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5 mins

海龜危機:海洋旅人面臨絕種威脅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全球 7 種海龜中,已有 6 種面臨絕種威脅。因為氣候變遷帶來的影響,海龜如今得游近兩倍遠的距離 ,才能抵達覓食區。海龜曾與恐龍同一時代,牠們躲過了恐龍絕種時代,如今卻難逃人類活動造成的工業捕撈、塑膠污染、氣候變遷等威脅。綠色和平邀請科學家來追蹤這些海中游泳高手,就讓我們跟著海龜去旅行吧!

剛誕生的小海龜,活蹦亂跳,往大海勇往直前的生命力總讓人印象深刻。一千隻海龜中只有一隻有機會長大,小海龜好不容易躲過海灘上的海鳥、螃蟹等掠食者攻擊,近年來卻因海洋塑膠污染,誤食像水母的塑膠袋,或被吸管誤插鼻孔,遭廢棄的魚網纏繞,以及工業捕撈、氣候變遷等威脅挑戰,面臨滅絕危機。

印尼四王群島(Raja Ampat Islands)的綠蠵龜。因過度掠食海龜蛋、捕獵成龜,遭漁網捕撈,失去築巢地點,綠蠵龜飽受威脅。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2019 年 4月,綠色和平船艦展開近一年北極到南極的海洋考察航程,兩個月後的 6月來到南美洲法屬圭亞那( French Guiana),海龜主要的築巢地點,並邀請研究團隊及法國科學家Damien Chevallier追蹤10隻稜皮龜。今年1月,追蹤結果發布於報告《荊棘「龜」途:海洋浪遊者為何需要保護》(Turtles Under Threat: Why the world's ultimate ocean wanderers need protection),發現這些海洋游泳高手因氣候變遷造成的海流變化及海水溫度升高,如今得花費更多的力氣,比十年前須多游兩倍遠的距離才能到達覓食區,這不僅造成下個季節的產卵數量減少,也將影響之後的族群數量。海龜在法屬圭亞那海灘上產卵的數量,已比1990年代少了250倍,目前每個季節不到200個巢,對比1990年代的50,000個巢,相去甚遠。

一隻綠蠵龜正在法屬圭亞那Awala Yalimapo沙灘上產卵。 © Jody Amiet / Greenpeace

海龜神奇的一生

海龜在地球上已有一億年歷史,與當年地球霸主「恐龍」共生存,還曾出現在成為化石的魚龍胃裡。恐龍6千5百萬年前滅絕了,烏龜卻生存下來,當時強大的族群數量堪稱海洋生態系統中的「中流砥柱」。好景不常,恐龍消失,卻來了人類。過去 500 年因為大量捕撈,海龜數量嚴重下降。2011年一項研究發現,太平洋棱皮龜自 1980 年代以來,下降了 78%,目前全球海洋 7 種海龜中,已有 6 種被列入世界自然保護聯盟瀕危物種紅色名錄(IUCN red list)。

一隻玳瑁(hawksbill)暢遊於印尼科莫多國家公園的小島。玳瑁如今也被列為瀕危物種,急需保育。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海龜是烏龜(tortoise)的近親,只不過牠們的腳換成了鰭。現在全球僅存的七種海龜為:革龜或稜皮龜(leatherback)、綠蠵龜(green)、赤蠵龜(loggerhead)、欖蠵龜(Olive ridley)、玳瑁(hawksbill)、肯式龜(Kemp’s ridley)及平背海龜(flatback)。

全球大部分的海洋中都可見到海龜蹤影,從最溫暖海岸的沿海地區,到北太平洋及大西洋的寒冷公海。海龜獨特的生理構造及築巢習性,使牠們在海洋生態系中扮演奇特的角色,同時是掠食者,也是其他海洋生物的獵物。

從在海灘沙地築巢開始,無法孵化的海龜蛋可為沙丘上的植物提供營養,進而防止海灘受到侵蝕。隨著海龜長大成年,牠們開始擴散並覆蓋到各種不同的棲息地。年幼的海龜,雖然聽起來令人不忍,卻是很多海鳥及魚類的食物來源,即使是完全成年的海龜,也能是最大鯊魚的獵物,在海洋的食物網中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法國海龜專家Damien Chevallier及他的團隊在稜皮龜上標記追蹤器。 © Jody Amiet / Greenpeace

海龜能減緩氣候危機?

你知道海龜能協助減緩氣候危機嗎?海草是緩解氣候變遷的一大功臣,是生態系統中最能有效儲存碳的生物,其埋碳的速度甚至比熱帶雨林快上 35 倍。綠蠵龜以海草為食,在大多數海洋生物不吃海草的情況下,海龜對維護全球海草健康,起了不少作用。

綠蠵龜是少數食用海草的大型草食動物之一,當牠們吃海草時,會提高海草葉片的生長和營養成分。若沒有海龜持續吃海草,海草床會過度生長,阻擋水流,遮住海底。

綠蠵龜會吃接近海底幾公分的海草,讓海草的上半部(較老的葉片)可以漂走。當海龜繼續在同樣的地方吃海草,就能移除海草葉片,不會堆積在海底,如此可以使海生植物及養分的循環不致受到影響。簡單來說,海龜是維持海草床健康的小幫手,而健康的海草有助儲碳,能協助減緩氣候的問題。

另外,海龜也吃水母。當漸暖的海洋促生了繁盛的水母,有健康族群數量的稜皮龜,就可控制住水母數量,同時也避免了過多水母對廣泛生態系產生的不好影響。

印尼四王群島海中,一隻正在吃海草的綠蠵龜。對維護全球海草健康,海龜起了不少作用。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只可惜自 1970 年以來海洋暖化,不斷吸收大氣中  90% 多餘的熱能,1993 年後海洋暖化速度更加快一倍,造成珊瑚礁白化,加上極端氣候帶來的風暴摧毀了海草床,影響在這兩個地方覓食的海龜,如棱皮龜得橫跨海洋盆地,漫遊很遠的距離尋找食物,覓食的潛水深度更可達 1,200 公尺。

海龜性別取決於孵卵時沙子的溫度,因為氣候變遷,溫度升高,使得海龜世界上演「女人我最大」,雌性數量增加,目前已有證據顯示澳洲綠蠵龜的雌性與雄性比例為 116:1。性別的失衡也將影響這些地區的海龜未來繁殖及築巢情形。

法國科學家Damien Chevallier在法屬圭亞那Awala Yalimapo沙灘上,測量稜皮龜的身形尺寸。 © Jody Amiet / Greenpeace

跟著海龜去旅行

孵化出來的海龜寶寶,避過鯊魚、海鳥、螃蟹、魚類等海洋生物的覬覦,歷經千辛萬苦長大,成為數據上 1,000 隻海龜只有一隻會長大的成龜,卻還得面臨工業捕撈等威脅,牠是否能闖關成功?

大型工業漁船會以刺網、延繩釣、拖網捕撈等破壞性方式,捕撈具有經濟價值的鮪魚及劍魚,然而無辜的海龜也常被意外捕撈,稱為「混獲」(by-catch)。一旦遇到大型捕撈漁具,海龜就很難逃出生天,往往只有死路一條。用來捕魚的刺網,可能會纏住海龜的鰭狀肢和脖子,把牠們拉到水下,最終因無法回到海面呼吸而被溺死。2010年一項全球海龜研究顯示,1990至2008年海龜混獲有85,000 隻,考量到實際觀察監督捕魚活動的極度不足,研究預測可能達 850萬隻海龜被捕撈到。

一隻欖蠵龜在養魚場的網子裡。
一隻欖蠵龜在養魚場的網子裡。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與法國科學家 Damien Chevallier 及著名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Centre national de la recherche scientifique, CNRS)史特拉斯堡雨博居里安多領域學院(Institut Pluridisciplinaire Hubert Curien, IPHC)的研究團隊合作,在法屬圭亞那沙灘上,將人造衛星追蹤器標記在10隻築巢的海龜上,並分別命名,追蹤牠們在北大西洋的遷徙路線。追蹤後結果顯示,這些海龜游到遠至加拿大及法國的驚人覓食旅程,但其中一隻名為芙烈達(Frida)的海龜,兩周後不幸被發現,死於距離標記地點不過 120 公里蘇利南的沙灘上。海龜芙烈達因遭到刺網捕撈而最後被溺死,正如上述動畫《海龜歷險記》的翻版。

英國媒體《每日郵報》報導海龜「芙烈達」最終在海灘上的身影,令人難以目睹。

水母或塑膠袋,海龜傻傻分不清?

人為製造的塑膠現在已遍及地球上各偏遠的角落,舉凡人煙稀少的南極,以及離海平面有 10 公里之地球最深的馬里亞納海溝(Mariana trench)。海龜尤其容易因誤食像水母的塑膠垃圾,而身受其害。根據一項近來研究,一旦海龜吃了 14 片塑膠,致死率就可達 50%,而據估計有超過一半的海龜都吃進了塑膠,巴西沿海及西南大西洋更有 90% 的幼年綠蠵龜誤食塑膠。

各奔東西的海龜

海龜會在海裡游上數千公里,只為找到最佳地點來築巢、覓食、交配及長大。南美洲的蘇利南及法屬圭亞那沙灘是綠蠵龜和稜皮龜重要的築巢海灘。Damien及他團隊多年研究發現,綠蠵龜媽媽在築巢之後,竟會逆著洋流游至巴西來覓食,而青少年時期的綠蠵龜則會往不同的枋線遷徙,包含加勒比海、巴西、佛羅里達及西非等處。他們的研究並顯示,稜皮龜媽媽會游到更遠的距離,築巢後會到相對更冷、富有水母的北方水域來覓食。

一隻裝上追蹤器的稜皮龜。海龜會游上數千公里,找到最佳地點來築巢及覓食。 © Jody Amiet / Greenpeace

海洋旅人需要您的守護

海龜為了下一代的繁殖,在海洋中長距離的遷徙,正因如此海洋須建立起保護區網絡,有安全的廊道,讓這些海洋旅人不受任何工業捕撈及其他人為活動的侵擾。海龜的棲息地遍及澳洲大堡礁,至西非的幾內亞比索。在海洋保護區找到海龜的機率,是未受保護海域的八倍,代表保護等級愈高的海域,海龜數量也會更多。

全球已有超過 300 萬守護海洋的大使、各界名人、科學家及綠色和平加入陣線,積極要求聯合國盡快達成強而有力的海洋保護協議,2030年前保護至少30%的海洋,並在全球建立能全面保護、有效管理和執行的海洋保護區網絡,讓大海恢復生機,使包含海龜、鯨魚等海洋生物能自由地在海洋中遷徙茁壯。

剛在法屬圭亞那沙灘上孵化的稜皮龜寶寶,往海裡爬去 © Jody Amiet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長期為保護海洋,持續於全球各地倡議政府及企業加強海洋保護相關政策。我們的船隊長期在海上調查並揭露海洋破壞的真相,包括過度捕撈、非法作業,以及生態破壞、塑膠污染等,以具體證據向各國領導人及企業表達守護海洋的迫切性。邀請您,一同加入連署及捐款支持綠色和平的國際環境工作!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