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氣候
5 min

為什麼核四爭議不斷?臺灣真的需要第四座核電廠嗎?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2021 年適逢福島核災 10 年、車諾比核災 35 年,再次喚起全球對核能安全的關注,5 月全臺接連停電,更引發公眾對供電吃緊以及能源轉型的疑慮,能源議題在臺灣社會引發洶湧聲浪,隨著「續建核四」公投即將於 12 月舉行投票,更引發擁核與反核兩方的激烈辯論。究竟核四電廠存在哪些爭議?臺灣是否真的需要這座核電廠?除了核能,臺灣還有哪些能源方案?

臺灣能源現況

在討論核四爭議前,先與您看看臺灣目前的能源現況。以臺灣近十年來的全年發購電量為例,火力發電量約占 80%,核能僅占約 12%,顯見臺灣電力目前仍以火力發電為主要電力來源。在夏季用電尖峰時段,核電亦只佔 6 至 7% 的發電量

圖為臺灣近十年發購電量,目前火力發電仍為臺灣主要電力來源,約佔總體發電量的八成。© 台灣電力公司
圖為臺灣近十年發購電量,目前火力發電仍為臺灣主要電力來源,約佔總體發電量的八成。© 台灣電力公司 © 台灣電力公司

事實上,根據台電公司所公布的歷年發購電量各能源別占比,自民國 105 年(2016年)起,核能占比都低於 15%,在 109 年(2020年)也僅佔 12.7% 。換言之,核能並非臺灣最主要的電力來源,而為了因應日趨嚴重的氣候危機,目前臺灣的能源政策規劃:「2025 年前將再生能源發電占比提升至總體發電量的 20%」,若提高再生能源發展及用電占比是能源政策主要目標,臺灣還需要將資源投注於發展核能嗎?

核能的優缺點

目前世界上的核能發電,主要是利用輻射物質——鈾-235 進行「核分裂」反應來發電,發電前首先須開採鈾礦,鈾礦經過提煉及濃縮程序後,製造成一般核反應爐可用、鈾濃度約為 3% 的燃料棒,再將大量的燃料棒放入反應爐之中,確保足以核分裂達致臨界並持續產生熱力,熱力所產生的蒸氣即可推動發電機發電。

核能發電需經歷包括開採、提煉、濃縮、發電等程序,才可穩定供電,雖為低碳能源,但過程中產生的廢石、廢泥漿、廢水、輻射污染,以及後續的核廢料問題,都對環境帶來巨大傷害。© Greenpeace
核能發電需經歷包括開採、提煉、濃縮、發電等程序,才可穩定供電,雖為低碳能源,但過程中產生的廢石、廢泥漿、廢水、輻射污染,以及後續的核廢料問題,都對環境帶來巨大傷害。© Greenpeace © Greenpeace

核能發電的整個供應鏈,包括開採、提煉、濃縮、發電,以及燃料棒後續處理,都會產生不同程度的輻射污染以及碳排放,完成發電後的乏燃料棒(spent fuel)最終處置方法也尚未有最佳解方。因此全球主要的國際能源組織對於核能,多以「低碳能源」或「潔淨能源」稱之,但不會稱為綠能(green energy)或永續能源(sustainable energy),顯示核能整體生命週期對環境的破壞力仍大。

核廢料依照污染程度不同,分為低階、中階、高階三類,其中危險性最高的高階核廢料,至今仍沒有一個國家地區可以有效解決。© Greenpeace
核廢料依照污染程度不同,分為低階、中階、高階三類,其中危險性最高的高階核廢料,至今仍沒有一個國家地區可以有效解決。© Greenpeace © Greenpeace

換言之,核能支持者認為核電具備低碳與穩定供電等優點,卻忽略了核能在開採、提煉、濃縮過程中產生的廢石、廢泥漿、廢水與輻射均為巨大污染,此外核能發電過程產生大量的核廢料,也成為懸而未解的環境問題。自 1951 年12 月 20 日人類首次用核反應爐產生出電力,至今 70 年過去,仍沒有任何一個國家及地區可以解決「如何安全處置核廢料」的問題。(延伸閱讀:《全球核廢料危機報告》:大量核廢料難以處理

為什麼臺灣社會聞「核四」色變?

核電廠最具爭議之處,就是「核安」問題。自 1950 年代開始,全球已發生三哩島、車諾比、福島等重大的核災事故,這三場不同類型的核災發生原因包括設計缺陷、人為疏失,以及地震引發海嘯導致的系統故障,造成爐心融解、反應爐爆炸、氫氣爆炸等事故,並且對當地環境造成大規模的輻射污染,即使經歷多年,依然難以復原。(延伸閱讀:福島十年核災處理無期 綠色和平盼望臺灣平安終結核電

福島核災已過十年,遭撤離的當地民眾依然無法重回家園生活,大量的核廢水該何去何從,也成為東亞地區共同的環境考驗。© Ting-kuan Lee / Greenpeace
福島核災已過十年,遭撤離的當地民眾依然無法重回家園生活,大量的核廢水該何去何從,也成為東亞地區共同的環境考驗。© Ting-kuan Lee / Greenpeace © Ting-kuan Lee / Greenpeace

臺灣位處地震帶,板塊運動本就頻繁,存在地震釀災的風險。然而目前的 4 座核電廠,都興建於斷層附近,其中核一、核二與核四皆分布於北海岸,與人口眾多的臺北市直線距離僅不到 30 公里。而核四廠半徑 80 公里海域內有 70 幾座海底火山,其中有 11 座為活火山,2011 年,中央地質調查所也確認有一條長達 2 公里的 S 斷層位於核四廠的正下方,貫穿整個廠區。《華爾街日報》更在福島核災後,將臺灣 4 座電廠列為最危險等級

臺灣目前的4座核電廠均興建於斷層附近,其中核一、核二與核四與人口稠密的臺北市直線距離不到30公里,《華爾街日報》更將臺灣4座電廠列為最危險等級。© Greenpeace
臺灣目前的4座核電廠均興建於斷層附近,其中核一、核二與核四與人口稠密的臺北市直線距離不到30公里,《華爾街日報》更將臺灣4座電廠列為最危險等級。© Greenpeace © Greenpeace

目前討論聲浪最熱烈的「核四」,因預算不足而無法採用大多數核電廠的「統包」方式,轉而將貨就價採「分包」作法,將核四建廠由台電自行進行統籌施工與整合,分拆給美國、日本等跨國公司負責不同部份的施工,最後。因為分包關係造成元件與元件間的介面複雜程度提高,系統不一致且難以整合,而這不穩定的系統整合,最後卻交由過去沒有相關整合經驗的台電處理,讓許多電力專家擔憂核四的安全性。

綠色和平小教室:
統包(Turnkey):由一個得標的統包商負責整個工程興建的統籌,根據電力公司所需的規格,包辦設計、施工到測試,在建廠過程中從頭到尾把關,再交由電力公司進行運轉與管理。目前全球絕大多數的核電廠(包含臺灣核一、二、三電廠)都是以統包方式建設而成。

於 1999 年正式動工的核四電廠,由於建設時間超過二十年,許多系統零件已經老舊不堪使用,原製造商也沒有生產對應零件,如果重啟,需要再進行系統全面的修復跟維護,保守估計須要投入 800 億新台幣以上資金 10 年以上的時間才能發電,若正式發電後還有營運、核廢料處置的成本。續建核四不僅曠日費時更所費不貲,也無法回應近期經濟成長的電力需求。將大量資源與金錢投入一座最快 10年後才能發電,而且存在核安疑慮的核電廠,真的是最佳的決定?

積極發展綠能為導向的能源轉型

臺灣政府目前以太陽光電及離岸風電為再生能源主要發展項目,並預計在 2025 年達到總體發電量的 20%。隨著全球各地政府相繼承諾淨零碳排目標,許多大型企業如 Apple、微軟等紛紛提出潔淨產業鏈的要求,以綠能為導向的能源轉型已是全球共識,也是臺灣在能源政策上應該積極發展的方向,現正站在能源轉型路口的臺灣政府,若能集中資源,加速發展再生能源,儲電及節能,不僅可以比核四更快彌補短期用電缺口,更可減少碳排放與空氣污染。

以綠能為導向的能源轉型已是全球共識,臺灣政府若能集中資源,加速發展再生能源,不僅可比核四更快彌補短期用電缺口,更可減少碳排與空氣污染,減緩氣候變遷。© Lab Photo / shutterstock.com
以綠能為導向的能源轉型已是全球共識,臺灣政府若能集中資源,加速發展再生能源,不僅可比核四更快彌補短期用電缺口,更可減少碳排與空氣污染,減緩氣候變遷。© Lab Photo / shutterstock.com © Lab Photo / shutterstock.com

台電獨立董事許志義教授也於研究報告指出,未來新的能源系統將是綠能為主,電力供需則應以分散式供電,取代以往穩定供電的觀念。除了多元開發再生能源,在電力需求端必須思考更多節能、儲能或調配負載的方案。另外在綠電市場開放的狀況下,企業及公眾能夠成為電力「產銷者」,除了用電外,可以透過公民電廠、自建再生能源發電設備,甚至是儲能系統,成為電力供應者的角色,這些行動都能夠協助減輕臺灣電力系統的負擔,並在電業當中成為貢獻系統的部分力量。

綠色和平因反核運動而誕生,五十年來,始終秉持反對核能、核武的立場。邀請您一起加入呼籲政府落實能源轉型的行列,淘汰高碳排的化石燃料及高風險的核能,轉用更加永續、潔淨、安全的再生能源,使您我及下一代無須再擔憂可能發生的駭人核災,或為艱難的核廢料處理問題苦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