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塑化」北極

專題報導 - 2011-09-08
也有人會覺得,在北極採集樣本從來是令人興奮的工作。讓我告訴大家,工作期間我一直穿著厚厚的褲子,連走路都有困難!我還要戴上幾對手套保護着雙手,使我在撒網和收網時不致凍僵。這樣嚴峻的工作環境,總說不上令人享受吧!

©Nick Cobbing/Greenpeace

不過,正如很多人認為北極是世上最後一處的樂土,僅受極少的人類文明影響。正因如此,我們一直希望盡力去保護它。可惜的是,年復一年的發現讓我們非常擔心。綠色和平最近在北極抽取的海水塑膠碎片樣本,發現驚人的事情:人類在環境所造成的的深遠影響,已經禍及北冰洋了。

本文作者:Clare Miller,來自英國埃克塞特大學(University of Exeter) 綠色和平研究實驗室,現身處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在北極的瓦爾巴德群島水域上採集海水樣本。

我們日常生活中製造不少塑膠垃圾,這些塑膠除了最終落入陸地的堆填區外,亦會流落在海洋中。而這些落在海中的塑膠垃圾,正漸漸「塑化」和污染我們的生態環境。不說不知,它們在海中的破壞力,可以比在陸地的影響更長遠!

海洋的氣溫和紫外線水平較陸地低,所以較難分解塑膠。這意味著,塑膠對依賴海洋以及海洋生物有著較大和較長遠的影響。有人曾觀察到鳥類使用塑料作築巢之用的情況,而其他海洋生物也有機會在海中被塑膠纏住,或誤將塑料當作食物吃掉,當中附有有毒化學物如雙酚 A和重金屬等,就因而進入食物鏈。而落入海洋中的塑膠,更有機會湧到海灘上成為沉積物的一部份,改變海水的溫度。如此這般,就影響海龜等動物的繁殖,因為牠們的蛋是需要在特定的溫度才能孵化的。

除此之外,海洋環流 (ocean circulation)的水流旋轉方向,有機會把周圍的廢物捲入漩渦,導致塑化物質堆積。其中「北太平洋垃圾帶」就是眾所周知的例子,且成為研究焦點。有研究顯示,這個「垃圾帶」裡的塑料碎片比浮游生物更多。這種由海洋環流引致廢物堆積的情況,主要出現在全球四個主要地方,只是有關研究不多。

綠色和平曾在許多缺乏相關數據的地區如北大西洋、北太平洋、南太平洋、紅海、地中海、南中國海、菲律賓海、孟加拉灣和印度洋等地抽樣檢查海水中的塑料碎片,期望增加這方面的資料。現在,我們就來到北冰洋。

這是第一次有人在北冰洋採集海洋塑料碎片的樣本。採集樣本時需要在較「平靜」的海水作業。經過幾番等待後,我們拖著連接在船旁邊的浮游生物網與流量計,在一個清晨我們終於可以展開研究了!到目前為止,我們找到一些塑料樣本,其中除了魚線外,我們還發現飄浮中的菲林!它們大部分都是非常小(小於 5亳米),但我們也曾目擊一些大塊的漂浮物。

海洋在氣候變化、過渡捕魚等人類活動夾擊下,傷痕累累。我們的船隻極地曙光號及香港綠色和平成員張韻琪,現正身在北極,將極地訊息帶給大家。給北極寫張名信片,表達你對北極的支持吧。

極度冰荒 - 北極探測之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