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5 min

全球海洋公約:需要知道的5件事

作者: Greenpeace

地球上的公海只有不到1%受到保護,由於缺少全球保護機制,成為強勢石油、漁業企業,以及深海採礦產業的「海洋大戰」競技場。各國正於聯合國協商「全球海洋公約」,綠色和平為您熱熱身,解答五個關於公約的常見問題。

坐在飛機上,窗外看出去一大片蔚藍海洋,碧波蕩漾,孕育著最小的浮游生物,到海龜、鯊魚、鮪魚、海豚、鯨魚和深海珊瑚。它滋養整個星球的生命,甚至您我的每一口呼吸。

其實地球上的海洋,有六成不屬於任何國家,稱為「公海」(high seas),離陸地很遠,佔地球約四成面積,卻是90%海洋生物的家園

大家多半對公海的想像,可能來自香港電影裡「出了公海,就無法可管」的橋段。在過去歷史中,遙遠的海洋更是充滿著各種想像,如巨大駭人的怪魚、憤怒乖張的天神,或是通往神秘世界的通道。事實上,隨著科技發展,探險家、商人和科學家幾世紀以來不斷地探索,公海遭遇開發、調查,繪製成圖,曾經的神秘不再,人們的恐懼也消失殆盡。

1 什麼是「公海」?

公海上常見底拖網捕撈,不分品種大量捕撈海洋生物的漁業方式。

公海,簡而言之,就是國家管轄以外範圍。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1],國家領土基線起12海里的領海、內水與群島水域,以至基線起200海哩的專屬經濟區之外,面積達2.3億平方公里的「無主之藍」就是我們所稱的公海了。它佔全球海洋三分之二,覆蓋地球43%面積,相當於全球陸地,再加上歐洲、亞洲、非洲各一的總和!

當然,保護公海並非僅限於泱泱大海,國家管轄以外的海床、洋底和底土,也都在保護範圍之內。

2 全球海洋公約的前世今生?

綠色和平志工於紐約聯合國總部外,拉起巨型烏龜風箏,呼籲保護海洋的急迫性。

佔地球面積近一半的公海,只有少於1%受到保護。十多年來,儘管部份政府代表一直關注公海的保育及永續發展,卻只停留於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工作小組的層面。為了打破海洋僵局,綠色和平於2006年,發佈成立海洋保護區可行方案的《復原之路》(Roadmap to Recovery)報告,並聯同「公海聯盟」(High Seas Alliance)盟友推動公海保育議程。歷經多年努力,2015年1月終傳來,聯合國決議制訂「全球海洋公約」的喜訊!

2018年9月,各國代表於聯合國總部紐約,正式展開首輪磋商。預計四次政府間會議後,將於2020年完成談判進程。面對各國對海洋資源剝奪及保護立場間的拉鋸,仍有待您我共同呼籲各國政府,盡快成立全面性並具有約束力的海洋公約。

綠色和平倡議全球海洋公約,涵蓋範圍包括:

  • 成立海洋保護區網絡,以保護、維持、復育海洋健康為公約首要目標
  • 全面評估公海受各種人類活動(包括氣候變遷)的環境影響
  • 為公海保育公約各種決策訂立穩固的組織架構
  • 制訂清晰的共同目標、義務及責任供各締約國遵守,並引入有效報告、監管、審議及處分機制
  • 就公海管理及保育、海洋技術交流、財政承諾引入公平原則,使各地(包括發展中國家)得以共享海洋遺傳資源(marine genetic resources),同時嚴格遵守公約
  • 填補《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和《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的現行漏洞,確保海洋生態與物種得到真正保護

3 海洋現在面臨什麼危機?

太平洋上魚類聚集在人工集魚器(FAD),極易造成混獲其他魚種,破壞海洋生態。

塑膠污染只是其一。氣候變遷造成的海洋酸化、冰川融化,工業漁業過度捕撈,航運污染,深海採礦、鑽油勘探爆破等,當前海洋危機,一口氣難以盡數。

曾經以為「海納百川」,容得下無止境破壞與傷害,可惜愈來愈多科研數據正在揭示,海洋也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苦:

  • 遠至南北兩極、深至海底萬米的瑪里亞納海溝(Mariana Trench),塑膠垃圾無處不在
  • 據聯合國糧農組織(FAO)統計,海洋裡93%魚類已被過度捕撈(overfished)或完全捕撈(fully-fished)
  • 全球三分一鯊魚及魟魚品種,已被國際自然保護聯盟(IUCN)瀕危物種紅色名錄,列為「瀕危」物種
  • 1989年Exxon Valdez運油輪於阿拉斯加觸礁,2010年美國墨西哥灣鑽油台Deepwater Horizon奪命大爆炸,生態災難遺禍至今

現存區域海洋組織(例如「奧斯陸與巴黎公約」委員會OSPAR、南極海洋委員會CCAMLR)、漁業管理組織以至國際海事組織(IMO)、國際海底管理局(ISA),受限於監管機構的限制,難以一己之力妥善管理公海,包括無從監管專屬範疇以外的活動。有關協議僅對相關區域或締約國具約束力,甚至傾向業界利益多於生態平衡。全球海洋公約正好透過提供科研實證及行動指引、建立共同行動及解決跨範疇危機的平台,從而補充、強化不同管理組織的工作。

4 我們的海洋受到多少保護?

兩隻海象在一塊浮冰上,位於靠近北極的挪威斯瓦爾巴群島(Svalbard Archipelago)。

愛有千百種可能,海洋保護區(Marine Protected Areas,MPAs)也有形式與程度之分。部份保護區的保育措施可能只顧及個別物種,如鯊魚、鯨類,或僅就捕撈方式、開放季度、捕撈上限、開發行為設立不同限制。

以上述較寬鬆標準測量,僅有4.8%海洋受到一定程度的保護,公海只有1.2%。禁止所有形式開發及嚴格限制人為活動的「禁捕海洋保護區」,及海洋完全能休養生息,自己恢復生機的保護區域,全球只有2.2%,公海更只有0.8%(不到1%)[2]。

5 成立有公約,就有(至少30%)海洋保護區?

位於地中海帕拉哥海洋保護區(Pelagos Sanctuary)的海豚。

全球海洋公約得以落實,不等於保護最少30%海洋的目標一蹴可及,但在公海面臨珍貴資源被掏空、生物多樣性日漸萎縮,還有氣候危機無遠弗屆的困境之時,未來一年是您我不能錯過的關鍵時刻,展現國際間如何合作保護地球唯一家園,守護與全球民眾命運相連的海洋。

綠色和平「守護海洋」專案主任,同時也為海洋生物學家的Dr Sandra Schoettner表示:「各國政府即將回歸談判桌,繼續商討聯合國全球海洋公約。全球正在注視一眾政治領袖能否展現應有遠見、野心,從而應對『藍色星球』面臨的巨大挑戰。商討過程即將邁向半途,因此這次會議關鍵在於公約草擬文本能否取得實質進展。

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和「希望號」今年中展開為期一年,北極到南極守護海洋之旅。

科學界明確指出,若要保護海洋生態,幫助緩減氣候變遷的最壞影響,我們需要在2030年前保護最少30%海洋,惟有強而有力的海洋公約,才能有效推動成立海洋保護區網絡,讓自然物種及生態遠離人類活動威脅,恢復元氣,再現繁盛。」

備註:
[1] 公海為國家管轄以外範圍,英文是Areas Beyond National Jurisdiction(簡稱ABNJ)。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第86條:「…不包括在國家的專屬經濟區、領海或內水或群島國的群島水域內的全部海域…」
[2] 參考Atlas of Marine Protec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