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森林
2 mins

印尼森林大火:最漫長救援行動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去年開始的澳洲森林大火仍慘烈持續著,創紀錄的高溫、持續的乾旱和強風,共同造成了澳洲災難性火災。同樣是年年發生大火的印尼,背後推手竟是政府放任與企業卸責,究竟森林與氣候變遷的戰役,何時才能結束?

2019年,由氣候變遷助長的災難性野火蔓延全球。在印尼,森林大火焚燒超過 328,722 公頃林地,相當於12個臺北市面積,已威脅大約3千萬人的健康生計。綠色和平印尼辦公室的消防志工,花了三個月時間在邊境對抗殺傷力極強的泥炭地大火,這是綠色和平歷史上最長的地面行動之一。(延伸閱讀:印尼雨林大火代價高,逃不出的毒煙瀰漫

那麼,這場令人窒息的戰鬥結果如何呢?以下內容是綠色和平東南亞辦公室森林專案主任 Ratri Kusumohartono以第一人稱,敘述與大火奮戰的實境過程:

8月,印尼加里曼丹中部已開始發生森林大火。

8月,印尼加里曼丹中部已開始發生森林大火。 © 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大火提前到來

今年起火比我們預期的要早,我得趕在8月初就開始部署,而非按原計劃在9月初啟動。當我們快降落在帕朗卡拉亞市(Palangkaraya)時,從飛機的窗戶可以看到濃煙從地面竄出。我們當下便明白今年對大火之災的預測是正確的。

隨著深入普朗比紹區(Pulang Pisau),我們無法認得幾個月前剛造訪過的區域:原有的綠色森林和滿是淡水魚的沼澤不見了,只剩下乾燥燒焦的土地。經過3天的準備和建造基地營後,我們的志工團開始與大火戰鬥。

綠色和平印尼辦公室的林火消防隊(FFP)於加里曼丹中部協助滅火。

綠色和平印尼辦公室的林火消防隊(FFP)於加里曼丹中部協助滅火。 © 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三個月匆匆過去。我們與當地社區,消防員和政府當局合作對抗泥炭地火災,連續3到4天進行滅火工作,中間休息2天。每天我們輪流滅火,有兩個人留在大本營應付緊急狀況。所有的志工每四周會去做一次體檢。

現場實境記錄,人為因素難辭其咎

8月,當地醫院無法負擔照顧所有的呼吸道患者,病童和嬰兒不停地哭泣。隨著霧霾惡化,口罩和氧氣罐數量越來越少。我們到學校和醫院發放口罩,這些口罩是從雅加達和南加里曼丹運來的。

印尼大火產生有毒濃煙,造成當地居民呼吸道受到嚴重影響,許多嬰兒必須接受氧氣治療。

印尼大火產生有毒濃煙,造成當地居民呼吸道受到嚴重影響,許多嬰兒必須接受氧氣治療。 ©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9月,當霧霾開始蔓延到馬來西亞和新加坡時,我加入了拍攝紀錄團隊,記錄馬來西亞集團的棕櫚園火災,以及新加坡集團的紙漿和造紙園火災。我們乘小船穿過泥炭沼澤抵達現場,隨著小船離火場越來越近,煙霧就越來越濃烈。離小船停靠點不遠處,我們發現了大火,而該園負責的集團卻完全沒派人進行滅火。

綠色和平印尼辦公室的林火消防隊(FFP)進入加里曼丹中部協助滅火。

綠色和平印尼辦公室的林火消防隊(FFP)進入加里曼丹中部協助滅火。 © 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接下來是詹比省(Jambi),我們記錄了PT Wirakarya Sakti(WKS)種植園地內的大火,該紙漿和造紙園是新加坡企業所有。我去過很多發生野火的地方,但這次是我所見過最糟糕的。由於霧霾籠罩,道路上的能見度約為150-200公尺,整個詹比市令人窒息。天空是橙色的,當地人告訴我們,他們已經有兩週沒見過太陽了。我們的攝影師說他仿佛身在一部漫威電影中。由於印尼政府並沒有針對各種植園公司強制執法,所有這些大火都是在內部默許的情形下發生的。

詹比省的天空因大火造成嚴重空污,天空呈現灰暗的橘色。

詹比省的天空因大火造成嚴重空污,天空呈現灰暗的橘色。 © Muhammad Adimaja / Greenpeace

放任野火蔓延,就是放棄全球暖化的戰爭

去年9月底,在煙霧中求生成為印尼人民的主要挑戰。我們決定和其他公益團體及地方當局合作,開始為霧霾受害者建造安全屋。綠色和平印尼辦公室募款部與kitabisa.com(印尼最大的線上集資平臺)合作,建立募資平臺,以建造安全屋為當地人提供氧氣治療、醫療包和空氣淨化機。我們設法與當地學校合作,在詹比、廖內、南蘇門答臘和加里曼丹中部建造安全屋。

綠色和平印尼辦公室的林火消防隊(FFP)於受災現場進行調查與記錄。

綠色和平印尼辦公室的林火消防隊(FFP)於受災現場進行調查與記錄。 © Afriadi Hikmal / Greenpeace

印尼及全球的野火正不斷排放危險的二氧化碳,對氣候變遷影響甚鉅。根據哥白尼大氣監測服務(Copernicus Atmosphere Monitoring Service,CAMS)的數據,2019年印尼大火是近二十年來最猛烈的火災,總共向大氣排放了 7.08 億噸的溫室氣體。在現行印尼法律之下,無論誰引發大火,公司企業都須承擔法律責任,但經過綠色和平調查,因毀林而受罰款的公司中,沒有一間確實支付罰金,總金額竟高達12億美金。

綠色和平印尼林火調查團隊,前往受災地點進行記錄與調查。

綠色和平印尼林火調查團隊,前往受災地點進行記錄與調查。 ©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當全球知名企業從涉及印尼大火的企業採購棕櫚油,也就代表這些企業對大火及氣候造成的衝擊有間接責任。印尼政府再不做出更具體的承諾來阻止森林大火和泥炭地破壞,更待何時?放任野火的碳排放就是放棄全球暖化的戰爭。 2019年充滿了恐怖之火,但如果印尼政府和私人企業繼續焚燒我們的森林和泥炭地,最糟的情況還在等著我們呢!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