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v2018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7 min

什麼是深海採礦?存在哪些危機?海洋新興威脅觸發4大環境爭議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深海採礦,顧名思義是在海的深處——海床開採礦物。深海採礦破壞性極高,會對海洋造成無法修復的傷害,令其無力對抗氣候變遷。綠色和平自 2019 年至今持續關注、並向大眾揭露深海礦對海洋造成的威脅,成功倡議德國、法國、紐西蘭等政府及大型企業反對深海採礦。此刻需要您一起加入守護海洋!

什麼是深海採礦?

深海採礦(deep sea mining)即從距離海平面 200 公尺以下‧資料來源:IUCN,Deep-sea mining的海床或洋底開採、提取金屬和礦物,地點通常選在海底熱泉附近,或蘊藏大片豐富多金屬結核的地區。過去數百萬年間,無數金屬及礦物,例如錳(manganese)、鎳(nickel)和鈷(cobalt)等在深達數千公尺的深海沉積,在海床上形成多個馬鈴薯大小的結核(nodules)。

要開採這些礦物,首先必須將比一條藍鯨更重的大型機器放到海床進行挖掘,再透過長達數公里的管道,把挖出的物質送上採礦船,篩走所需的金屬及礦物後,再把沙石、海水及其他廢棄物倒回海裡。

深海採礦是一項新興工業,過去只做過一些小型測試,並未正式進行採礦。然而相關企業卻已經「準備就緒」,打算在各國政府首肯後,開始大規模深海採礦。

深海採礦業者沒說的4大真相

深海採礦和在陸上採礦同樣對環境造成破壞,而在海床採礦的環境風險更高,帶來的後果也更難以預計;另外,採礦活動對環境的影響不單侷限於開採區,更會波及遼闊海域。

海洋正面臨人類史上最嚴重的危機,飽受過度捕撈、氣候危機等威脅,同時仍一直為地球吸入並儲存大量二氧化碳,支撐全球超過 30 億人的生計。

1. 破壞深海生物的棲地

深海海床上的金屬和礦物堆,也正是海洋生物的棲身之處。例如在太平洋約 4,000 公尺深處,一片蘊藏大量礦物的海床,便是幽靈章魚(ghost octopus)產卵和孵育後代的地方。

距離海面數千公尺的深海區域猶如生態萬花筒,孕育著千奇百怪的海洋生物,包括這種紫藍蓋緣水母(又稱作冠水母)(Periphylla periphylla)。
距離海面數千公尺的深海區域猶如生態萬花筒,孕育著千奇百怪的海洋生物,包括這種紫藍蓋緣水母(又稱作冠水母)(Periphylla periphylla)。 © Solvin Zankl / Greenpeace

2. 加劇氣候變遷

海洋也是您我對抗氣候危機的重要盟友,它吸收並儲存地球超過 90% 的熱能,還有約 38% 人類活動排放出的二氧化碳。在面對氣候緊急狀態的此刻,令這位盟友面臨危機,可能會對氣候造成不可逆轉的影響。

3. 採礦行為安全性堪憂

除了可能加劇氣候危機,直至今日,深海採礦企業仍無法證實採礦作業的安全性。

綠色和平船艦「彩虹勇士號」(Rainbow Warrior)於2021年2月啟航,前往太平洋針對深海採礦企業GSR雇用的船艦Normand Energy進行監測,並目睹深海採礦機器人被拖拉上船時,帶起大量海底沉積物,使海面呈現一片土黃,顯示深海採礦對於海床極具破壞力。
綠色和平船艦「彩虹勇士號」(Rainbow Warrior)於2021年2月啟航,前往太平洋針對深海採礦企業GSR雇用的船艦Normand Energy進行監測,並目睹深海採礦機器人被拖拉上船時,帶起大量海底沉積物,使海面呈現一片土黃,顯示深海採礦對於海床極具破壞力。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事實上,2021 年綠色和平船艦就曾在太平洋直擊意外發生,採礦業者在測試期間發生技術故障,大型機器陷在海床,打撈期間造成海面一片污濁。此外,採礦船更將挖出的岩屑及沉積物,直接在海平面傾倒,這樣的行為可能令海洋生物窒息及中毒,更會污染海洋。

4. 海洋污染危及生態

現今,深海採礦尚在測試階段,便已經對太平洋造成破壞,過程中產生的污染物會隨著洋流擴散,而採礦造成的噪音同樣能傳到遠處。一些靠聲音在水底跟同伴溝通、互通感應的海洋哺乳類動物,將被嚴重干擾。

德國、法國、西班牙、智利、紐西蘭、斐濟、帛琉、萬那杜、薩摩亞與密克羅尼西亞等國,均認為深海採礦對海洋生物造成威脅,並提出暫停,甚至禁止批准相關許可。聯合國已於 2023 年 3 月通過《全球海洋公約》,承諾合力保育海洋,而「深海採礦」,顯然跟全球守護海洋的大方向背道而馳。

2022年11月,綠色和平在國際海底管理局會議期間,於牙買加首府京斯敦會場外豎立巨型看板,促請與會各國堅定守護海洋的立場,拒絕商業深海採礦。
2022年11月,綠色和平在國際海底管理局會議期間,於牙買加首府京斯敦會場外豎立巨型看板,促請與會各國堅定守護海洋的立場,拒絕商業深海採礦。 © Taylor2nd Multimedia / Greenpeace

為什麼企業想將手伸向深海採礦?

答案很簡單:賺錢。

採礦公司希望到海床開採錳、鎳、鈷及銅等礦物,把握這些礦物需求上升的時機圖利,對業者來說,海洋只是另一個能搾取資源來牟利的地方。

那些公司以「永續」為名,聲稱需要開採更多金屬生產電池,用來幫助不同行業能源轉型,減少使用化石燃料。然而,要解決對金屬礦物的需求有很多其他方法,包括改善回收系統減低對汽車的依賴等,都能使資源更用得其所。事實上,包含國際車廠 BMW、Volvo,科技巨擘 Google 及三星皆已表明將不採用深海採礦為來源的礦物

再者,進行深海採礦,除了會騷擾藏在海洋深處、未被開發的生態系統,陸上採礦也仍會進行,意味對環境的破壞仍然持續。

深海採礦的「案發」地點在哪裡?

雖然採礦測試已在進行中,國際法尚未允許商業的深海採礦。不過,國際海底管理局(International Seabed Authority,ISA)已審批 31 份深海勘探合約,覆蓋面積超過 150 萬平方公里(約 41 個臺灣面積)。

聯合國國際海底管理局已審批多張深海採礦合約,圖中可見克利珀頓破裂帶(CZZ)已遭多國政府及企業「割據」,採礦魔爪已伸向大海。
聯合國國際海底管理局已審批多張深海採礦合約,圖中可見克利珀頓破裂帶(CZZ)已遭多國政府及企業「割據」,採礦魔爪已伸向大海。 © ISA

大部份合約條款允許企業在克利珀頓破裂帶(Clarion Clipperton Zone,CCZ),進行沉積物勘探作業。克利珀頓破裂帶位處赤道,介於夏威夷和墨西哥之間的大西洋區域,那一帶的深海海床含有豐富礦物,就是那些看起來像馬鈴薯大小的沉積物,裡面藏有銅、鎳、錳及其他金屬。

2021 年 7 月,太平洋島國諾魯政府(Republic of Nauru)與一間加拿大公司合作,宣布有意展開深海採礦,觸發了國際法裡條文含糊的「兩年規則」,這意味著到 2023 年 7 月時,不論 ISA 是否實施相關管制條例,他們將能正式提出對深海進行商業開採的作業申請,把魔爪伸進海洋。

誰是深海採礦的幕後推手?

看來隱秘的深海採礦業,「幕後推手」是總部設於已開發國家的國際採礦企業及政府。採礦公司如加拿大勘探商 The Metals Company(TMC) 等,正向政府施壓,支持他們開拓深海採礦新領域;而各地政府則能「幫助」採礦公司,向國際海底管理局申請探勘及採礦合約。

國際海底管理局是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成立於 1994 年的機構,負責制訂深海採礦相關法規,總部設於牙買加首都京斯敦(Kingston)。儘管國際海底管理局的使命是要保護全球海洋,理應不該容許只對人類有利的採礦活動,然而 ISA 目前的運作似乎也站在採礦公司一方,幫助他們推動開始深海採礦。

2023年3月,採礦公司 The Metals Company 行政總裁於一個高峰會發言;綠色和平美國辦公室團隊前往會場作直接對話,敦促企業切勿罔顧深海採礦對海洋的破壞。
2023年3月,採礦公司 The Metals Company 行政總裁於一個高峰會發言;綠色和平美國辦公室團隊前往會場作直接對話,敦促企業切勿罔顧深海採礦對海洋的破壞。 © Tim Aubry / Greenpeace

誰將因深海採礦受害?

沿岸地區、特別是發展中國家的弱勢社群,將會首當其衝,為深海採礦負上沉重代價。通過同儕審查的科學研究已表明,深海採礦幾可肯定會對海洋生態造成長遠傷害,其中毗鄰太平洋的國家及社區將深受影響。

深海採礦將嚴重影響魚類數目,並衝擊太平洋島國多個仰賴漁業為生的原住民社區。漁獲不只為島民提供食物和生計,海洋更跟不少島國的獨特文化和靈性信仰有特別連繫。

2021年,綠色和平與來自太平洋島國斐濟的行動者Victor Pickering ,乘坐橡皮艇駛近正在測試的深海採礦船,控訴海洋生態不容破壞。
2021年,綠色和平與來自太平洋島國斐濟的行動者Victor Pickering ,乘坐橡皮艇駛近正在測試的深海採礦船,呼籲海洋生態不容破壞。 © Marten van Dijl / Greenpeace

深海不僅與人類文化緊密相連,更有許多鮮為人知、生存於其中的深海生物,包括像「鐵甲奇俠」披上盔甲般外殼的鱗角腹足海螺(Chrysomallon squamiferum,又稱深海盔甲海螺)、外形酷似傳說生物「雪人」的雪人蟹(Yeti crab)等,直至今日,科學家每年仍會在深海發現新物種,宛如一座生物多樣性寶庫,在在顯示這片神秘領域充滿的未知與奧秘。

蘊藏金屬沉積物的礦核經歷數百萬年才能形成,是深海生態不可或缺的基石,它們一旦消失,該處的生態系統都會連帶淪陷,影響更會順着食物鏈環環上移,禍及其他生物,甚至是人類。

有您同行,反對深海採礦聲音日漸壯大

綠色和平是全球最早提出關注深海採礦威脅的國際環保組織之一,2019 年首度發表《未知深淵:深海採礦威脅冒起時》‧完整報告:Greenpeace International,In Deep Water報告,倡議深海採礦將對科學界認知甚少的海床造成不可逆轉的破壞,並數次派出船艦阻止深海採礦,並將採礦企業污染海床的罪證公諸於世,以及在多次國際海底管理局會議期間倡議各地政府關上深海採礦大門,幾年之間見證深海採礦的反對聲音正日益壯大:

  • 國際知名公司如車廠 BMW、Volvo、Google 及三星(Samsung)等,已承諾避免使用深海採礦所得的礦物
  • 法國、西班牙、德國、紐西蘭等多國政府,先後表態促請禁止或暫停深海採礦
  • 來自 44 個國家的超過 700 名科學家公開聯署,要求暫停深海採礦
2023年3月,綠色和平英國辦公室行動者攀上英國研究船James Cook號,向這艘剛結束深海採礦研究任務的船艦表達「向深海採礦說不」的訴求,邀請公眾攜手保護海洋。
2023年3月,綠色和平英國辦公室行動者攀上英國研究船James Cook號,向這艘剛結束深海採礦研究任務的船艦表達「向深海採礦說不」的訴求,邀請公眾攜手保護海洋。 © Martin Katz / Greenpeace

守護海洋生態,向深海採礦說不

2023 年 7 月,國際海底管理局將舉行理事會議與會員大會,綠色和平致力把握眼前機會,趁還來得及守護海洋生態,推動 ISA 成員國,為海洋做出正確的決定,促請各地政府支持「預防性暫停」(precautionary pause)或「暫停」(moratorium)進行深海採礦,兌現世界領導人議定《全球海洋公約》時的承諾。

邀請您連署支持綠色和平的倡議,一起守護深海生態免受侵擾,讓海洋生物與全人類共享生生不息的家園。

2023 年 8 月重要更新:國際海底管理局(ISA)7 月接連召開理事會與大會,期間綠色和平團隊成功爭取多國改變立場凝聚超過 20 國政府表態支持暫停深海採礦作業,形成龐大輿論及政治壓力,令意圖動用「兩年規則」爭取批准商業採礦許可的企業無法得逞!

延伸閱讀: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