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島核災八年輻射難除 兒童與工人首當其衝

新聞稿 - 2019-03-08
根據綠色和平的實地檢測報告,福島縣內許多鄉鎮社區的輻射值仍遠超過日本政府自訂的安全標準每小時0.23微西弗(或每年1毫西弗),且在未來數十年內,甚至到下個世紀,都不可能降至標準值之下。

【2019年3月8日 臺北】日本福島發生核電廠爐心熔毀意外至今八年,日本政府雖然大力投入事故周邊的輻射除污工作,卻成效不彰,根據綠色和平的實地檢測報告,福島縣內許多鄉鎮社區的輻射值仍遠超過日本政府自訂的安全標準每小時0.23微西弗(或每年1毫西弗),且在未來數十年內,甚至到下個世紀,都不可能降至標準值之下。然而,日本政府卻在2017年3月解除福島縣內浪江町、飯館村等地區的避難指示,讓居民回到輻射值仍超標的家園,甚至正計劃陸續開放許多輻射劑量更高的地區,並無視國際專家的建議,準備將輻射安全標準調高20倍,從每年暴露量1毫西弗改成每年20毫西弗,只求達標過關,罔顧民眾健康。

日本綠色和平在2018年10月於福島浪江町、飯館村內多處進行輻射劑量檢測,結果發現這些地方的輻射污染狀況仍然嚴重。以浪江町大崛社區為例,這個位於核災發生地西北方20公里的社區是日本政府選定的重點除污地之一,已經過輻射污染物清理,計劃在2023年開放居民回歸。然而社區內檢測出的平均輻射量為每小時4.0微西弗,超標17倍,測到最高的輻射量甚至達每小時24.3微西弗,超標逾100倍。綠色和平在社區內一處除污工人正在作業的地點測量,發現其輻射量比核災發生之前高出300倍,顯示除污狀況並不理想。

除重點除污區域內成效不佳外,更令人擔憂的是許多區域根本不在除污計畫之內。日本政府的除污計畫排除了廣大的山林地區,這些林地若鄰近村莊與城市,極易持續重複污染已經過除污處理的區域。綠色和平在浪江町一座緊鄰森林的學校與托育中心周邊檢測,不僅所有的測量點輻射量都超過目標值每小時0.23微西弗,平均輻射量也高達每小時1.8微西弗,若長期暴露於此地,一年吸收的輻射量將超過最高安全值的33倍。綠色和平調查後發現,日本政府僅在校園周邊及其南邊的田野區除污,學校北方林地區在離道路20公尺之外,則全無經過處理,輻射值極高,輻射懸浮微粒因此飄散至鄰近區域。浪江町與飯館村高達70%面積為山林地,解釋了日本政府的除污計畫為何持續失敗。

福島地區輻射污染嚴重,首當其衝的是第一線的除污工人。去年聯合國人權特別報告員便針對除污工人遭到強迫勞動的狀況提出質疑,綠色和平的調查也發現,除污承包商以低薪聘僱社會底層的經濟困難者與街友,未提供必要的訓練與輻射防護,沒有完善的健康檢查,甚至偽造健檢報告,每天只支付工人20元美金(約600元台幣)的薪資。一位曾參與除污的工人在調查中向綠色和平透漏:「覺得自己並沒有被視為人,甚至有人將我們比為奴隸。」種種剝削與犯罪行為,讓弱勢勞工暴露於不合理的待遇與危險之中,而日本官方亦未採取相應措施。

另外,日本政府對核災後續處理的決策錯誤,也讓福島兒童面臨極大的健康風險,因兒童不僅因身高與遊戲方式靠近輻射量高的地面(距離地面10公分的輻射值可能為1公尺高處的近五倍),身體也較成人更易受輻射損害。2018年的聯合國大會與2019年的聯合國兒童權利委員會均為此對日本政府強烈抨擊,認為其開放民眾回歸輻射仍高的地區,並將輻射安全標準值調高20倍以求過關的做法,違反日本過去簽署的兒童權利公約(CRC),罔顧兒童健康福祉。

日本政府原估算福島的輻射除污需花2.5兆日元,2016年估算值上修至4-5兆日元,然而根據日本經濟研究院2017年的估算,福島核災善後的總花費實際高達50-70兆日元。綠色和平能源專案經理李之安表示:「福島核災將成為人類史上最昂貴的一次工業災難,福島的經驗告訴我們,核災的風險真實存在,環境一旦遭受輻射污染,現有科技難以處理。面對氣候變遷帶來的急迫減碳需求,以再生能源淘汰化石燃料,才是正確決定。」

 

附件:福島核災八周年輻射偵測原文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