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5 min

一鯨落,萬物生,溫柔款待世界的鯨魚,亟需全人類守護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當一頭鯨魚在生長於斯的海洋中死亡後,巨大的身軀會緩慢下沉至海底,成為無數海洋生物重要的食物及養分來源。科學家將這過程稱為「鯨落」,而「鯨落十里,萬物重生」描述的不僅是鯨魚唯美詩意的死後歷程,也是大自然生死有度,和諧平靜的循環。

說到鯨魚,您會聯想到什麼?這些優游於大海中的巨大生物,長壽、聰明、神秘,並且富有魅力,是極具代表性的海洋生物,也是維持健康海洋生態系統不可或缺的角色,除此之外,還是地球上的重要「碳匯」。

鯨魚竟然與氣候有關?

一群白鯨正沿著北極海冰邊緣覓食。
一群白鯨正沿著北極海冰邊緣覓食。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2019 年 12 月,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發表了「大自然對氣候變遷的解決方案」(Nature's Solution to Climate Change)文章提到,若要拯救地球,一隻大型鯨魚(Great Whale)就如一千棵樹有效。

大鯨魚的一生中,平均能從大氣吸收 33 公噸的二氧化碳,並將這些二氧化碳儲存於體內,如同泅游在海中的大樹。此外,牠們的排泄物能夠提供浮游藻類生長需要的鐵質和氮,當鯨魚的排泄物飄上海面、接觸陽光,也就是浮游植物繁殖的開始,而鯨魚一生遷徙的生活習性,則為這些藻類的產量帶來加成效應,能夠擴大浮游藻類的生長範圍,讓它們更有效的吸收碳,減少大氣中的溫室氣體。

大型鯨魚是海洋裡重要的「生態系工程師」,藉由在海洋中垂直和水平移動,重新分配營養物質,幫忙維持生態系統的健康與平衡。
大型鯨魚是海洋裡重要的「生態系工程師」,藉由在海洋中垂直和水平移動,重新分配營養物質,幫忙維持生態系統的健康與平衡。 © Lutz and Martin(2014)

當鯨魚死後,牠的軀體會沉入海底,這些從大氣中被吸收的碳,也隨之深藏海底,在不被人為侵擾的情況下,能夠封存數百甚至上千年,有助於減緩全球暖化。

由於鯨魚體積相當龐大,在緩緩下沉、分解的過程中,能夠滋養無數海洋生物與微生物,供給養分給海床生態,這個漫長的過程被科學家稱為「鯨落」(whale fall)。

鯨落:鯨魚留給世界最溫柔的禮物

準備深潛的抹香鯨。
準備深潛的抹香鯨。 © Tommy Trenchard / Greenpeace

第一階段:鯨落海底

鯨魚剛剛死亡,屍體慢慢下沉到海底時,牠的軀體會成為盲鰻、睡鯊、深海魚類等食腐動物的食物。這些生物會吃完絕大部分的鯨屍,過程長達數個月,當鯨屍被分解至幾乎只剩鯨骨時,第二個階段便開始了。

第二階段:以骨為家

當大部分的鯨屍被食腐生物分解後,則輪到包括甲殼類、軟體類動物,以及多毛綱動物等的無脊椎生物登場,這些動物以鯨屍剩餘的部分為生,並以鯨骨為家,這個階段可以持續幾個月到幾年,直到鯨屍僅剩下骨架,此時大量細菌開始佔領鯨骨。

這座沉落到海床的灰鯨骨架,成為一個全新的生態群落,繼續維持海洋生態系統的健康與穩定。
這座沉落到海床的灰鯨骨架,成為一個全新的生態群落,繼續維持海洋生態系統的健康與穩定。 © Craig Smith / NOAA / University of Hawaii

第三階段:深海綠洲

佔據了鯨骨的細菌以鯨骨中的脂類為食,並將這些油脂轉化成對海底生態系統十分重要的「硫化氫」,為海底生物提供了生存所需的食物,成為貧瘠深海中的綠洲,可供給海床生態長達幾十年甚至上百年的養分。

人為捕撈與侵擾,導致鯨魚數量遽減

在不被人為影響的情況下,一隻鯨魚的正常壽命大約 40 至 90 年,但由於人類工業化捕鯨和破壞海洋環境的行為,使鯨魚的壽命及數量大大縮減,現今全球的大鯨魚只剩下原有數量的四分之一,大約 130 萬隻,而藍鯨的數量則下降到原有的 3%。

2019年,綠色和平南韓辦公室在海雲臺沙灘以鯨魚沙畫和手持標語,要求當局積極管制非法漁業行為,為守護海洋做出實際作為。
2019年,綠色和平南韓辦公室在海雲臺沙灘以鯨魚沙畫和手持標語,要求當局積極管制非法漁業行為,為守護海洋做出實際作為。 © Sungwoo Lee / Greenpeace

科學家估計,現存大型鬚鯨的碳儲藏量比商業捕鯨前少了 910 萬噸, 而鯨魚族群如果恢復的話,每年下沉的鯨魚屍體能夠移除 16 萬噸的碳,相當於每年保育 843 公頃的森林(約 1,200 座足球場大小,可種植超過 50 萬棵樹)。如果鯨魚數量能回到工業化捕鯨之前,大約 4 至 5 百萬隻,就能增加大量的浮游植物,即使只增加 1%,每年都可捕捉上億噸的二氧化碳,相當於種植了 20 億棵大樹

支持全球海洋保護公約,守護鯨豚與氣候

由於鯨魚等大型海洋生物長途遷徙的生活習性,只靠區域性的海洋保護政策,無法有效守護鯨豚,您我需要一個橫跨全球海洋的保護網,以確保鯨豚及其他海洋生物的活動廊道不被侵擾。目前全球仍沒有任何法律機制得以在國家水域之外建立海洋保護區,因此綠色和平持續向各地政府倡議成立全球海洋保護區,在 2030 年前保護至少 30% 海洋。

綠色和平船艦的隨船攝影師在2020年的「守護海洋之旅」,於澳洲昆士蘭海域,拍下座頭鯨躍出水面的一幕。
綠色和平船艦的隨船攝影師在2020年的「守護海洋之旅」,於澳洲昆士蘭海域,拍下座頭鯨躍出水面的一幕。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經過長達十多年的時間,眾人聲援與多方努力,終於將《全球海洋公約》(Global Ocean Treaty)議程送入聯合國,在全球超過 350 萬支持者的共同推動下,直至 2021 年 6 月,全球已有超過 40 個國家正式加入支持《全球海洋公約》,包括英國、德國、西班牙、日本以及韓國等,更有約 80 個國家以不同形式支持 30x30 的目標。

挪威北部特羅姆瑟峽灣(Tromso)的虎鯨家族。該地區是挪威沿海少數尚未進行石油鑽探的地區之一。
挪威北部特羅姆瑟峽灣(Tromso)的虎鯨家族。該地區是挪威沿海少數尚未進行石油鑽探的地區之一。 © Jiri Rezac / Greenpeace

若要真正達成制定《全球海洋公約》,必須獲得所有成員國在協商會議中一致通過。然而原訂 2020 年舉辦的最後一次協商會議受到新冠疫情影響,延至 2021 年舉行,卻又於談判前夕,再次宣布延後至 2022 年。

奧斯卡影后瑪莉詠‧柯蒂亞於2020年響應綠色和平「守護海洋」倡議,隨船艦來到南極見證海洋現況,並呼籲世人共同為《全球海洋公約》發聲。
奧斯卡影后瑪莉詠‧柯蒂亞於2020年響應綠色和平「守護海洋」倡議,隨船艦來到南極見證海洋現況,並呼籲世人共同為《全球海洋公約》發聲。 © Abbie Trayler-Smith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擔任協商會議的觀察員,將持續遊說各政府支持通過《全球海洋公約》,為您我珍貴的海洋爭取強而有力的保護政策,為鯨魚爭取族群復甦的契機。科學家證實,1986 年的商業捕鯨禁令後,因人為侵擾減少,主要在巴西沿海繁殖並在夏季生活於南極水域的座頭鯨,在近 40 年時間,族群數量由瀕危的 450 隻,恢復到全盛時期的 93%!

邀請您支持綠色和平守護海洋的工作,一同關心海洋健康,讓生於海島臺灣的未來世代,得以親見豐饒永續的大海,與海共生。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