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v2018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減塑
6 mins

那些年,我們一起追的「黃色小鴨」

海洋垃圾抗塑大作戰! 啟動臺灣首次環島海岸垃圾大調查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還記得它嗎?從它的前身黃色小鴨「落難記」,開啟一段追尋海洋塑膠垃圾的旅程。最終希望解答,您我熱愛的海灘,為什麼成為今天的模樣?

荷蘭概念藝術家霍夫曼創作的巨型黃色小鴨,2013年在高雄港展出。 © TPG Images / Reuters

早在 2007 年,荷蘭藝術家弗洛倫泰因 ‧ 霍夫曼(Florentijn Hofman)設計出高達 26 公尺的龐大黃色小鴨,巡迴世界展覽時,海洋垃圾問題就已亮出警訊。2013 年也曾來過臺灣的黃色大鴨,雖然霍夫曼說他的靈感並非來自 1992 年的落難小鴨,但這個作品很難不讓人聯想那群發生「船難」的黃色小鴨泡澡玩具。1992 年,一艘從香港出發,預計前往美國華盛頓州的貨櫃船,在北太平洋的阿留申群島附近,遭遇強烈的暴風雨,其中一個裝滿 28,000 個黃色小鴨和其他泡澡玩具的貨櫃,連同 11 個裝著其他貨物的貨櫃,鬆脫掉入海裡。本該在溫暖的家庭澡缸裡,陪著各家小孩的黃色小鴨,頓時成了「旅行小鴨」,展開全球海洋冒險記。

高雄港光榮碼頭展出18公尺高、寬25公尺的巨型黃色小鴨,風靡一時。 © TPG Images / Reuters

可愛又療癒人心的黃色小鴨,落海後就加入了「海洋垃圾」一族,在地球海面上順著洋流載浮載沉。它們四處散落在海洋各角,從北極白令海峽、南美洲、東南亞的印尼,到南半球澳洲等。長年風吹日曬,滔滔海水不斷地侵蝕洗禮下,黃色小鴨未長成大鴨,只褪成白色小鴨。漂流 16 年後,在英國海岸上竟還可見到部分小鴨蹤跡。小鴨的「海洋壯遊」根據科學家估計,最長可達 6 萬公里,等同於環繞了地球一圈半。

其實「旅行小鴨」並非首例。早在 1990 年,五個載滿 80,000 雙 Nike 運動鞋的貨櫃箱,就因暴風雨的襲擊翻覆,在太平洋上流離失所,當時美國還發起找鞋配對的活動。1994 年,更有 34,000 件曲棍球具和護具,從貨輪落海。

太平洋垃圾帶(Great Pacific Garbage Patch)被漁船丟棄的幽靈漁網,易對海洋生物造成纏繞等傷害。 © Justin Hofman / Greenpeace

這些誤入海洋的貨物、陸地上未回收好的垃圾、漁船拋棄在海裡的「幽靈漁網」(ghost net)等,與流浪的黃色小鴨有相同命運,既不會在海裡消失,也不被海洋分解。只會隨著洋流漂到地球各地,要不沉到海底、漂浮在海面上,或成為各國海岸上清都清不完的海灘垃圾。(延伸閱讀:幽靈漁具:潛行海洋的死亡陷阱

2017 年至今,是臺灣海灘上熱鬧的一兩年。全民興起淨灘,海灘上的吸管、寶特瓶、瓶蓋、塑膠袋、漁網等,琳瑯滿目的海洋垃圾,一一被撿拾起來,累積多年的海洋垃圾問題,隨著環保署宣布減塑時程,也逐漸浮上檯面,成為矚目的焦點。

全民興起淨灘,問題解決了嗎?如果沒有,下一步可以怎麼做?

2017年綠色和平「彩虹勇士號」行經臺灣各地倡導減塑運動,350位學生及數十名志工、船員,在澎湖淨灘,清出3噸重的垃圾,其中包含近30,000個寶特瓶。 © Hung-Hsuan Chao / Greenpeace

啟動臺灣首次環島海岸垃圾大調查

清掃淨灘很重要,但源源不絕的塑膠垃圾,就像壞掉的水龍頭,持續流入河川、海洋。透過調查,綠色和平要掌握全臺海岸的垃圾量,進一步推動政府從源頭阻斷垃圾。

「環流」與「垃圾帶」

受到地球自轉的科氏力影響,全球的洋流形成五大環流(gyre)系統。環流可以想像是洗衣機裡的渦流,它會不斷把周遭漂流的垃圾拉進來,就成了海洋垃圾區塊。目前地表最大的「太平洋垃圾帶」(Great Pacific garbage patch),位於夏威夷和美國加州之間,早在20年前,就由摩爾船長(Captain Charles Moore)首先發表,啟發了無數科學家和研究單位接連投入研究。而在太平洋的另一端,尚有位於日本外海的「西垃圾帶」(Western Garbage Patch),與之遙遙相對。

(點圖可放大)太平洋垃圾帶。 © Greenpeace

海洋塑膠垃圾從何而來?

海洋垃圾,就是「海洋廢棄物」,簡稱「海廢」(marine debris)。包羅萬象的海洋垃圾品項中,以「塑膠」為最大宗,平實地反映了現代的生活習慣。

二次大戰期間,由於天然橡膠資源大量短缺,短時間內亟需開發可替代的資源,合成替代品相應而生。塑膠在第三次工業革命之後,數量加速成長,全球製造總量從 1950 年的 150 萬噸,半個多世紀後成長了 223 倍,甚至在2016 年,來到全球一年製造 3.35 億噸的總量。

塑膠由石油提煉製造而來,並不為環境相容,未回收再生的在垃圾掩埋場靜待千年分解,或流入自然環境,如陸地、河川、湖泊、海洋中。根據「世界經濟論壇」2016年發表的報告《新塑膠經濟:反思塑膠未來》(The New Plastics Economy: Rethinking The Future Of Plastics),全世界的塑膠垃圾只有 5% 有效地被回收再利用,40% 被掩埋,三分之一不幸流落到我們的自然生態中。臺灣人自詡有高達九成七的寶特瓶回收率,卻忽略了剩下的 3%,仍等同一年有近 2 億個寶特瓶未被回收。根據同報告在 2015 年的研究估計,海洋裡有 1.5 億噸塑膠垃圾,每年最多有 1,270 噸塑膠進入海洋,到 2050 年,99% 的海鳥都會吃到塑膠。

蘇格蘭希恩特群島(Shiant Isles)的海鸚,其中一隻銜著塑膠碎片。 © Will Rose / Greenpeace

清淨海洋,光清掃和淨灘不行嗎?

10 年前,臺灣的環保團體開始發起淨灘。10 年後,愈來愈多人投入愈來愈多的淨灘場次,甚至連政府都發起全國揪團,來認養淨灘,但卻令人詫異地發現,沙灘上的垃圾「不減反增」。

臺灣四面環海,受到洋流和季風的影響,在夏天,容易收到黑潮從東南亞帶上來的大量海廢,冬天,在東北季風的強力吹送下,經常又有北面漂來的垃圾,造成部分海灘可能「早上淨完,下午又髒」,或是淨灘完的海岸僅能維持一週,便又恢復原狀。

臺灣周圍的洋流,黑潮會從東南亞帶來大量海廢,冬天因為東北季風,又會從北面漂來垃圾。 © Greenpeace

「隨著東南亞和中國對塑膠製品,尤其是拋棄式塑膠製品需求的增加,這個問題其實越來越嚴重。當他們製造的塑膠垃圾越來越多,這個情況就會反映在海岸的廢棄物上面。淨灘是一個末端手段,它當然可以解決一部分的海廢問題。當這些海岸廢棄物累積在沙灘上,我們不清也不行,因為它就是會對環境、生態、生物造成影響。」綠色和平海洋專案主任顏寧說。

清掃淨灘很重要,但源源不絕流入海洋的塑膠垃圾,就像壞掉沒有辦法關的水龍頭,大家只忙著拖地,可是卻還沒有人去把壞掉的水龍頭修好,也就是「源頭減量」的概念。

綠色和平海洋專案主任顏寧(左一)及荒野保護協會海洋守護專員胡介申,2018年4月於澎湖進行海岸快篩測試。 © Greenpeace / Chong Kok Yew

「沒有人敢肯定說,淨灘真的有幫助海邊變得乾淨,垃圾問題有改善。」多年來,荒野保護協會致力於維護臺灣的生態環境,長期關注海廢議題的海洋守護專員胡介申坦然地說到。

「過去海廢是一個環境整潔的問題,就像家裡垃圾桶滿出來,家裡髒了,要整潔打掃一下。可是當我們發現問題越來越嚴重,一支吸管就會害死一隻海洋生物、一個塑膠袋就可以害死一隻鯨魚時,它其實就變成污染了。當它是污染時,可能清掃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源頭管制』,用污染治理的角度,去看海洋廢棄物的問題。」胡介申解釋。

海廢撿不盡,季風吹又生。所謂的「源頭管制」,又是什麼?

2017年12月頂著寒風,350位學生及數十名志工、船員,在澎湖淨灘,以撿拾到的寶特瓶及浮球,排列成一個巨大的海龜圖案。 © Hung-Hsuan Chao / Greenpeace

從淨灘到「快篩」

集結眾人的力量發起淨灘,一一清掃海灘上的垃圾、分類和計算所有垃圾種類和數量,是大眾最容易參與的海洋垃圾調查方法。目前臺灣常用的「國際淨灘行動 ICC」(International Coastal Cleanup)於 1986 年由美國海洋保育協會(Ocean Conservancy)所創辦,旨在鼓勵清除堆積在海灘上的垃圾,找出廢棄物真正的來源。但每次的 ICC 淨灘行動,需耗費大量人力與時間,計算效果固然精確,卻僅限於少數國內定期、定點、固定範圍的沙灘,對於全臺灣海岸上累積了多少海洋垃圾,仍無從得知。

澎湖因海風及洋流,匯集堆積在海岸上的垃圾。 © Greenpeace / Chong Kok Yew

「沒有辦法量化這個問題,其實,就沒有辦法管理它。」

顏寧談到發起臺灣首次海岸垃圾「快篩」調查的最主要原因:「透過量化海洋垃圾,希望可以找出它的根源,對症下藥,並做出有效的政策。藉由『快篩』調查,可以協助我們理解,臺灣本島海岸上到底有多少廢棄物、這些廢棄物最多累積在哪裡、有哪些廢棄物種類。要解決海洋垃圾問題,除了清理,還要從源頭就來制定計畫,要如何減少這些廢棄物從陸地流到海洋、預防垃圾在處理過程中溢出,減緩這些塑膠廢棄物在海岸上,對於生態和生物的影響。」

快篩,是一個以眼睛來判定海岸上有多少廢棄物的調查方法。受過訓練的調查員在短時間內走遍全臺海岸,在現場實際觀測,大量收集海岸資訊,如海灘地質、海濱型態、海岸形狀、垃圾類型、垃圾量,以及確認垃圾車能否到達海灘等,作為調查海岸垃圾的分析資訊。

「比對起其他污染,如空氣污染、水污染,我們有很多環境監測的工作在進行,有長期的調查和很多偵測的儀器擺在全臺灣各地,不停地收集數據。可是這麼多的海洋廢棄物、塑膠垃圾存在於我們的海岸上,卻還沒有一個很有效、有系統性的方法,去收集這些污染物質數據,來作為一個政策或是未來有效管理的依據。」胡介申說。

2018年4月綠色和平、荒野保護協會及快篩大隊於澎湖進行海岸快篩測試,在海岸拉起長尺,目測該段海岸的垃圾有多少。圖為沙灘上廢棄的漁網。 © Greenpeace / Chong Kok Yew

「和公部門開會時發現,過去大部分就是努力地在淨灘、清掃、辦很多活動,可是如何讓經費、預算或是人力,包括志工的資源投放地更有效率?過去並沒有思考。而這卻是『污染治理』的關鍵,也就是要把對的人、對的錢放在值得的地方。綠色和平、荒野,還有更多長時間關注海洋垃圾污染問題的公民團體,想要跨出第一步,從過去的淨灘、計算廢棄物的方式,朝向全臺灣、大範圍、快速完成的快篩。」胡介申總結道。

今年 7 月,綠色和平和荒野保護協會邀請七個在地對臺灣海洋垃圾有豐富知識和經驗的公民組織或個人,組成五組快篩大隊,正式完成了臺灣首次環島海岸垃圾快篩調查。

未來一年,我們將第一次測量出,臺灣本島的海岸共堆積了多少垃圾?這些垃圾的組成是什麼?它們又是如何出現在我們熱愛的海灘上?

2018年4月綠色和平、荒野保護協會及組成快篩大隊,於澎湖進行海岸快篩測試工作坊。 © Greenpeace / Chong Kok Yew

※ 綠色和平與荒野保護協會感謝以下夥伴,共同參與全臺首度快篩調查:台灣環境資訊協會慈心有機農業發展基金會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海洋公民基金會海洋大學海洋事務與資源管理研究所愛海的旅行陳彥翎

延伸閱讀: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