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氣候
4 mins

錯誤中學習教訓?從俄羅斯核廢料到日本核廢水,歷史持續複製重演?

作者: 綠色和平東亞分部資深核能專家 Shaun Burnie

您知道嗎?全球有協定禁止在海中傾倒核廢棄物,稱作「倫敦核廢公約(London Convention)」和《倫敦議定書》(London Protocol)。俄羅斯於近 30 年前向海洋傾倒核廢料,日本承擔了保護海洋環境的角色,但如今日本會如何面對核廢水問題?全世界都在關注。

將核廢物倒入海中是常態?

1970 至 1990 年間,「倫敦核廢公約」和《倫敦議定書》成立,這是源於公眾持續向政府與全球核能產業施壓的結果

其實全球核能產業自 1946 年,便開始以船隻載運核廢料至公海傾倒。當時,英國、美國、法國和俄羅斯等國的軍事和商業核子相關計畫,製造了大量且多種的核廢料,日積月累之下,政府選擇以成本最低的方式處理,那就是:直接把固態和液態的廢料倒入海裡。這個決定是為了「眼不見為淨」,也相信海水能夠稀釋核廢料的放射性。還有其他國家也發展商業核能項目,像是德國和日本,他們也支持將核廢棄料倒入海中。

1993 年,俄羅斯進行了最後一次的核廢料傾倒,該國海軍倒了 900 噸液態和固態核廢物於公海,位於俄羅斯遠東地區海參崴(Vladivostok)岸外,靠近日本海處。莫斯科政府的理由是:「儲藏空間已經不夠,必須緊急處理,放射性廢棄物並不危險,國際間都這麼做」。

1982年,綠色和平行動者在北大西洋試圖阻止船上丟下核廢料。
1982年,綠色和平行動者在北大西洋試圖阻止船上丟下核廢料。 © Greenpeace / Elwood / Welerman

覺得很熟悉嗎?

2021 年 4 月,日本政府宣布決定執行福島第一發電廠核廢水的排放計畫。不同於 1993 年俄羅斯倒棄的 900 噸核廢物,日本要排放的是超過 120 萬噸,並預計混和海水,透過海底管線排入太平洋。這項排放工作預計耗時 30 年,但幾乎確定會花費更久的時間。

回顧 1993 年,日本政府表示對俄羅斯的行為深感遺憾,但如今,日本政府因為儲藏空間不足,正當化了排放超過 100 萬噸放射性廢水的必要性,甚至聲稱「排放的不是『污染水』而是『處理水』。」相隔近 30 年,蘇聯和俄羅斯合理化的說詞,也反映在日本上。

通過「倫敦核廢公約」和《倫敦議定書》的主要目的是為了保護海洋環境免受污染,包括放射性物質。然而,日本政府聲稱,福島第一核電廠的污水處理措施超出了國際協議的範圍。2021 年 10 月 26 日舉行的「國際海事組織」(IMO)會議上,日本政府試圖停止討論核污水的問題,認為這問題較適合在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論壇上討論,不適合由各政府考慮這個議題。

然而,這說法並不合理,因為海底管線排放出的放射性物質,對沿海與海洋環境的威脅,比船艦在深海傾倒來得更大

東京電力公司福島第一發電廠,超過100萬噸的核廢水成為難以處理的燙手山芋。
東京電力公司福島第一發電廠,超過100萬噸的核廢水成為難以處理的燙手山芋。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對日本的倡議,反對傾倒核廢水

早從 1970 年代,綠色和平就開始對傾倒核廢物提出挑戰。經過多年的調查和倡議,1993 年 10 月 18 日,綠色和平「無核海洋」專案團隊搭乘船艦,拍攝俄羅斯海軍偷偷在海中排放核廢料,同時表達抗議。正當綠色和平船艦在俄羅斯岸邊,尾隨俄羅斯船艦「TNT27」與其他海軍船隻回到港口裝運更多核廢料時,他們的惡行就此曝光,受到全球各界關注。隨後在 10 月 22 日,俄羅斯政府宣布將停止棄置核廢料的計畫,而 TNT27 也滯留於港口。

綠色和平揭露俄羅斯倒棄核廢料後,日本政府也決定資助俄羅斯遠東地區,建置核廢物儲存和處理設施的建築。多年來我們在「國際海事組織」(IMO)會議上強調這一點,並將其與福島核廢水危機相提並論。

1993 年時,俄羅斯接受國際援助,也停止了傾倒核廢物。然而,日本在 2021 年 10 月的 IMO 會議卻拒絕考慮這個選項,而這樣的立場也受到美國、法國和英國的支持。不過,南韓、智利、中國、太平洋島國(如萬那杜和帛琉)等政府,一致表示贊同在技術工作團隊中審查替代方案。由於會議的進行是為了取得共識,但在日本的反對之下,就不可能達到尋求替代方案的結論。

1993年,綠色和平拍攝記錄俄羅斯船艦TNT27在日本海丟棄核廢料。
1993年,綠色和平拍攝記錄俄羅斯船艦TNT27在日本海丟棄核廢料。 © Greenpeace / Hiroto Kiryu

綠色和平的科學代表 David Santillo 博士於會議現場,對國際原子能總署(IAEA)的作用提出質疑,並詢問他們是否可負責報告其與日本討論尋求替代方案的內容,隨後 IAEA 同意將於 2022 年回報。

明明有更多選擇,為何傾倒核廢水?

在過去,日本政府的立場屬於正確且正義的做法。現在,保護海洋環境免於放射性污染依然是正確且合法的,但現實卻沒有如此發生。

拒絕將福島核廢水倒入太平洋的原因,包括技術上和放射性污染的考量,我們已經提出相關報告並持續調查。然而,最終的決定還是會從根本影響您我。在 21 世紀,全球海洋面臨最嚴重的威脅,包括氣候與生物多樣性危機,但此刻有政府商議將放射性物質污染太平洋,僅因為這是成本最低的方案,可是明明有其他選擇,這實在令人難以接受。

事實上,日本的計畫也面臨了許多法律問題,包括:

  • 他們疏於諮詢受影響的沿海國家,包括韓國、中國和北太平洋島國
  • 他們沒有進行環境衝擊評估,但他們有義務避免將自身受污染的水流入公海或其他國家
2016年,綠色和平調查團隊在福島第一核電廠附近的海上,進行海洋沉積物採樣。
2016年,綠色和平調查團隊在福島第一核電廠附近的海上,進行海洋沉積物採樣。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為什麼日本不選擇污染太平洋以外的替代方案?例如:

  • 繼續擴充儲存空間:這其實是做得到的,考量的只是錢
  • 處理核污水,去除具有放射性的氚:考慮的也是錢

由此可見,日本政府考慮的以及堅持的原因非常明顯。

不過,我們仍有時間阻止最快在 2023 年開始的核污水排放。在聯合國「國際海事組織」(IMO)的主持下,參與「倫敦核廢公約」和《倫敦議定書》的政府與綠色和平將繼續質問日本政府,而這只是眾多國際審查福島核電廠及排放核廢水的辦法之一。聯合國海洋法公約(UN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UNCLOS)具有更大的相關約束力,可以導正日本的計畫。

日本內閣總理岸田文雄與其政府很快就會發現,向海中傾倒核廢水的計劃並不可行,俄羅斯政府在 30 年前所做的,已不合時宜,也不應這麼做。

看見核能衍伸的種種問題,您我也應作為借鏡,更聰明地選擇能源,使未來世代仍能擁有平安、永續的地球。

 

原文:The Japanese government and the Fukushima nuclear disaster – History repeating itself?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