隆運號經典重現寓言故事國王的新衣

專題報導 - 2012-01-20
在隆運號老闆控告我妨害名譽的刑事庭開庭的前一天,我和另一位負責海洋專案的同事一起到檢察署的贓物庫領取當時進行意見表達的布條。 它們就像我們那天出發時一樣,好好的折疊著,布條角落的金屬環因生鏽而顏色有些渲染。那天,行動者一爬上隆運號的船錨,便將它展開,船錨上的水龍頭也毫不留情地不斷沖下來,兩位輪流的行動者,一邊撐著小雨傘,一邊拉著布條。我在另一艘小艇上與媒體記者、港務局以及船東表達這個行動的目的,手機的另一頭則是漁業署。 待一切手續辦完,我們交上領取通知,換回這兩塊布條,走進晴朗炙熱的高雄冬日。布條上面的文字,分別是中文與英文版的「漁業署:立即調查隆運號」。

綠色和平海洋專案主任高于棻,去年一月因揭露台人經營的萬那杜籍「隆運號」過去的違規運作歷史,而遭到該船東長順公司以妨害名譽與加重誹謗罪提告,今日出庭高雄地方法院。

 

我們期待,漁業署透過調查隆運號,再次反思管理漏洞和執法標準,而這艘船正是這一切的縮影。因為這艘三千四百多噸的船在2004年與28艘台灣漁船進行洗魚,而被日本政府逮捕;因為這艘船,台灣在大西洋鮪類保育國際委員會受到制裁,減船85%,同時減少70%的配額;因為這艘船,台灣被國際壓力要求,必須擬定非我國籍漁船管理條例,自主管管理台灣人所經營的外國籍漁船,這個法律就是總統頒布的投資經營非我國籍漁船管理條例。這個條例也相當非常符合國際普遍認知,從採捕、買賣、運送及進出口都算漁業行為。目前登記的216艘漁船中,大部分都是捕魚的漁船,有兩艘是運搬漁貨的漁船。

 

但是唯獨這一艘運搬和買賣漁貨的隆運號,漁業署用各式理由認為不需要依照這個法律進行登記管理。一年來,漁業署、隆運號船東都站在同一陣線,說這艘船完全合法,根本不符合這個法律所說的漁船類型,而且他們說得非常真誠,信心十足到甚至隆運號聘請律師對我提出刑事告訴,讓我有時候實在想不通為什麼這個案子可以成立?為了準備回覆對方多次自訴狀的內容,這一年我可能打開或者印下這個條例數十次,就為了確定運送和買賣好端端地寫在漁業行為的定義中。

就像國王的新衣裡面的臣子,明明國王沒穿衣服,在宮裡大臣都說衣服好美好漂亮,連國王照鏡子嚇了一跳也假裝聰明、看得見那光滑的衣裳。漁業署和漁船公司都說自己對,都說自己完全合法;但明明這個法律根本沒有確實執行,更不用說法律背後代表著的台灣對國際諸公空空如也的承諾。

國王究竟有沒有穿衣服,還需要下一次開庭才能確定。只是漁業署會像故事的結局一樣嗎?會不會國王經過這次教訓以後,決心做個勤政愛民的好國王,不再愛穿漂亮的新衣呢?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