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4 mins

【世界企鵝日】企鵝點點名,在南極消失的蹤影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全球暖化造成物種滅絕,挑戰生物保育,是否還有一線生機?每年 4 月 25 日世界企鵝日這天,上百萬隻的企鵝會逃離逐漸進入漫長冬夜的南極,向北游進行大遷徙。氣候變遷的影響下,南極的企鵝是否一切安好?綠色和平及科學家今年 2 月遠征南極,踏入人煙罕至、近50年都未有調查的企鵝家園,發現頰帶企鵝數量竟銳減 77%。接下來一世代,牠們是否還能存在?

4 月 22 日世界地球日才剛迎來 50 周年,住在這星球上的我們,正反思不平靜的上半年有何啟示,馬上就遇到值得關注南極人氣王的日子。

世界企鵝日的由來

4 月 25 日是世界企鵝日(World Penguin Day),源自於美國在南極羅斯島麥克默多研究站(McMurdo Station)的科學家長年觀察到,阿德利企鵝(Adelie)每年都會在這一天,大舉往北遷徙覓食,因此選定這特殊的一日,來呼籲保護這群獨特又可愛的海洋生物。

阿德利企鵝個頭雖小,卻以脾氣暴躁聞名。這裡是南極保萊特島(Paulet Island)的阿德利企鵝棲息地。

每年的這天,南極已進入冬日(約 3 ~ 9 月),上百萬隻企鵝會從位於南極大陸又臭又暗的棲息地游走,前往離家幾百公里遠的南冰洋。在接下來六個月,個頭小小但堅強的企鵝將會經歷黯淡無光、風暴洶湧的海上流浪生活,一切吃喝拉撒睡都將在海中度過。

南極的 11 月至 2 月為夏天,每年此時較暖的季節,企鵝會在南極內陸的棲息地交配成家,在無冰的陸地上,孕育下一代。等到 3 月,夏日一過,冬日暗夜逼近,海水逐漸結冰,白天愈來愈短,使得覓食和狩獵都變得極為困難,企鵝便會往北追逐最後的日光,尋找磷蝦覓食地點,遠離暗無天日的南極。

一大群阿德利企鵝聚集在南極保萊特島附近的浮冰上。

久違了,神隱的頰帶企鵝!

世界上共有 18 種企鵝,全都住在南半球,但只有其中 5 種是「南極限定」,能接受生活在南極的挑戰,分別為:皇帝企鵝(Emperor)、阿德利企鵝、頰帶企鵝(Chinstrap)、長冠企鵝(Macaroni)、巴布亞企鵝(Gentoo)。(延伸閱讀:在南極遇見的 5 種企鵝

今天要介紹的是最容易辨認出的一種企鵝,牠像是穿著燕尾服的保齡球瓶,頭好似戴著頭盔,下巴有帽帶,因而得名頰帶企鵝(又稱南極企鵝),如同英文字面形容般。

頰帶企鵝就是我啦,下巴有帽帶,還傻傻分不清嗎?
「親愛的,你要靠緊靠好喔~」一對長冠企鵝恩愛地在頰帶企鵝的棲息地中築巢。

綠色和平船艦及科學家去年自北極啟航,途經大西洋各站進行科學考察,今年 2 月抵達南極,調查研究氣候變遷、漁業捕撈等對南極生態造成的影響。隨行綠色和平遠征船隊的鳥類學家諾亞.史崔克(Noah Strycker),同時為《像鳥一樣思考:鳥類的奇想生活與身、心、靈的奧妙》作者,也是一名企鵝達人,說道:「頰帶企鵝是南極最豐富的物種,牠們堅持沿著阿根廷南方南極半島附近的岩石海岸築巢,每年在短短數月聚集成稠密的大都市,數量可達一百萬隻。有些企鵝城市,偏遠到本世紀都還無人造訪,甚至有些是至今都未有人跡之處。」

來自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的鳥類學家諾亞.史崔克與美國東北大學科學家,共同研究氣候變遷對頰帶企鵝的影響。

也因頰帶企鵝如此離群索居,科學家對有多少隻企鵝在遠方,牠們過的是否安好,都未有確切資訊。

「即使現在看來,好像是上輩子的事,但才不久前的二月,我們一行人動身前往收集了一些數據。勇敢無懼的綠色和平團隊、名人、記者,包含我在內的企鵝科學家,在裝有混合動力引擎、船體繪有彩虹的船艦上,冰冷地度過44天。我最印象深刻的是,當時到了從未有生物學家登陸過的小島上露營,當我從帳篷探頭出來時,遇到奧斯卡影后、法國女星瑪莉詠.柯蒂亞(Marion Cotillard)被企鵝寶寶簇擁,驚呼『這真是我到過最美的地方!』。過去幾十年來,我來到南極不下 30 次,說真的,一陣子過後,都會感覺冰在血液中流淌著。」史崔克形容道。

奧斯卡影后瑪莉詠.柯蒂亞(左)、瑞典男星古斯塔夫史柯斯嘉(Gustaf Skarsgård,中)及企鵝達人鳥類學家諾亞.史崔克,來到頰帶企鵝位於洛島(Low Island)棲息地進行數量普查。
法國女星瑪莉詠.柯蒂亞與科學團隊造訪利文斯頓島(Livingston Island),觀察企鵝。

企鵝怎麼數?科技+辛苦

頰帶企鵝是南極上研究最少的企鵝,因棲息地位於極偏遠的地區,不易到達,最近的研究停留在 1971 年。過去近半世紀都無人普查頰帶企鵝的數量,因此這次科學家來到牠們所在的象島(Elephant Island)及南設得蘭群島(South Shetland Islands),了解這一群體在過去 50 年中的狀況如何變化,顯得格外重要。

上列影片為紐約州立大學石溪分校及東北大學科學家Vikrant Shah、Yang Liu,在南極洛島企鵝棲息地空拍的景象。

為什麼研究企鵝?

其實是為了了解南極生態系統的現狀。南極大陸冰天雪地,寒冷乾燥,大多數的南極生物生活在海洋裡。企鵝聯繫了南極的海洋和陸地,牠們在海裡覓食,又回到陸地上繁殖和生活。

另外,企鵝是南極的頂級捕食者之一,為生態系統健康的重要指標物種。因此,藉由研究企鵝,不僅能了解企鵝族群的現狀,還有助於揭開企鵝食物鏈下端的「磷蝦」,以及磷蝦攝取更底層的「浮游植物」兩者的情況,幫助科學家評估南極生態系統的健康狀況,以及氣候變遷和人類活動可能對南極帶來的影響。

要了解島上企鵝族群的現況,得先弄清楚企鵝的數量。為了確保這次收集的數據與 49 年前資料可相比較,科學家採用了人工計算方式。參與「企鵝普查」的研究員,站上石頭等高位坐擁廣闊視野,對逐一企鵝巢穴點算3次,並確保每次計數的誤差不超過5%。

除了人工計算的原始方式,科學家也借助最新科技,運用無人機、GPS技術繪製島嶼全景圖,重建了三維地形,用機器學習算法來協助計算,可謂「既復古又現代」的研究方法。

滿坑滿谷的頰帶企鵝,要如何計算數量?鳥類學家諾亞.史崔克及科學家團隊,來到南設得蘭群島普查企鵝數量,以人工及新科技的方式計算。
鳥類學家諾亞.史崔克拿著筆記,在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上的研究室,對照空拍機拍攝的景象,比較企鵝數量。

不見的頰帶企鵝,去哪了?

根據此次收集的數據,令人唏噓的是,過去的 49 年中,頰帶企鵝數量竟明顯的下降。多個調查的企鵝棲息地中,有的族群更銳減77%。

「在應屬快樂的企鵝日當天,這次考察結果卻令人震驚。我們調查的數十個頰帶企鵝棲息地,過去半世紀竟消失了 50% 以上,雖然牠們有幾百萬隻,算不上是瀕危物種,但如此急遽下降也抹去了許多生態價值。試想像股市市值蒸發一半,或甚至有半數人口灰飛煙滅?(編按:猶如《復仇者聯盟》大毀滅事件重演)這就是消失比例的象徵意義。」企鵝科學家史崔克說。

頰帶企鵝搖搖晃晃地爬上陡峭地冰山,往返築巢地和海洋之間。

「根據美國太空總署(NASA)數據顯示,過去 50 年,這一帶的冬季中期溫度上升了攝氏 5 度,也許連帶影響了食物來源的變化。」史崔克補充道。

科學家目前尚無法斷言,造成企鵝數量驟減的原因是什麼,也許是氣候變遷、全球暖化,又可能是南極磷蝦捕撈,或是與海冰的消失有關。儘管原因仍不明,短期之內有這麼多數量的企鵝族群消失,實在令人擔憂。

這一切仍有希望

綠色和平在 2018年,串聯全球 170 萬名公眾連署,要求多間在南極捕撈磷蝦的大型企業,手下留情,讓以南極磷蝦為主要糧食的生物,如:從熱帶遷徙前來覓食的藍鯨、座頭鯨、信天翁等海鳥、眾多海豹及企鵝,有足夠的食物生存下去。公眾廣大力量最終獲得正面回應,85%南極磷蝦捕撈企業作出具體承諾,大幅減少磷蝦捕撈作業對南極生態的衝擊!至今已有兩年,綠色和平發現磷蝦捕撈企業仍信守承諾,且也將會持續保持,尊重南極生態。

多年來,綠色和平多次在「南極海洋生物資源保護委員會」(CCAMLR)倡議守護羅斯海,終於在2016年促使成立羅斯海海洋保護區(Ross Sea sanctuary),面積達 155.5 萬平方公里(近 43 個臺灣大),其中四分之三禁止商業捕撈。羅斯海被譽為「最後的海洋」,是科學家眼中地球僅存最純淨的海,是全球 38% 阿德利企鵝、26% 皇帝企鵝的棲地,孕育許多尚不為人知的南極物種

Greenpeace綠色和平需要您的支持

守護全球海洋免受傷害,還需要您我繼續關心,綠色和平將持續守住這個藍色星球,於全球各地繼續遊說政府及企業加強海洋保護相關政策,包括近年在聯合國會議討論的全球海洋保護區等國際協議。此外,我們的船隊長期在海上調查並揭露海洋破壞的真相,包括過度捕撈、非法作業,以及生態破壞、塑膠污染等,讓更多全球守護者加入關心,並以具體證據向各國領導人及企業表達守護海洋的迫切性。邀您一同捐款支持綠色和平的國際環境工作!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