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荊棘「龜」途:海洋浪遊者為何需要保護》報告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氣候暖化、海洋塑膠污染、工業漁船大肆捕撈之下,全球海龜的命運如何?海龜可活長達 50 年,體重可達上百公斤,卻是海中的游泳高手,在不同海域間遷徙,距離有上萬公里。綠色和平追蹤一群海龜,跟著牠們去歷險,發布報告《荊棘「龜」途:海洋浪遊者為何需要保護》,揭開牠們如今面臨的危機。

綠色和平國際辦公室與法國海龜科學家Damien Chevallier合作,2019 年 5 至 12 月於法屬圭亞那追蹤 10 隻稜皮龜築巢後的遷徙路線,發現這些海龜得游到比之前觀察族群多了近兩倍的距離來覓食。受到氣候變遷的影響,海龜的行為模式正在改變,以適應新的海流及海水溫度。牠們花費了更多的力氣來尋找食物,有可能會造成下個季節的產卵數量減少。

一隻玳瑁(hawksbill)暢遊於印尼科莫多國家公園的小島。玳瑁如今也被列為瀕危物種,急需保育。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序文

海龜在這星球上已有了一億年的歷史,屬於牠們的時代令人難以相信的竟快到了終結時刻。儘管事實擺在眼前,我們這一代對於決定牠們的未來仍扮演關鍵的角色。

現存的七種海龜是大海中最神秘、最具魅力的生物了。牠們的祖先與恐龍曾共同生活在這個星球上,自此之後他們興盛地成長。能花這麼多年研究這些宏偉的生物,並作為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Centre national de la recherche scientifique, CNRS)史特拉斯堡雨博居里安多領域學院(Institut Pluridisciplinaire Hubert Curien, IPHC)海龜研究計畫的負責人,我實感到幸運及榮幸。

法國科學家Damien Chevallier在法屬圭亞那Awala Yalimapo沙灘上,將追蹤器標記到稜皮龜上。 © Jody Amiet / Greenpeace

我曾在蘇利南(Suriname)、法屬圭亞那(French Guiana)和加勒比海的沙灘上觀察築巢的海龜。我和來自法屬圭亞那和加勒比海的研究團隊,得以使用全球定位系統(GPS)和人造衛星追蹤器(Argos),在海龜橫跨海洋進行大遷徙為尋找最佳覓食地點時,追蹤牠們移動的路線。

海龜大部分的一生很難觀察到,因為牠們多數的時間都在外海,離海岸很遠的國際水域。連同世界其他海龜研究人員的努力,我們進行的研究也協助揭開海龜在海洋中的游牧生活。這些研究進一步發現,海龜對於全球各地不同棲息地的重要性,而這些棲息地彼此也都相互依存。海龜在許多生態系統中扮演極為關鍵的一環,如綠蠵龜會在熱帶海草床覓食,玳瑁成龜依珊瑚礁為家,身形巨大的稜皮龜會深潛到北大西洋海平面下幾百公尺的寒冷水域尋找水母。

一隻裝上追蹤器的稜皮龜。海龜會游上數千公里,找到最佳地點來築巢及覓食。 © Jody Amiet / Greenpeace

令人難過的是,當我們致力於研究及觀察海龜的同時,作為科學研究領域的一員,我們也見證了這些驚奇生物面臨的威脅逐漸增加。我親眼觀察到在我們進行研究的沙灘上,築巢的海龜數量急速減少。海龜一直被人類視為珍饈,牠們的卵、美麗的殼,都招致數百年的過度濫捕。近年來,海龜面臨的生態壓力並無減輕,現在法屬圭亞那沙灘上海龜產的卵,比 1990 年代少了 250 倍。如今,海龜儼然已受到更多的人為威脅,包含工業捕撈、海洋塑膠污染,除此還有潛藏的海洋酸化及氣候危機帶來的重大影響,因為這已改變了棲息地、生態系統,以及海洋的化學性質。

綠色和平潛水行動者於2013年調研菲律賓阿波島(Apo Island)之際,於海中拉起橫幅,聲援海洋。 © Steve De Neef / Greenpeace

2019 年我與綠色和平合作,在法屬圭亞那的海灘上標註追蹤 10 隻稜皮龜,也很興奮地看到有 9 隻繼續牠們的旅程,往北跨越大西洋,游了幾千公里遠,真是驚人的距離,牠們甚至到達遠至加拿大新斯科細亞省(Nova Scotia)及法國。不幸的是,我們也發現其中一隻因被漁網捕撈到淹死,最後被沖刷到距離築巢地不過 120 公里的海灘上,人類對自然界帶來的衝擊昭然若揭。海洋生物在全球迅速退化,成千上萬的動物及植物物種瀕臨滅絕,其中也包含海龜。

一隻小稜皮龜剛從法屬圭亞那Awala Yalimapo沙灘上孵出來,正探路前往大海。 © Jody Amiet / Greenpeace

然而,這些資訊都督促著我們採取行動,我們必須成立海洋保護區,讓野生動物恢復生機及興旺茁壯起來。接下來,各國政府有一個關鍵的機會實現這目標。目前聯合國檯面上有一項保護全球海洋的協議,各國的同意與否,事關我們能否成立足具規模的海洋保護區,以避免海洋及依存她而生存的社區及生物受到浩劫災害。我很榮幸能支持全球許多科學家的號召,也與綠色和平共同呼籲,全球須於2030年前全面保護至少30%的海洋。海龜在地球的海洋上已生存超過了一億年,但若當前情況持續發生,海龜無法存活過下一世紀將是不爭的事實。我們現在需要立即採取行動,來保護海洋。

Damien Chevallier

主要發現

  • 海龜存在於地球上的海洋已有一億年,遍及全球海域,在海洋生態系統中佔有重要獨特的角色。
  • 如今七種海龜種類中,有六種已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面臨滅絕的威脅。
  • 過去 500 年中,因人類狩獵,海龜數量嚴重地下降。現在,海龜的生存面臨工業捕撈、塑膠污染及氣候變遷等威脅。
  • 海龜生活在各式各樣的棲息地,在海中遷徙數千公里,橫跨海洋在築巢的沙灘、交配地、覓食區之間移動。
  • 綠色和平與一項海龜研究計畫合作,在法屬圭亞那海灘上築巢的一隻母稜皮龜裝上人造衛星追蹤器,揭開牠們遠至加拿大東部新斯科細亞省及法國驚人的覓食旅程。
  • 這些海龜得游到比之前觀察族群近兩倍遠的距離,代表牠們的行為模式正在改變,以適應新的海流及海水溫度。他們花費了更多的力氣來尋找食物,有可能會造成下個季節的產卵數量減少。

一隻法屬圭亞那沙灘上的稜皮龜寶寶剛破殼而出。 © Greenpeace / Jacques Fretey

  • 這次研究計畫中追蹤的一隻海龜,最後發現被沖到蘇利南的海灘上,距離標記追蹤器的地點只有120公里遠。這隻海龜最終因遭漁業捕撈的刺網(gil net)纏繞而死亡(正如動畫短片《海龜歷險記》結局),突顯工業捕撈對海龜造成的危害。
  • 海洋保護區已顯示對海龜數量增加會帶來顯著的成效。海龜是高度遷徙的生物,所以涵蓋全球海洋至少 30% 的海洋保護區網絡(包含國際水域),將能為牠們提供最佳的恢復機會。
  • 為了實現上述目標,聯合國需要通過《全球海洋公約》(Global Ocean Treaty),才能將國家管轄範圍之外的海洋生物及棲息地納入保護。


下載報告: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