐、焚燒,造成大片森林快速消失。孰不知,這已逐漸威脅人類的生存。

國際綠色和平執行總監Jennifer Morgan,在2018年就已發出以下投書,呼籲保衛森林刻不容緩。然而到了2019年,大火仍然頻繁在全球各地發生,需要您我共同關注:

「要控制全球升溫於攝氏1.5度內,將需要去除部份大氣中的二氧化碳。」這是來自全球頂尖氣候科學家的警告,既恰如其份且直指著您我正面臨巨大挑戰。但不可忘記的是,森林可為我們帶來希望。

2000年拍攝的亞馬遜施魯阿河(Xerua River)。 © Greenpeace / Isabelle Rouvillois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報告指出,我們有能力控制全球升溫於攝氏1.5度內,但行動刻不容緩:尤其過往一直低估了超出攝氏1.5度後,每升溫攝氏1度所帶來的遞增風險。

報告同時指出,只要大幅且迅速減少碳排放、能源及土地需求,就可縮減需「碳移除」(Carbon Dioxide Removal, CDR)的量至數千億噸,而無須仰賴「生物能源與碳捕獲和封存」技術(Bioenergy with 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 BECCS)。

加拿大北安大略省的針葉林。 © Greenpeace / Andrew Male

這代表森林與土地用途可以且必須在捍衛攝氏1.5°C行動中發揮重要作用,但政府、企業經常忽略。為何更進一步的森林保護與復育措施,是BECCS等高風險「碳移除」技術以外的關鍵解決方案?

農業、破壞森林與泥炭地釋放大量溫室氣體,加劇氣候變遷;植樹及復育森林,則可大幅減少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含量。

剛果泥炭地森林。 © Daniel Beltrá / Greenpeace

近日有研究發現,森林保護、復育與其他「自然氣候方案」,可以承擔現今到2030年間超過三分一應對氣候變遷所需的改變。

IPCC估計,要達到《巴黎氣候協議》的目標,需要從大氣中移除1,000至10,000億噸二氧化碳,而全球森林所擔當最重要的自然「碳儲庫」(carbon sinks)角色,已獲得廣泛認同。要減緩氣候變化,當務之急就是全面保護森林和泥炭地。

俄羅斯維京科米森林冬季美景。 © Markus Mauthe / Greenpeace

這表示:毀林行為必須終止、現存森林應受妥善保育、原始森林得以遠離伐木等破壞、已開發森林引入新管理制度,而土地許可時,則須復育成自然森林。

若要這些「自然氣候方案」發揮作用,加劇的氣候變遷、大部份由人類活動觸發的林火就必須遏止。剛過去的北半球夏日,無情林火席捲西伯利亞、歐洲及美國加州,警醒我們正視氣候變遷對森林造成的威脅。

德國山毛櫸林秋季美景。 © Luis Scheuermann / Greenpeace

我們的森林,就是減緩氣候變遷衝擊的天然、實證「技術」;保護森林的益處,並非未經試驗的碳移除技術所能比擬。

保護森林,可以幫助民眾適應氣候變遷、延續生計;能夠減少林火、旱災、水災、暴風等災害損失;得以保護生物多樣性、維持乾淨水循環、防止土壤流失。

瑞典樹林中的棕熊。 © Günter Lenhardt

只要認清我們的土地與森林應以孕育生命、保護自然、拯救氣候為先,而非工業式耕作、畜牧業的牟利資源,或像德國漢巴赫森林(Hambach Forest)淪為採煤荒野,我們就可以扭轉全球暖化的趨勢。

空拍德國漢巴赫森林露天採煤礦場。 © Alle Dörfer Bleiben / Bund / Ampact / Naturfreunde Deutschlands / Greenpeace

IPCC報告提出各種限制全球升溫於1.5°C內的路線,大部份均倚賴至今未經驗證的「碳移除」技術,實現不同程度的廣泛應用、充足供應、技術演進,尤其是BECCS技術。

然而,引入BECCS技術,涉及大規模生產單一樹木或農作物,導致失去更多生態環境及生物多樣性,威脅原住民、農戶及本地社群,壓縮用作生產糧食的土地,同時增加水資源需求、加劇農業化工污染。

波蘭比亞沃維耶扎森林。 © Greenpeace

沒有「碳捕獲和封存」功能的生物能源,正在加劇而非減緩氣候變化,而且長遠發展地質碳封存技術是否可行、安全、可持續,以至考慮開發成本,仍然存在眾多不確定因素。

這正是我們為何需要落實執行IPCC報告,重新審視我們看待森林的目光。過去1,000年,全球三分一森林地帶已被清空成為耕地、草地、建築物及道路。

空拍亞馬遜新姑河旁,可看見雨林被砍伐的痕跡。 © Greenpeace / Daniel Beltrá

不過,我們可以停止、扭轉這個趨勢。我們要阻止供給生物能源及飼養牲口的農作物生產擴張、入侵自然生態系統;我們要徹底改變耕種模式、追求永續農業,並改變肉食主導的飲食習慣,從而減少畜牧業造成的碳排放。

我們需要政府與企業積極行動,致力保護、復育森林及泥炭地,同時捍衛原住民權利。只要把握當下機會,復育被毀森林,抗衡BECCS技術等錯誤方案,我們可以確保森林發揮重要功用。

羅馬尼亞喀爾巴阡森林。 © Mitja Kobal / Greenpeace

森林是數以百萬民眾的家園,更為我們指引拯救氣候的道路。我們已沒有時間可浪費。

附註

投書原文:Why forests are the best 'technology' to stop climate chan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