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脫過度消費 回歸重視人的社會

專題報導 - 2016-05-13
你是否也成了資本主義社會運作下「過度消費」的一員?我們考慮的是購買的必要性,還是對於消費所能解決的生活與情緒問題抱有過多的期待?

數十年來,綠色和平的工作重心在揭露產業、消費者的廢棄物污染議題。只是,當我們要求產業減少污染,並呼籲民眾反思購物習慣與環境污染間的因果,我們也逐漸瞭解,處理生產後端帶來的諸多污染時,也要理解資本主義社會的運作下,以經濟發展為重心的消費生活模式。「過度消費」儼然成為環境污染的根源之一。

你有搬過家嗎?若有,你一定有過清空房間,再將房間重新填滿的經驗。搬家前後的整理是一個自我說服的過程。當我們檢視、重新歸位與自己聯結的所有物件,這是最痛苦同時也是最療癒的一個階段。捨與留是一場天人交戰的儀式,丟棄的不只是具體的物件,也是清除累積在心裡的塵埃。

然而,清理工作完成後,環顧那些被新房間排拒在外的物品,你可曾想過,它們當初是從何而來?又為何而來?在進行空間與心靈大掃除後,值得我們重視的應該不是丟了就好、一了百了的爽快,我們與物件的關係也不應停留在滿足眼不見為淨的狀態。要從根源理解過度消費的原因,我們必須嘗試理解當初購買或擁有物品時的初衷。

欲望擁有一件商品背後的理由有百百種,除了實用之外,消費背後的成因極其複雜。我們生活中接觸的大多數物件,往往被賦予形塑個人價值的功能,成為與社會溝通的標誌之一。物件代表的意義並非渾然天成,這其中交雜了商人為了買賣採取的行銷策略,廣告不遺餘力地操作「價值教育」,讓消費者買單,從物件中找尋自我定位。

當我們檢視自己所擁有的東西,或許你也會發現,自己或多或少將物品象徵的價值與自我價值結合。現代人買東西除了維持生活必需外,愈來愈高的比例是為得到他人尊敬。每個人都渴望被尊重,但物質帶來的肯定是否真能成就我們內心真正的空虛與渴望?馬丁路德曾說,我們必須從「重視物質的社會」轉變為「重視人的社會」。現在或許是一個契機,讓我們反問自己,是否甘願讓消費作為證明自我價值的唯一途徑?

過度消費與資本主義的反思,並不是要人類文明回歸洪荒,而是找尋從既有消費觀念超脫的方向、是人類如何重新認識自然、界定自己與他人關係的嘗試。學習在目不睱給的行銷廣告與刻板價值中全身而退,我想是新一代環境運動的起點,也是終點。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