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4 mins

勝利!磷蝦捕撈業南極「網」下留情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感謝您與全球170萬南極守護者連署聲援,多間目前在南極捕撈磷蝦的大型企業於週一(9日)宣布,承諾採取具體措施,大幅減低濫捕南極磷蝦對南極生態的衝擊,讓企鵝、藍鯨等南極物種暫時鬆一口氣!

希臘籍運搬船Skyfrost及俄羅斯籍運搬船Pamyat Ilicha在南極的發現號灣(Discovery Bay)。綠色和平呼籲磷蝦業者停止在任何海洋保護區內捕撈,並支持南極保護區的提議。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磷蝦產業龍頭承諾退出南極

在全球170萬名公眾的聲援下,綠色和平的保護南極專案,成功促使磷蝦產業龍頭做出承諾,停止在南極保護區內的捕撈作業。這項承諾是由全球最大的捕撈磷蝦組織(Association of Responsible Krill harvesting, ARK)所發出,ARK 自願停止在南極半島等多個生態敏感地區的捕撈作業,同時支持在南極設立大規模的保護區,以落實環境永續的目標。值得注意的是,ARK 佔南極捕撈磷蝦數量的85%,此項宣示對於保護脆弱的南極生態有指標意義。

綠色和平南極專案負責人費里達.班特森(Frida Bengtsson)表示,「這場全球性的保護南極行動,吸引來自科學界、政府與名人的共襄盛舉,如今,公眾力量也成功促使在南極進行捕撈的企業做出承諾。磷蝦的龍頭企業退出南極是項重大進展,我們也期待其他的企業能夠盡快跟進。」

座頭鯨在南極帕默群島的天堂灣(Paradise Bay)捕食磷蝦。綠色和平在此利用小型潛艇探測南極海床,鑒定 4 處脆弱海洋生態系統,強調須將此處納入保護。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全球最大的磷蝦企業 Aker BioMarine 公司負責人表示,「保護南極的生態系統是我們公司應盡的責任。ARK 的成員、科學家、NGO 與綠色和平,都是促成這項承諾背後的關鍵。我們有信心,在 ARK 的承諾之後,未來將可以確保磷蝦作為永續與穩定提供 Omega-3 脂肪酸的主要來源。」

他補充,「在我們的承諾中,證明了『禁漁區』、和『永續利用區』可以共存。這項承諾背後,主要目的也是支持設立大規模,以科學為基礎的南極保護區。」在與綠色和平的溝通過程中,全球磷蝦的龍頭企業已經承諾停止在特定生態敏感區捕撈磷蝦。

身長最大可到 6 公分、如迴紋針般細小的磷蝦。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世界自然基金會的專案負責人克里斯.強生(Chris Johnson)也表示,「世界自然基金會肯定這項承諾,此舉將可以保護南極廣大的野生動物與環境。完整的海洋保護區對於生物多樣性與提升永續漁業扮演的關鍵角色,隨著人類對於脆弱海洋生態系的破壞逐漸加劇,承諾設立南極保護區來得正是時候。」

磷蝦是南極食物鏈的基石。以南極磷蝦為主要糧食的生物,包括藍鯨、座頭鯨,還有信天翁等海鳥,多種海豹,以及阿德利、巴布亞等南極企鵝品種。身長最大可到 6 公分、如迴紋針般細小的磷蝦,在全球碳循環與維護食物鏈上都扮演重要角色。

南冰洋海冰上的阿德利企鵝。 © Greenpeace / Daniel Beltrá

綠色和平呼籲,除了 ARK 的承諾,其他廠商也應立即停止在南極海洋保護區範圍內進行的漁業活動。對於採購商而言,也應履行企業責任,停止購買來自建議保護海域內捕撈磷蝦的企業的產品,並支持成立大規模南極海洋保護區。

由24個國家及歐盟組成的南極海洋委員會,三個多月後就會決定是否於南極成立全球最大海洋保護區。本週,全球各地的科學家率先於英國劍橋會面,商討最新研究結果,並就多個保護區議案的技術細節提出進一步建議,從而推動各國決策者支持議案。

扎實的科學研究是環境守護工作不可或缺。3月,綠色和平發表報告《蝦殺令:南極磷蝦捕撈的祕聞》揭示工業漁船大肆捕撈南極食物鏈不可或缺的南極磷蝦,用作生產供人類食用的保健產品。6月也透過調查發現,南極淨土已被塑膠污染及有毒有害化學物入侵。而直接行動及公眾動員則猶如凌厲突擊,四位綠色和平行動成員截擊一艘正在南極捕撈磷蝦的烏克蘭漁船,短短九個月內,於全球收集超過170萬守護南極連署!加上專案團隊數月來與磷蝦捕撈業緊密談判、磋商,結果由年初參與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守護南冰洋之旅」的奧斯卡得獎演員哈維爾巴登(Javier Bardem)在劍橋現場宣布這場關鍵勝利:85%南極磷蝦捕撈企業作出具體承諾,大幅減少磷蝦捕撈作業對南極生態的衝擊!

磷蝦捕撈業的具體承諾包括:

  • 2020年前,自願中止在南冰洋廣泛海域捕撈磷蝦;
  • 參照全球科學家建議,在南極生態系統敏感範圍(包括企鵝繁殖及棲息地的30至40公里範圍)設立「緩衝區」,停止捕撈磷蝦;
  • 支持多個南極保護區議案,包括在南極威德爾海(Weddell Sea)成立面積約180萬平方公里的全球最大海洋保護區;
  • 支持科學研究及政治談判,推動在南冰洋建立海洋保護區網絡。

南極希望灣(Hope Bay)的巴布亞企鵝。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短短數日後,又有另一好消息讓更多南極物種歡呼喝采!綠色和平「守護南極之旅」期間曾派出小型潛水艇深潛南冰洋,探索海底珍奇生態,其中分布南極半島一帶的 4 處脆弱海洋生態系統(Vulnerable Marine Ecosystems, VMEs),日前獲得南極海洋委員會科學團隊認可,10月將呈交大會,落實方圓一海哩範圍納入正式保護。

負責這次研究的美國加州科學學院南極生物學家蘇珊.洛克哈特博士(Susanne Lockhart)說,當時就如「愛麗絲夢遊仙境」般大開眼界,更高興見到稀有生態得到保護:「南極海床確實是一片生態樂園,卻深受過度捕撈、氣候變遷影響。在不知道擁有什麼便已失去之前,我們要保護這片淨土。」(延伸閱讀:水底情深,深潛南極海洋570公尺

「智利籃星筐蛇尾」(Gorgonocephalus chilensis basket star)於南極半島傑拉許海峽的勒庫安特島附近約 570公尺海底發現,為「脆弱海洋生態系統」指標。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雖然成立海洋保護區尚未成功,工業捕撈也不會瞬間絕跡南極,但透過持續監督承諾是否兌現,綠色和平呼籲其餘捕撈企業趕上產業步伐,承諾停止濫捕南極磷蝦。正如班特森所言,保護南極海洋生態的動能就像雪球持續滾動、聲勢日益浩大:「當全球最大海洋保護區議案10月呈交南極海洋委員會時,所有的政治領袖必須了解到,他們背負着全球公眾的注視、創造歷史的重責。」

您的支持,將與全球上百萬人匯聚成最純淨、最雄壯、最堅實的公眾力量,推動全球最大海洋保護區成真,並向2030年前全球至少30%海洋納入保護的願景邁進!

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Arctic Sunrise)今年3月抵達南極的天堂灣,科學家及研究團隊在此紀錄南極獨有的生態系。 © Sune Scheller

守護南極生物的家園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