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3 mins

臺漁獲被列入強迫勞動清單,相關企業必須負起責任

作者: 綠色和平全球遠洋漁業專案負責人  Pavel Klinckhamers

美國勞動部日前首次將臺灣遠洋漁獲列入每兩年發佈一次的「童工及強迫勞動製品清單」,綠色和平投書英文報紙Taipei Times,強調政府與相關水產企業都必須負起應有的責任。以下為原文翻譯文章。

原文刊登於Taipei Times https://www.taipeitimes.com/News/editorials/archives/2020/10/11/2003744962

臺灣首次被列入這份不光彩的清單
令人驚訝,卻又不意外

美國勞動部將臺灣遠洋漁獲列入今年的「童工或強迫勞動製品清單」中,這個舉措可能可以促使產業開始一些轉變,因為臺灣從未被列入這個不甚光彩的名單之中,此外,美國勞動部的此份清單,也是首次列入遠洋漁業中的強迫勞動問題。

臺灣這次的上榜可說是既令人驚訝,同時又似乎不很意外,端看我們用什麼角度看待。首先,令人驚訝的是,臺灣一向被視為亞洲的進步力量,例如,同性婚姻合法化,臺灣成為亞洲第一,並以人權優先自居;而在應對Covid-19疫情方面,展現出強大的魄力,成為對抗該疾病的世界領導者之一;此外,臺灣也以其對遊客的熱情款待和友好態度而感到自豪。

但是另一方面,被列入清單中其實並不意外,因為幾十年來,以供應全球各地鮪魚而聞名的臺灣遠洋船隊,其惡劣的工作條件,不當對待外籍漁工,和對海洋生態的不尊重,向來惡名遠播。

臺灣遠洋漁獲的入榜原因

美國勞動部將臺灣列入這份“羞恥名單”,原因是據報在臺灣漁船上發生過許多強迫勞動事件,而且這種情況沒有得到充分的改善。具體內容包含沒收個人身份文件,每天工作可能高達18到22小時,暴力對待和以言語羞辱,以及嚴重的苛扣薪資。許多在船上工作的外籍漁工生活在惡劣和不衛生的環境中,經常面臨飢餓甚至脫水。

大多數船隻在海上都會待很多個月,有時甚至超過一年都沒有靠港。這麼長的時間停留在海上,船員根本無法離開船隻或與家人聯絡,在船上的生活,他們必須要看船長及其他幹部的心情。即使船隻停靠在港口,也有許多例子顯示船員被限制不許離開船隻。

臺灣的遠洋捕魚船隊是世界第二大規模,擁有1,100多艘漁船,共僱用了大約22,000多名外籍漁工,其中大部分來自印尼和菲律賓。漁船在公海以及30多個國家的經濟海域捕魚。臺灣對其遠洋漁業的作為,理應負有重大責任,因此,看到政府官員對於此強迫勞動製品清單消息的第一反應,令人有些匪夷所思。

讓人匪夷所思的官員反應

農委會副主委陳添壽表示,該部會正在啟動一項試驗項目,在船上安裝無線網路,以便船員可以與親朋好友保持聯繫。漁業署署長張致盛說,政府已經在屏東縣的東港和宜蘭縣的蘇澳等主要漁港建立了休閒娛樂設施,同時政府還與當地社福與宗教等團體組織合作,為漁工提供服務。

我們樂見政府部門這些作法,但為什麼政府不是要求那些不當對待漁工的相關業者來實施這些措施呢?畢竟,他們才應對損害臺灣的聲譽負起責任。

是的,海上無線網路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應將漁船在海上最長航行時間限制為三個月,以便可以經常在港口和海上進行勞動檢查,並應懲處違規者,以制止不當行為。

此外,宗教服務和休息中心也很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處理在招募過程中,以及執行工作中濫用勞工權利的問題。

富可敵國的在臺跨國水產企業-豐群水產

世界上最大的鮪魚貿易商之一是總部位於高雄的豐群水產(FCF),就像他們介紹的那樣,這家臺灣家族企業在營運了近50年的時間裡,處理鮪魚罐頭的原料,其數量已經超過世界上任何一家公司。儘管豐群並不擁有任何漁船,但該公司是該行業主導者,與600多艘臺灣和外國漁船合作,旗下的子公司所在的捕魚基地和運輸代理商也遍及世界各個角落。

除了鮪魚貿易外,豐群還為遠洋漁業提供大量服務,包括提供燃料、冷藏、物流、鮪魚加工以及向漁船提供餌料,有時還充當運輸代理;當船隻想在世界海洋某個偏遠島嶼的海域中捕魚,豐群也可以安排必要的許可證。

該公司還提供轉運服務:將魚從漁船轉移到大型運搬船。這個過程發生在海上,在某些情況下可能是非法的,因此更容易發生洗魚的行為,也就是用合法捕獲的魚洗掉非法捕獲的魚。海上的轉載使漁船可以在海上長時間停留,這會影響船員下船甚至與親人碰面的可能性。

呼籲豐群承諾拒絕交易血汗海鮮

在過去的幾年中,綠色和平調查臺灣遠洋漁業的相關問題時,經常發現豐群水產的身影。最近的例子是今年三月份,發生一名吉里巴斯漁業觀察員的死亡案例 , 這是一名由區域漁業管理組織派遣的觀察員,他在執行漁船上的作業時死於一艘臺灣漁船上,該船是豐群水產的供應商,當局正在調查這起疑似謀殺案的死亡原因。

鑑於豐群在全球鮪魚貿易中舉足輕重的地位,這樣一個重要的企業如何落實海洋永續和人權標準至關重要。綠色和平組織已與豐群水產聯繫,討論該企業如何在永續保育和勞工權益方面提高成效。

根據我們的經驗和訪問外籍漁工所獲得的訊息,綠色和平提供了一系列具體可行的改善計畫,以使鮪魚產業更加公平和永續。此事急迫而關鍵,由於該企業公開給予的承諾非常薄弱而含糊,如果豐群確實希望從其供應鏈中去除強迫勞動的疑慮,我們所提出的建議也符合豐群的利益,然而,正在撰寫本文時,就該公司目前的回應,很顯然地,他們並不打算採納我們提出的核心建議。

政府和相關水產企業,都必須正視問題
共同為臺灣遠洋漁業洗刷污名

政府也必須明白,想要從清單中除名的唯一方法是與臺灣漁船和水產貿易公司分擔責任,這些責任與導致名譽受損的漁船不當行為有關。儘管政府需要確保其法律法規符合最高標準,但也應該對那些以犧牲漁工人權、環境和臺灣的世界地位為代價而賺大錢的企業或公司,強制執行相關法律和法規。

有一件事我們必須非常清楚:為那些在艱苦條件下長時間工作賣命、幫老闆賺錢的的漁工提供合理的工資並不難,為漁工提供乾淨的飲用水和適當的食物也不是奢侈的事情,因為這些漁工等同於被困在遠洋的漁船上,根本沒有機會如同在陸地上生活一樣,到便利商店購買日常用品。當您的船員連續數月與外界隔離時,為這些船員提供與家人聯繫的管道,才是人道的對待。

長期以來,相關的公司和企業,一直對這些問題視而不見,或是聲稱這是過去的問題,而不是去聆聽和解決來自遙遠海上,從未停止過的哭泣、呼喊與求助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