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琉球紀實:我們要的,是一個有魚的未來

專題報導 - 2012-10-10
「喔!妳是綠色和平那個顏寧小姐喔?」一位剛入港的漁民在與顏寧閒聊兩三句後就認出她來。顏寧在小琉球是個很「特別」的人。

綠色和平特派員 邱邵琪

因為深入了解當地漁業所面臨的問題,顏寧與漁民之間建立起友誼的橋樑

 

快艇每天來往東港與小琉球間接送上千名旅客,大家來去匆匆,騎上機車就往著名景點去,而漁港,只剩下我們兩個女生穿梭在漁船間,尋找哪一位漁民願意與我們分享今天捕魚的成果。我們好奇的問著漁民今天海路好不好、收穫如何,這些有別於觀光客的連珠問題,馬上就讓附近的漁民對我們印象深刻。

小琉球是個樸實的漁村,這幾年雖然觀光事業蓬勃發展,但漁村的特色卻沒有改變。市場走一圈,半數是魚販,看著琳琅滿目的魚種,老闆娘一邊解釋著這些是什麼魚、在哪邊抓、如何抓,一邊笑咪咪的說:「這裡很多魚,妳們在臺北都沒有機會看到啦!」當我們問起老闆娘這陣子有沒有在賣鮪魚,老闆娘微微皺起眉頭,說這兩天鮪魚量比較少,市場好像都沒有賣,但她似乎是不想讓我們失望,幫我們問隔壁兩三家魚販今天有沒有賣鮪魚,但答案卻都一樣:這陣子鮪魚越來越少了。

漁民的生計都靠大海,如果遠洋大船把魚都補光了怎麼辦,他們對於生計非常擔憂

 

「我14歲開始捕魚,小時候家裡窮沒辦法,但一做就是30冬…,討海當然很辛苦啊也很危險,但再辛苦也是要去,沒捕魚哪有辦法養家?」這是小琉球老一輩船長的故事,在他們心裡,海洋與他們共生,卻決不是發財工具。我們在小琉球近海碰到一位正在捕魚的漁民,他划著舢舨,拉著釣魚線,問他今天收穫如何,他眼裡含著笑意的說:「不錯不錯,差不多可以回家了!」打開冰桶,他拿起兩尾魚給我們看,討海的歲月雖然讓他臉上佈滿了皺紋,但藏不住他此刻的歡喜與滿足。

小琉球的漁業伴隨著許多漁民的一生,現在卻面臨了遠洋大型艦隊過度捕撈等等問題,他們的談話間透露著小漁民的無奈,他們要的不多,只希望盡快禁止破壞性漁法,讓後代有魚可捕、有魚可吃,讓海洋充滿生機。

我們要的,是一個有魚的未來!


將小琉球漁民的心願分享出去吧: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