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志工隊的滅火雄心

專題報導 - 2017-02-03
在印尼,惡劣的棕櫚油企業為了闢地種植,每年都焚燒大片雨林,使得雨林動物無家可歸,紅毛猩猩極度瀕危。雨林被焚、加重霧霾,也嚴重損害居民與孩子的健康。去年,志工成立救火隊,勇敢抵擋大火肆虐。
Larasati Wido Matovani volunteer Greenpeace Indonesia Forest Fire Prevention (FFP) team stands on the hotspot location after extinguishes fires at a peatland in Sedinginan, Tanah Putih, Rokan Hilir, Riau, 24 Oktober 2016. The Greenpeace FFP team is deployed for the first time in Riau to extinguish and prevent fire in peatland area.

Lara 今年25歲,她在印尼廖內省港口城市杜邁出生,自小就記得生活深受雨林大火帶來的霧霾影響。她說,「當時我五歲,有一段時間不用上學,媽媽不讓我出門,她自己也一星期只外出一次,為了買生活必需品和給家人吃的食物。」長大後她才知道,這是因為焚林導致空氣污染嚴重,而且並非自然發生,而是人為導致。

唸大學那年,Lara 搬到距離杜邁港177公里外的城市,她沒有逃離森林大火導致的霧霾威脅。每當不得已得要待在屋子裡,她總是既無奈又憂慮。現在,她終於有機會將憂慮化為勇氣,加入「雨林救火隊」,希望挽救持續惡化的局面,阻止人為災害反覆蔓延。

這一支全由志工組成的救火隊總共有25個成員,分別來自蘇門答臘、加里曼丹和雅加達。很多人都像 Lara 一樣年輕,而且在成長過程中腦海深深烙上雨林大火的印記。這群勇敢的救火隊員自2016年中起接受訓練,他們一一學會了如何使用救火器材,認真學習偵查潛在火災危機、泥炭地管理、防火教育,以及人員急救。至於如何確認火場地點?則交由名為「好奇森林」(Kepo Hutan)的互動地圖來負責

2016年10月23日,雨林救火隊首次出動,他們前往印尼廖內省一帶協助滅火。就在不久前的2015年下旬,印尼雨林大火釋出的溫室氣體造成嚴重霧霾,影響超過百萬人民的生活,更有50萬人罹患上急性呼吸系統疾病,在東南亞,有10萬人因而早逝。根據世界銀行估計,大火導致的損失高達160億美元,相當於2014年印尼棕櫚油出口總值的兩倍。

滅火任務困難重重,Lara 說,越是困難、動力越大。她說:「大火的濃煙不再使我懼怕,反而讓我想更加鼓起勇氣克服。」

因為 Lara 知道,如果只靠政府來做還不夠。印尼總統佐科威最近宣佈保護泥炭地的新法案,長遠要減緩全球氣候變遷。但即使有了新法案,已經取得棕櫚油種植園牌照的企業,仍然可以繼續開發泥炭地。換句話說,在未來30年,油棕樹種植園仍會不斷擴張、將有更多泥炭地被排乾,森林大火仍可能隨時捲土重來。

請與他們站在同一陣線,別讓「雨林救火隊」孤軍奮戰。

綠色和平發現,滙豐銀行有違永續發展的承諾,協助毀林棕櫚油企業籌集資金。加入連署,要求滙豐信守承諾,為了雨林生態與紅毛猩猩棲地,也為了挽救氣候變遷危機,與人人都需要的乾淨空氣。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