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氣候行動,是誰在阻撓我們?

專題報導 - 2014-11-07
乾旱、冰川消融、風災襲擊,為氣候行動刻不容緩。即便自 2009 年來世界快速地改變,乾淨能源的發展突飛猛進,卻仍然有人阻撓我們跟上改變的腳步。是誰?為什麼?還要持續多久?

作者:國際綠色和平總幹事庫米.奈都 (Kumi Naidoo)

九月,超過 120 名國際政治領袖群集紐約,出席聯合國氣候變遷會議。這是自 2009 年哥本哈根氣候變遷會議以來,各國領袖為氣候議題再度聚首。時隔五年,全球氣候變遷的足跡更明顯了:非洲持續乾旱令農作物欠收、北極冰川消融、菲律賓接連受到風災襲擊、連續數年美國加州雨季無雨……氣候變遷不是正在路上,而是已經到來。

於此同時,2009 年起,各種合乎成本效益又實際合理的解決方案也突飛猛進地發展中。乾淨的再生能源變得更可靠、完善、便宜,為資源枯竭的地球提供我們尋找多時的解方。

愈來愈多國家,把再生能源看成增加發電量最經濟的方案。近來,美國新增的發電量 100% 來自再生能源,丹麥、德國的乾淨能源發電量屢創新高。搭上改變列車的還有中國。今年,中國的太陽能發電設備安裝量相當於美國至今安裝量的總和,並且,自 2000 年起讓中國碳排放增高的「煤炭熱」也接近尾聲。根據綠色和平的能源分析數據,今年的前三季,中國煤炭消耗量首次下降。

世界正在快速改變,既有的經濟發展模式不再牢不可破,理智之光開始穿透它的裂縫。

假如理性與經濟是人類在地球生活的指導原則,為氣候行動就不需要這次會議。乾淨能源發展愈趨成熟,對少數既得利益企業的影響就愈大,因為這些企業的商業模式全仰賴於要所有人繼續依賴化石燃料。

所以,我非常同意聯合國祕書長潘基文說的一句話:「與其去問,為氣候行動的成本我們是否負擔得起,更應該問的是:到底是什麼、是誰在阻撓我們,還有,為什麼?」我想,可以再加上一個問題:「還要持續多久?」

為我們自己和後代子孫爭取更安全未來的唯一障礙,其實無關科技或經濟問題,而是化石燃料產業的既得利益。他們的心裡也很明白。當我們有機會與這些能源產業巨頭交流時,他們私下也承認,明知必須過渡到乾淨能源,但已經押在煤炭產業上的投資令他們裹足不前。更糟糕的是,為免這些巨額投資無法回收,他們正積極遊說政客,拖延公眾推動多時的乾淨能源革命。

美國「立法交流委員會」(ALEC)、歐盟「歐洲商業」(Business Europe)等商界遊說機構,都試圖以「保障就業」為由,拚命阻止積極進步的氣候政策獲採納。這是徹頭徹尾的謊言。根據綠色和平報告《能源革命》(Energy [r]evolution)的分析,過去 10 年,發展再生能源及提升能源效益所創造的就業機會,遠多過繼續發展煤炭等骯髒能源。如果逐步落實我們在報告中提出的能源革命方案,單單就供電行業,到 2030 年,全球已經可增加 320 萬個職缺。

套用潘基文的說法,商界領袖應當「駁斥懷疑者和既得利益者」。他們應退出這些商界遊說集團,自行制定和落實其業務 100% 使用再生能源的時間表。各國政府也應該支持 2050 年淘汰化石燃料的政策目標,向投資人發出明確訊號。而今天就可以做到的具體行動,包括不再資助燃煤發電廠發展。

2009 年至今,世界已經大幅改變。若我們仍然以嬰兒學步的速度配合它,顯然不夠。要遏止氣候變遷,我們必須立刻改弦易轍,順應再生能源快速發展的趨勢,而不是反其道而行,繼續依賴化石能源。

在全球各地,數以萬計的公眾已經為拯救氣候站出來。現在正是時候!一同喝止污染者,別再阻撓氣候行動,讓我們為自己、為下一代,創造環保、公義與和平的未來。


告訴Facebook上的朋友: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