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v2018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3 mins

回顧綠色和平反捕鯨歷史,如今保護海洋棲地,力推《全球海洋公約》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綠色和平從 1975 年首次出海反捕鯨,到 80 年代國際捕鯨委員會(IWC)禁止商業捕鯨,並在 1986 年通過《全球禁止捕鯨公約》,為推動守護鯨魚行動立下成功的里程碑。然而直到現在,許多鯨魚族群仍持續受到人類活動威脅。與您回顧反捕鯨歷史的重要事件,聯合國《全球海洋公約》第 5 次協商會議已於 2022 年 8 月 15 日展開,將決定全球海洋生態與您我的未來。

關懷大海的守護者,鯨魚

鯨魚是目前地球上所知最大的動物,蹤跡遍及各大洋,而富有靈性的特質,受到許多人喜愛。而且鯨魚對於維持海洋生態環境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也是人類對抗氣候變遷的重要盟友。大型鯨魚一生平均可從大氣吸收 33 公噸的二氧化碳,並在死後隨著身體封存海底;牠們的排泄物能夠提供浮游植物藻類養分,並藉由遷徙的習性擴散至全球,幫助大海更有效地吸收大量的二氧化碳、製造氧氣,減緩氣候變遷。

但是幾千年來人類為了獲取鯨肉、鯨骨與鯨魚油的經濟利益,持續獵殺鯨魚。到了 20 世紀,大型捕鯨船與各種捕鯨「科技」的出現,更擴大規模地獵殺鯨魚。根據統計, 1930 年以前,每年都約有 5 萬隻鯨魚被濫殺,導致鯨魚族群數量迅速下降。

鯨魚對於維持海洋生態環境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也是人類對抗氣候變遷的重要盟友。
鯨魚對於維持海洋生態環境扮演著不可或缺的角色,也是人類對抗氣候變遷的重要盟友。 © Alex Westover / Greenpeace

守護鯨魚的序幕,通過《全球禁止捕鯨公約》

自 1970 年代,綠色和平持續推動反捕鯨與公眾倡議行動,終於促使「國際捕鯨委員會」(IWC)在 1982 年英國於布萊頓(Brighton)會議決議頒布「商業捕鯨禁令」,並在 1986 年通過《全球禁止捕鯨公約》(Whaling moratorium)。

例如大翅鯨(Humpback whale)最近發現已重現江湖,原本在 1950 年代中期僅剩下 450 隻,而目前數量已增加到約 2 萬 5 千隻。同樣地,近期目擊到進食中的 150 隻長鬚鯨(Fin whale),這些現象都為科學家們帶來恢復鯨群數量的希望。

然而,自從宣布嚴格禁止商業捕鯨以來,該公約的約束力一直受到挑戰挪威和冰島政府表示反對該禁令,並繼續進行捕鯨;假借科學研究之名的日本,也未停止商業捕鯨。2019 年日本政府甚至退出「國際捕鯨委員會」,正式恢復商業捕鯨,不再受到公約管束。

以下這些照片說明《全球禁止捕鯨公約》與捕鯨禁令充滿漏洞的歷程,以及為了拯救鯨魚與保護全球海洋,您我還可以採取哪些行動?

1950年代,商業捕鯨衝擊鯨魚生存權利

1957年的商業捕鯨船。
1957年的商業捕鯨船。 © Graphic House Archive Photos / Getty
1957年,挪威捕鯨人安裝捕鯨砲(Explosive harpoon)。
1957年,挪威捕鯨人安裝捕鯨砲(Explosive harpoon)。 © Graphic House Archive Photos / Getty

工業化捕鯨船與捕鯨砲(Explosive harpoon)的出現,讓鯨魚遭受大規模的獵殺,導致數量銳減。

1970年代,綠色和平展開反捕鯨行動

1978年,綠色和平行動者在北大西洋向冰島捕鯨船倡議。
1978年,綠色和平行動者在北大西洋向冰島捕鯨船倡議。 © Greenpeace / Jean Paul Ferrero

綠色和平拯救鯨魚的行動,重點放在殘酷且不必要的捕鯨行為。藉由向大眾展示鯨魚被獵殺的檔案照片,引發公眾關注,並透過非暴力的倡議行動阻止捕鯨。

1980年代,禁止商業捕鯨

1982年,綠色和平行動者在英國布萊頓「國際捕鯨委員會」(IWC)會議場外,手舉布條歡慶頒布「商業捕鯨禁令」。
1982年,綠色和平行動者在英國布萊頓「國際捕鯨委員會」(IWC)會議場外,手舉布條歡慶頒布「商業捕鯨禁令」。 © Greenpeace / Pierre Gleizes

反對捕鯨的運動促使「國際捕鯨委員會」宣布從 1985 年禁止商業捕鯨,以利回復不斷減少的鯨群數量。

1990年代,設立「南大洋鯨魚保護區」

1992年,綠色和平行動者在南大洋乘坐小汽艇,向巨大的捕鯨船倡議要求「停止殺戮」,鯨魚血不斷從船身旁流出,令人怵目驚心。
1992年,綠色和平行動者在南大洋乘坐小汽艇,向巨大的捕鯨船倡議要求「停止殺戮」,鯨魚血不斷從船身旁流出,令人怵目驚心。 © Greenpeace / Robin Culley

「國際捕鯨委員會」宣布設立「南大洋鯨魚保護區」(Southern Ocean Whale Sanctuary),範圍擴及南極洲 5,000 萬平方公里,禁止所有類型的商業捕鯨行為。然而,根據禁令,以「科學研究」為目的進行捕鯨是可以排除在外的。因此,日本政府持續假借「科學研究」之名,掩蓋其商業捕撈行為。

2000年代,捕鯨行為死灰復燃

2000年,綠色和平行動者在南太平洋,將充氣艇勾上日本捕鯨船,試圖阻止該船將捕捉到的鯨魚拉上甲板。
2000年,綠色和平行動者在南太平洋,將充氣艇勾上日本捕鯨船,試圖阻止該船將捕捉到的鯨魚拉上甲板。 © Greenpeace / John Cunningham

遺憾的是,捕鯨行為依然尚未停止,日本政府持續以科學為名放任獵捕鯨魚;冰島也忽視全球公眾的反對,以「小鬚鯨及長鬚鯨在冰島海域的數目眾多」為由,冥頑不靈地重啟商業捕鯨行為。綠色和平串連全球公眾,倡議要求停止毫無意義的獵殺,破壞海洋生態。

2006年,一隻瀕危的長鬚鯨被獵捕並放置在冰島港口,綠色和平譴責殺害瀕危物種的行為是毫無意義的浪費,無法以經濟或科學名義自圓其說。
2006年,一隻瀕危的長鬚鯨被獵捕並放置在冰島港口,綠色和平譴責殺害瀕危物種的行為是毫無意義的浪費,無法以經濟或科學名義自圓其說。 © Greenpeace / Ragnar Axelsson

2010年以後到展望未來,保護海洋行動刻不容緩

如今,鯨魚的主要威脅不再只是獵殺而已。漁業捕撈、海上運輸、棲地喪失、塑膠污染、噪音等破壞,都使牠們面臨更大的生存危機。現在,鯨魚的命運仰賴全球海洋保護行動。

如今鯨魚面臨的威脅除了獵捕,還有棲地喪失、塑膠污染、噪音等破壞。
如今鯨魚面臨的威脅除了獵捕,還有棲地喪失、塑膠污染、噪音等破壞。 © Reinhard Dirschel/Ullstein Bild/Getty

健康的海洋可以守護鯨魚族群恢復數量,而這也有助於維持海洋生態系統正常運作。若海洋失去鯨魚,生態系統將受到嚴重衝擊影響。因此,您我需要守護鯨魚生存、繁殖與哺育的海域。

支持守護海洋行動,推動《全球海洋公約》

2022 年 8 月 15 日至 26 日,聯合國《全球海洋公約》第五次協商會議(IGC5)正於紐約展開,必須促使各國政府達成共識,目標在 2030 年保護至少 30% 海洋,共同建立廣大的海洋保護區網絡。為了守護地球所有生物的生存權利,除了禁止在保護區進行破壞性商業行為外,也提供鯨魚安全的活動範圍,維持海洋與陸地生態環境平衡。(延伸閱讀:海洋中有哪些長跑好手?遠距離遷徙動物正面臨哪些危機?

位於澳洲的鯨魚媽媽和新生鯨魚寶寶。鯨魚遷徙的範圍廣闊,牠們會到南極海域捕食,也會去較溫暖的水域哺育下一代,若要保護牠們必須考慮大範圍的生態廊道。
位於澳洲的鯨魚媽媽和新生鯨魚寶寶。鯨魚遷徙的範圍廣闊,牠們會到南極海域捕食,也會去較溫暖的水域哺育下一代,若要保護牠們必須考慮大範圍的生態廊道。 © Alex Westover / Greenpeace

從發布《全球禁止捕鯨公約》以來,證明如果政府選擇採取護鯨行動,牠們的數量會慢慢恢復。因此,邀請您支持綠色和平保護海洋的行動,關注《全球海洋公約》會議進展,並將相關訊息分享給您的親友,讓更多人為守護鯨魚與海洋盡一分力量。

延伸閱讀: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