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勇士號呈獻:「草食男」廚師 10 件事(上)

專題報導 - 2017-12-14
船外,他是勇敢的行動者;船上,他是味蕾的藝術家。墨西哥廚師 Daniel Bravo 跟隨綠色和平船艦出航 13 年,積極推廣純素(Vegan)飲食,身體力行支持永續農業。

綠色和平船艦奉行愛動物、愛地球的飲食原則,不論船員三餐或招待賓客都只供應素食。不久前,船艦彩虹勇士號到訪臺灣,停靠基隆港與安平港,特別為您轉載 Daniel 之前接受綠色和平訪問的文章,分享身為「草食男」廚師的 10 件事。

您的食物選擇,原來能夠幫助保護地球、改善他人生活?

一個「食」字,也許是人類最具影響力的活動,沒有之一。從多菜少肉到支持在地農人,我們每一口都在細嘗改變。

我們訪問了伴隨綠色和平船艦出航 13 年的廚師 Daniel Bravo,他除了負責船上宴會菜色,同時積極參與各地獨立糧食主權(independent food sovereignty)運動,也致力推動永續農業。Daniel 的目標是向世界展示:只要改變飲食、購物及營養習慣,我們就能讓在地農人感到自豪,同時營造更健康、更平等的社會。

Q1 什麼食物讓您自小鍾情至今?

記得小時候放學後,我會在祖母的廚房細味荳蔻香氣,品嘗黑豆玉米餅(sopes with black beans)或母親炮製的辣番茄醬玉米片(chilaquiles with spicy tomato sauce)。

父親擁有一片小小菜園,那是我最愛的地方之一。當小番茄熟透而香甜,我就會與姊姊偷偷摘去品嘗。我喜愛那裡的一切,香氣、味道,還有溫室裡讓人迷醉的蓬勃生機:蝴蝶、昆蟲、鳥兒……就是大自然最純粹的模樣。

Q2 成為純素主義者的理由多不勝數,您的原因是?

純素、素食、雜食……它們只是社會區分您我的標籤,更重要是理解工業化食物生產如何破壞我們的地球和生態環境。例如,種植餵飼牲畜的農作物,卻導致森林被砍伐、原住民流離失所;工業用農藥化肥毒害土壤和水源,連帶影響賴以為生的生物;動物不再有血有肉,僅被視作待售商品。

我知道工業化耕作如何加劇氣候變遷。我親身欣賞過北極冰川風光,卻知道子孫或許無緣目睹。我知道旱災、水災如何影響全球最脆弱的一群,因此食物選擇實在相當重要。

Q3 您何時立志成為廚師,尤其是純素廚師?什麼事情啟發到您?

我很感恩能在一個以食物傳遞愛的環境中成長。父親會帶我重遊他曾與祖父進餐的地方,祖母會為我們準備無與倫比的生日盛宴,所以我年輕時已展開與食物的實驗。

我開始為一間家庭式經營餐廳工作,繼而決定成為職業廚師。經過多年下廚生涯,深入認識大自然及處理食物過程後,一個清晰念頭油然而生,我需要尋找更深入的方法回饋這個地球,因此以志工及行動者身分加入綠色和平,繼而成為船艦「極地曙光號」(Arctic Sunrise)的廚師助手。

Q4 您至今已經伴隨彩虹勇士號出航一段時間,如何在多日航程期間保持菜色層出不窮?船員最愛美食是什麼?

與綠色和平環遊世界,為我帶來一個獨特機會拓寬眼界。我品嘗過各色各樣的菜色及食材,並從不同文化獲益良多。

農夫市場絕對是廚師恩物!那裡豐饒、新鮮的食材,為下廚帶來無比樂趣。當我們離岸,既是挑戰開始之時,也是創意、知識迸發之時!祖母有一句名言:「好廚師的定義,並非能以華麗食材弄出饕宴,而是能以順手拈來的材料炮製美食。」

船員們都愛吃「七色酸檸汁扁豆」(Lentils Ceviche),美味又有營養!以永續食材炮製像這樣的美味菜式,就是我的志業。

Q5 隨船廚師面對的最大難題是什麼?

在船艦被巨浪衝擊、食材「滿天飛」時下廚,當然是一大挑戰。其實清潔地板時從房間一端蹦跳至另一端,也有它的樂趣(笑)。

真正遠遠來得困難的事,是要遠離在岸上的摯愛親友。您知道自己對緊急情況束手無策,甚至簡單的在女兒傷心、害怕時送上擁抱都無能為力,實在令人心碎。也正因如此,我學會珍惜相聚時光,它們是珍貴、獨一無二的。

Daniel 正積極推動 Feeding Freedom 計劃,透過分享綠色故事,為全球支持永續農業的農夫充權,在此追蹤 Daniel 的工作

延伸閱讀:
彩虹勇士號呈獻:「草食男」廚師 10 件事(下)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