鑽油止步!紐西蘭禁止海上探鑽石油

專題報導 - 2018-04-14
歷時七年守護,紐西蘭終於傳來好消息!如今成為全球對石油探鑽下禁令的先驅國家之一。面對加速氣候變遷的化石燃料業,當地公民的勝利,再下一城。

更新:繼2018年4月宣布以來,紐西蘭於同年11月7日正式立法通過,禁止發出新的海上石油和天然氣探勘許可,躋身全球對海上鑽油下禁令的國家之一

「過去八年,曾有上萬名紐西蘭人,要求政府終結海上石油和天然氣開採。今年,政府總算聽進人民的話。從公眾對這項法案的一片倒支持,就可看出我們政府對應變氣候變遷,所展現的領導力。」綠色和平紐西蘭氣候和能源專案主任 Kate Simcock 表示。

紐西蘭政府新政策,確保超過400萬平方公里(約110個臺灣面積大小)的專屬經濟區(Executive Economic Zone),免受到石油和天然氣公司開採而產生的傷害,石油企業亦必須重新審視,應否繼續擴展業務。至於已批准的31個為期10至26年的鑽探石油許可,包括22個離岸許可,以及塔拉納基(Taranaki)地區的陸上鑽油及勘探則不受此限。

儘管有石油大亨聲稱此舉將損害紐西蘭經濟,但該國再生能源業提供多達25,000個就業機會,足以實踐「能源轉型」。及早應對氣候變遷,亦可為紐西蘭帶來300億美元經濟收益。

紐西蘭自1987年抗衡美國軍事大國頒布「無核」政策,這回,再次展現將民眾利益放在首位的無比勇氣與領袖風範,讓民眾深感自豪。綠色和平紐西蘭辦公室總監Russel Norman 說:「阿德恩總理(Jacinda Ardern)與聯合政府踏出歷史一步,為氣候帶來重大突破。這是您我與成千上萬紐西蘭民眾經年努力,尋求中止新石油及天然氣勘探的勝利。」

七年抗戰,終迎勝利!

2018年3月19日,紐西蘭國會大樓外烈日當空,綠色和平成員與環保組織夥伴屏息靜氣,手持要求停止石油鑽探的近5萬個綠色和平連署,等待能源及資源部長現身。最終,接過請願信並即席發表講話的,卻另有其人。

她是上任不足半年的總理阿德恩。

4月12日,阿德恩總理在維多利亞大學學生面前宣布,停止批准海上石油與天然氣鑽探許可,她說:「我們可以成為實現『碳中和』(carbon neutral)的全球領袖。這是我們有欠後代,更甚是有欠您們的。」

這項綠色和平紐西蘭有史以來推動最久的專案,迎來得來不易的勝利,不僅動員公民力量與紐西蘭境內原住民毛利人(Māori),更有廣大社群的支持。

話說重頭,2010年抗爭開始...

回首2010年4月,美國墨西哥灣鑽油平臺「深水地平線」(Deepwater Horizon)發生大爆炸,漏油情況持續87日,11名工人不幸罹難,並釀成嚴重生態災難。當時就在油污未除、民眾猶有餘悸之時,紐西蘭政府6月,竟向巴西國家石油公司(Petrobras)批准東角(East Cape)對面海域5年的鑽油許可,涉及範圍多達12,000平方公里。

來自奧克蘭與威靈頓的綠色和平志工行動者,以「石油」塗抹身體,控訴政府漠視氣候變遷與鑽油風險,並吹響戰鬥號角。2011年4月,綠色和平與民眾響應東角部落Te Whānau-ā-Apanui 呼籲,偕同7艘船組成的小隊阻撓巴西國家石油公司的探勘工作。為期42日的抗爭,有行動者攔截探勘船航道,高舉「停止深海鑽油」橫幅,亦有原住民漁船擋在地震勘探爆破(Seismic blasting)船隻前方,堅守屬於全人類的陣地:「我們不會離開。我們要在這裡捕魚。」

當漏油災難在身邊……

漏油的永劫輪迴,此時不幸降臨紐西蘭海岸。2011年10月,希臘貨船 Rena 於紐西蘭東北面海域觸礁,約1,700噸燃油擴散,被視為該國最嚴重海洋污染事故。綠色和平迅速成立油污清理小組,前往鄰近海岸協助清理,並與專家合作監督事態發展,以及邀請藝術家用油污描繪鳥類「屍體」,向公眾訴說漏油禍害。

紐西蘭民眾反對鑽油的聲音日益壯大。2012年7月,綠色和平將14萬個反對海上鑽油的民眾連署呈交國會。同年12月,代表 Apanui 部落的律師通話一個接一個,忙於求證消息,確認事實後終可放下心頭大石,巴西國家石油公司宣布放棄鑽油許可!

全民集氣帶來改變

既然政府任由鑽油大門敞開,意圖染指的企業又豈止一家?2013年,墨西哥灣漏油悲劇涉事企業之一阿納達科石油公司(Anadarko)獲批海上勘探許可,有意於紐西蘭東岸進行地震爆炸勘探,以及西岸海底1,500公尺鑽油。眼見巴西國家石油公司的前例,紐國政府竟「量身打造」法例,禁止和平示威者,進入石油企業船隻500公尺範圍以內,這項「Anadarko 修正案」最終獲國會以一票之差通過。

「行動帶來改變」的信念,始終不倒。2013年11月,在民間船隊四周護航下,打過連場反核硬仗的綠色和平快艇 SV Vega,與阿納達科石油公司船隻展開5天周旋,行動獲得當地原住民社群認可。翌年2月,多位原住民領袖與阿納達科石油公司船員直接對話,將憂慮與訴求坦誠相告。12天後,該石油集團公司,終以鑽油計劃失敗為由,宣布撤出紐西蘭海域!

投奔怒海抗衡「野獸」

一石激起千重浪,鄰岸小鎮 Kaikoura、大城市奧克蘭與基督城的市議會,陸續表態反對海上鑽油。2016年,300位民眾圍堵在奧克蘭舉行的石油企業高峰會會場,以靜坐方式進行公民抗命,間接促使殼牌石油(Shell)於同年8月放棄紐西蘭鑽油。

2016年底,為多間石油企業效勞,又名「野獸」(The Beast)的全球最大地震勘探爆破船 Amazon Warrior,正式駛進紐西蘭海域。經過遞交80個原住民社群、6萬位民眾連署反對一切在紐西蘭海域的爆炸勘探訴求無果,翌年4月,綠色和平紐西蘭辦公室總幹事 Russel Norman 等3位行動者,以身軀阻止「野獸」前航,進行地震爆炸勘探,至今仍因違反「Anadarko 修正案」而官司纏身,但連同7年期間多項獨立調查與科研實證,一點一滴集結力量,終促成重大勝利!

鑽油風險正步步進逼北極、美加邊境及亞馬遜珊瑚礁等地。紐西蘭七年抗戰這一役,為淘汰化石燃料的理想邁進一大步。您願意加入全球環境守護者行列,一同為美麗海洋生態、地球家園勇敢發聲嗎?

工作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