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盟年底解除黃牌? 綠色和平:沒那麼樂觀

新聞稿 - 2017-10-03
資訊透明化可以讓各國政府之間共同打擊非法漁業更為順暢,國內外民間團體也可以依循這些公開資訊協助政府監督。

20171002臺北】2015年十月臺灣因非法漁業頻傳,再加上政策缺失、管理不善,遭歐盟祭出黃牌警告,二年時間過去,臺灣仍未從黃牌名單中除名。今年初,新遠洋漁業條例子法正式上路,漁業署也成立24小時漁業監控中心,即時監測1,200多艘遠洋漁船作業動態,包括位置和漁獲等資訊,但實際上,監測中心無法監管非法轉載漁獲,也追蹤不到非法漁獲流向,就管理執行面來說,仍存有違法漏洞。綠色和平認為,非法轉載問題一日不解,臺灣恐將繼續留在黃牌名單中。

二年前,臺灣籍漁船「順得慶888號」違反鰭不離身規定,並捕撈中西太平洋禁捕的黑鯊,以及涉嫌未經核准在海上轉載漁獲,成了壓垮臺灣漁業管理的最後一根稻草,且在同一時間,臺灣漁業就遭歐盟發予黃牌警告。臺灣擁有全世界最多的遠洋延繩釣漁船,過去因為監督不力,導致非法漁業猖獗,尤其海上轉載更是非法漁業的根源,漁船常常未經通報將魚貨轉給其它船隻,再少報實際捕撈量,原有漁船繼續在海上大肆捕魚,不僅加速資源枯竭,更嚴重危害合法漁船的權益。目前漁業監測中心透過 VMS 系統掌握漁船動態,當系統出現兩艘漁船靠近併行,只能判讀疑似轉載,若船上沒有監視儀器或觀察員,根本無法判斷是否是非法轉載。

綠色和平專案主任蔡佩芸坦言:「非法轉載是各個漁業大國最頭痛的管理問題,由於非法轉載所產生的不法利益,吸引不肖業者願意鋌而走險,除了魚貨被任意轉載,也是偷渡外籍漁工最省錢省事的途徑。即使新法的罰則提高,卻因為現行的漁業監測中心管不到,甚至也查不到非法轉載行為,根本嚇阻不了。」

黃牌至今仍未解除的原因是歐盟仍在觀察臺灣的執法情況,新法是否能確實打擊非法,也因為這樣,資訊透明更顯重要,因為封閉的資訊很難評估新法成效。漁業署在子法施行八個多月後,漁船相關資訊 (註) 公開程度仍落後國際,也沒有境外僱用外籍漁工的官方統計數字。蔡佩芸說:「資訊透明化可以讓各國政府之間共同打擊非法漁業更為順暢,國內外民間團體也可以依循這些公開資訊協助政府監督,當資訊都攤在陽光下時,會形成對漁船的無形約束力,可抑止違法的發生,但在現行辦法中,還看不到資訊透明的配套措施,當然也看不到執行效果。」

綠色和平觀察目前新法實際執行狀況,推估歐盟可能會再次延長觀察期,今年臺灣恐怕還不能解除黃牌,最主要關鍵因素包括:

一、資訊不透明:遠洋漁業條例裡中提到資訊具有可追朔性,但目前資訊尚未完整公開,看不出來在實際執行時可如何追朔。

二、國際合作不足:打擊非法漁業需要各國通力合作,了解他國的作業規範與法規,再相互支援。以權宜船為例,目前權宜船因為船旗國不是臺灣,是由船旗國規管,若臺灣與國際間缺少監管合作,即使修訂過的「投資經營國籍漁船管理條例」將罰則提高到與遠洋漁業條例一致,也只能流於形式規定,無法實際執行。

三、非法轉載是執法黑洞。依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和漁業署規定,海上轉載需事先通報、經核准後才能轉載,且轉載全程需由觀察員紀錄。目前觀察員覆蓋率並非百分百,監測中心也查核不到轉載情況。

綠色和平推動臺灣漁業改革多年,就是希望臺灣漁業能站穩國際,永續資源,建議漁業署應多與其它部會共同檢討打擊非法漁業及改善漁業管理的執行計畫,讓臺灣儘早擺脫黃牌;而且在黃牌危機解除之後,漁業署也不能掉以輕心,綠色和平提醒,確實監督,落實資源管理,才能重現遠洋漁業生機。

 

註:漁船資訊管理與透明化

1) 魚源國的入漁證名單:合作漁船依合作契約條件繳付入漁費給魚源國,以取得入漁作業許可證;而哪些臺灣漁船可在哪些魚源國捕魚的資料應該空開,如此一來,國與國之間的監管單位,以及民間團體都能一起監督。

2) 漁船基本資料:漁業署目前僅列出在各大洋區核准作業之船隻名單,不易查詢比對,建議增加應將核準作業的漁船名單併列,再另行標明每艘漁船可作業的漁區,並公開查詢系統,只要輸入船隻相關資訊,如船名,即可清楚找到該船相關的基本資訊與許可證明,而不是至各大洋區查詢核准作業名單。

3) 公開與各國簽訂的 MOU (備忘錄):臺灣政府應該公開與其他國家所簽訂的漁業合作協定,各國監管機關、漁撈業者,甚至於公眾都能清楚知道我國漁船在他國的作業許可、捕魚執照,以及漁業公司在他國漁場的作業權利。

4) 漁獲量:遠洋漁業條例第五條明定主管機關應採取預警原則與生態系統作為基礎方法,採納可取得之最佳科學建議,同時並參考國際條約、協定及養護管理措施。因此公開漁獲量有助於完整統計漁獲量,進而訂立適合臺灣漁業的養護管理措施。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