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4 mins

5個外籍漁工困於海上奴役的真實原因

出海討生活,為何成為「海上奴役」?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我們餐桌上的海鮮從何而來?溫暖的晚餐背後,可能來自漁工在冰冷大海上,受到剝削壓榨,捕撈而來的漁獲。臺灣在世界遠洋漁業居於龍頭地位,但海上捕魚的真實情況卻少為人知。

生活在21世紀的臺灣,並以民主法治及人權自由為傲的您我來說,對於「奴役」(slavery)一詞可能感到陌生。

這個詞彙或許常出現在國際新聞中,訴說著某個遙遠國家的偏鄉狀況,但其實「奴役」的概念離您我很近。來自鄰近國家青年人,為了討生活離鄉背井,成為我們臺灣人或者其他遠洋強權漁船上的「外籍漁工」。遠洋漁業中系統性的惡性輪迴,讓這一批又一批的外籍漁工,在缺乏國家或是國際社會監管的汪洋中,長期受到剝削壓榨,甚至有可能危及他們健康及性命,而儘管暴力或是死亡的事件時有所聞,困頓的生活環境讓下一批滿懷希望的青年人又登上了船。您我餐桌上的海鮮由於可能來自這些遭受奴役的國外漁工,因此出現了「血汗海鮮」的惡名

Greenpeace最新調查報告:遠洋漁船上人權侵害問題!

根據國際勞工組織資料顯示,每年至少有24,000人死於遠洋漁船上。2019年12月,綠色和平東南亞辦公室發布了「海上奴役」報告,揭露遠洋漁業不當的漁工聘僱體制,以及不公薪資。由於海洋資源枯竭,魚類種群的減少,使得漁船必須航向更遙遠的海域捕撈,增加了燃油等營運成本,為了維持獲利,他們依賴多數來自東南亞的貧困外籍漁工帶來的廉價勞動力,其中有些不肖漁船透過苛扣薪資以及壓榨漁工等行為,降低人力成本。遼闊的美麗海洋,卻默默承載了海上人權剝削問題。政府應該要立即採取行動,阻止這些遠洋漁船與相關水產企業持續威脅我們的海洋以及弱勢群眾的生計。※更多詳細資訊專題報導:5個外籍漁工困於海上奴役的真實原因 https://act.gp/2rPmWdr※免責聲明:影片中的漁船畫面非採訪當事人實際工作漁船,SBMI向綠色和平提供了這些影像,以模擬這些外籍漁工實際工作情況。

Posted by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台灣網站) on Wednesday, December 18, 2019

出海討生活,為何無法回家?

人權已被視為普世價值的今日,為什麼還能容許海上奴役?綠色和平東南亞分部於12月10日「世界人權日」前夕,發布了《海上奴役》調查報告(Seabound: The Journey to Modern Slavery on the High Seas),在這些疑似發生海上奴役的案件中,透過訪問船上的外籍漁工,找到五個系統性的關鍵原因:

一、受困於貧窮的絕望青年

在東南亞等開發中國家,處於社會中下層的青年人,沒有太多好的工作機會,儘管聽聞遠洋漁業工作及生活環境苛刻,暴力甚至喪命事件時有所聞,仍願賭那一把微薄的機會,讓父母及家庭脫離貧窮。

二、充斥謊言的不肖仲介

不肖仲介以優渥高薪為餌,誘使這些急於脫貧的青年人點頭簽署兩年或以上的工作合約,但直到上了船,漁工才發現工作環境以及薪資待遇遠不如合約,可是他們已困於汪洋,沒有去路。

很多時候,不肖仲介甚至巧立名目,向求職者收取手續費及保證金等各種行政費用,報告中發現通常這些費用會是這些漁工6個月到8個月的薪水加總,而通常漁工的合約為兩年,這等於他們將近三分之一在船上的時間都做了白工。

印尼中爪哇省直葛港(Tegal port)一名漁工正從漁船卸下漁獲,捕魚為爪哇島北部沿海地區當地人民的謀生主要方式之一。

三、快速減少的魚類資源

人類工業捕撈的強度及規模提升,造成魚類資源快速減少,使漁船必須航向更遙遠的海域捕魚,為了彌補增加的燃油成本,有些不肖漁船轉向剝削外籍漁工,降低成本以維持利潤

四、海上轉載

遠洋漁船能夠長年不回港,讓政府儘管有良善法規,也難以執行。這歸因於所謂的「海上轉載」,遠洋漁船透過其他船隻,將捕撈的漁獲先運送回港,同時補給燃油及生活必需品,讓漁船可以在海上停留長達數年,因此船上遭受強迫勞動的外籍漁工,在海上孤立無援。茫茫大海中,在有限的執法資源下,政府也難以監管。另外海上轉載有時候轉運的不只是漁獲,更是外籍漁工,這也衍生人口販運問題。

海上轉載能使遠洋漁船長年不回港,執法單位因此難以監管。(非此調查報告,示意用)

五、國家監管法規的缺失

遠洋漁業是個跨國經濟行為,需要各國政府協作規範,普世人權才能彰顯於每個在地球上生活的人類。漁工輸出地應該立訂更嚴謹的法律,避免自身人民淪為海上奴隸,而臺灣等漁工輸入地,應該要加強檢視自身法規,確實監管是否存有可能發生海上奴役的漏洞,並嚴加執法,別讓強迫勞動或甚人口販運,發生在您我心中「最美的風景是人」這塊土地上。

天這麼黑,風這麼大,爸爸捕魚去

您還記得國小課本曾讀過的故事《爸爸捕魚去》嗎?

天這麼黑, 風這麼大, 爸爸捕魚去, 為什麼還不回家? 聽狂風怒號, 真叫我們害怕。 爸爸!爸爸! 我們心裡多麼牽掛。 只要您早點兒回家,就是空船也罷!

一名印尼漁工在《海上奴役》調查報告中,指出受到剝削的狀況。

如今在遠洋捕魚的漁工,或許不再是我們的父親,但卻是同在亞洲的鄰近國家,希望能翻轉自己人生,找到出路的青年人,更有可能也是一位父親。自2010年以來,綠色和平致力於打擊非法漁撈,不僅為了保護海洋資源,也維護人類及食物安全。

2016年綠色和平發佈的報告《臺灣製造:失控的遠洋漁業》,揭開非法、未報告及不受規範漁撈,如何系統性地在餐桌上海鮮的背後運作,侵犯海上漁工權利,也顯露臺灣漁業監管不周。2018年,綠色和平持續發布報告《浩劫漁生:臺灣遠洋漁業調查報告》,更進一步揭露龐大的產業鏈下,「血汗海鮮」如何行銷全球,這些離家背井的青年人在與怒海搏鬥之際,又承擔了工業漁業的代價。

非法漁業與海上強迫勞動有著密切的關係,當海洋資源枯竭,漁船就必須航向更遠的海域捕撈。

報告的實地調查發現,非法漁業與海上強迫勞動有著密切的關係,彼此互為因果。當海洋資源枯竭,漁船必須航向更遙遠的海域捕撈,增加的燃油成本經常藉由苛扣薪資或是超時工作等方式,加諸到弱勢的外籍漁工上。增加捕撈工作及時間,雖然可以讓漁船在短期內提高漁獲,但長期來看,卻是加速整體海洋資源減少,這又使得漁船必須航向更遠的海域捕撈。漁船成本持續上升,最後又將成本轉嫁到漁工身上,儼然形成一個惡性循環。

針對此次《海上奴役》調查報告,綠色和平透過中西太平洋漁業委員會(Western and Central Pacific Fisheries Commission, WCPFC)的漁船註冊資料,於發布報告前,聯繫了五艘遭指控疑似進行強迫勞動的臺灣漁船,其中有四艘漁船負責人回應否認相關指控。

綠色和平也同時將相關指控資料提供臺灣漁業署,請漁業署協助調查並公開調查結果,漁業署則回應在得到更多資訊後,會嚴加查辦。綠色和平並已積極聯繫相關工會,在確保漁工人身安全無虞的情況下,持續與漁業署溝通,推促政府積極展開調查。

臺灣應該與漁工輸出國政府,協作制定堅實的法規,讓外籍漁工不再淪為汪洋中的奴隸!讓別人家的兒子、父親與丈夫能夠平平安安出門,快快樂樂回家!

綠色和平將持續透過田野調查實地走訪等工作,揭露遠洋漁業長年存在的非法漁撈虐待漁工問題,同時向相關各國政府以及水產貿易企業積極溝通,要求合力打擊全球非法漁撈與保障漁工的權益。

下載連結:《海上奴役》(Seabound: The Journey to Modern Slavery on the High Seas)英文報告

督促豐群水產拒絕血汗海鮮,需要您的力量!

美麗的海洋不只面臨到海水暖化、過度捕撈的問題,還有海上奴役的人權問題。海上人權剝削往往伴隨著非法漁捕行為,保護漁工,亦是保護海洋。唯有集結力量,才能推動更多進步的政府法規與企業政策,保護海洋生態平衡。

我們需要您和綠色和平一同成為守護海洋永續和漁工人權的一份子,懇請您加入連署,集合群眾力量,要求全球前三大鮪魚貿易商「豐群水產」確保漁獲合法性、保障漁工人權等目標,邁向永續漁業。

立即連署督促豐群水產拒絕血汗海鮮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