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氣候
3 mins

蝗災:氣候變遷加劇,敲響全球糧食危機的警鐘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小小的沙漠蝗蟲,竟能引發糧食危機?!在2020年2月蝗災侵略東非、6月又侵襲中國大陸和印度的背後,隱藏著氣候變遷已對人類民生造成威脅的事實。研究顯示,氣旋、暴雨、乾旱等極端氣候接連上演,影響層面遠不僅是蝗災。因應氣候變遷的衝擊,需要每一個國家,每一個公民像現在應對疫情一樣,開始付諸行動。

2020年6月18日更新:

全球疫情尚未緩解,第二波蝗蟲危機重襲非洲之角[1],這次蝗蟲大軍更延燒至中國大陸和印度[2],爆出百萬災民。大批沙漠蝗蟲以強大的續航力與破壞力,近幾個月已橫掃非洲、亞洲、中東等地,使得當地陷入嚴重的糧食危機。

根據新聞指出[3],此次的蝗災是印度近 30 年來最嚴重的災情,已衝擊印度西部五邦。今年受到蝗災影響的國家包括中國大陸、衣索比亞、肯亞、烏干達、索馬利亞、印度、巴基斯坦、伊朗、葉門、阿曼和沙烏地阿拉伯,所造成的農業損失程度難以估計。

全球上一次蝗災爆發於 2003 年,一直持續到 2005 年,估計造成 25 億美元的作物損失[4]。更糟的是,許多遭受嚴重侵襲的國家,都是原先糧食匱乏的地區,他們因為飽受多年乾旱之苦,今年又受暴雨、洪水、疫情和蝗災等危機迎面而來,廣大居民面臨嚴峻的生存危機。

肯亞面臨70年來最嚴重的蝗蟲蟲害,造成嚴重農損,農人及當地人民面臨糧荒危機。
肯亞面臨70年來最嚴重的蝗蟲蟲害,造成嚴重農損,農人及當地人民面臨糧荒危機。 © Greenpeace

2020 年剛開始,在東北亞地區人民與新型冠狀病毒抗爭的同時,東非大陸正在經歷著另一場災難──蝗災。遮天蔽日的蝗蟲大軍所過之處寸草不留,莊稼顆粒無收。東非多國本就不富裕的糧食資源被蝗蟲「洗劫一空」。

目前聯合國糧農組織(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FAO)已經對這次蝗災發出了「威脅級別」的橙色預警。評估顯示這是東非地區 25 年來遭遇最嚴重的蝗災,更是肯亞 70 年來損失最為慘重的蟲害。

2020年2月7日,肯亞遭遇70年來最嚴重的蝗災。
2020年2月7日,肯亞遭遇70年來最嚴重的蝗災。 © Greenpeace / Paul Basweti

根據糧農組織,這些「貪婪的食客」每天要消耗相當於自身體重的食物。一平方公里的空間約容納4,000萬隻成年蝗蟲的蝗群,一天的食物消耗量相當於3.5萬人的糧食。東非政府間發展組織(IGAD)的早期聲明顯示,東非地區出現了一個長60公里、寬40公里的蝗蟲群,一天可移動150公里。簡單進行計算便知,蝗蟲對糧食安全的威脅之大,但究竟是什麼帶來了這批蝗蟲?

誰吹響了蝗軍的號角?

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歐.古特瑞斯(António Guterres)在不久前閉幕的非盟峰會上,直接指出了這場災難的罪魁禍首──氣候變遷。他說:「這場史無前例的蝗災和氣候變遷有關。當海洋暖化帶來更多氣旋,就會為蝗蟲製造更有利的繁殖條件。」

2020年2月7日,在氣溫和降雨的共同作用下,蝗蟲開始大量繁殖。
2020年2月7日,在氣溫和降雨的共同作用下,蝗蟲開始大量繁殖。 © Greenpeace / Paul Basweti

影響蝗蟲形成的兩個重要條件是氣溫和降雨。世界氣象組織(World Meteorological Organization,WMO)報告指出,過去的 5 年(2015-2019)是有記錄以來最熱的 5 年,2019 年是史上第二熱的年份。非洲作為氣候、環境脆弱地區,也是全球受氣候變遷影響最為顯著的區域之一。

隨著溫度的升高,在土壤中孵化的蝗蟲卵的平均孵化週期以及幼蟲的生長週期都會變短,種群繁殖速度加快。

(點圖可放大)蝗蟲卵孵化時間與平均土壤溫度之間的關係。蝗蟲卵孵化所需日數隨土壤溫度升高而減少。
(點圖可放大)蝗蟲卵孵化時間與平均土壤溫度之間的關係。蝗蟲卵孵化所需日數隨土壤溫度升高而減少。 © WMO, FAO
(點圖可放大)蝗蟲幼蟲發育時間與日平均氣溫之間的關係。幼蟲發育為成蟲所需日數隨日平均氣溫升高而減少。
(點圖可放大)蝗蟲幼蟲發育時間與日平均氣溫之間的關係。幼蟲發育為成蟲所需日數隨日平均氣溫升高而減少。 © WMO, FAO

在全球氣溫顯著上升的同時,氣旋風暴等極端氣候事件的發生頻率增加。2018 年 5 月和 10 月,連續兩場氣旋風暴(Mekunu 和 Luban)給紅海沿岸沙漠蝗蟲的繁殖區域帶來了大量降水,使得原本處在退縮期的物種群快速繁殖生長,並集聚成群開始遷徙。

(點圖可放大)2019-2020年沙漠蝗蟲災害爆發過程示意圖,藍色虛線表示三次熱帶氣旋的行徑方向及登陸時間。
(點圖可放大)2019-2020年沙漠蝗蟲災害爆發過程示意圖,藍色虛線表示三次熱帶氣旋的行徑方向及登陸時間。 © FAO

再加上從 2019 年 10 月以來,非洲之角(The Horn of Africa)遇到了有史以來最為濕潤的雨季,12 月氣旋風暴Pawan再次襲擊非洲東海岸,帶來大量異常降水。充沛的雨水和植被生長為蝗蟲卵孵化及幼蟲發育提供了水熱條件及食物來源,進一步加劇了蝗蟲災害的爆發

儘管聯合國農糧組織評估這次蝗災尚處在高漲級(Upsurge),未達到最高級別的瘟疫級(Plague),但是氣候變遷這一幕後推手仍在推波助瀾。大非洲角氣候觀察論壇(The Greater Horn of Africa Climate Outlook Forum,GHACOF)發布的預測報告顯示,與往年相比,非洲角區域在今年3月將迎接更早到來的愈加溫暖濕潤的雨季。農糧組織預計蝗蟲種群將在氣候變遷的助力下,在衣索比亞、索馬利亞以及肯亞等區域進一步蔓延,給當地糧食安全和當地居民生計帶來難以估計的損失。

(點圖可放大)聯合國農糧組織預測2020年3月至6月非洲角的蝗災分布情況。
(點圖可放大)聯合國農糧組織預測2020年3月至6月非洲角的蝗災分布情況。 © UN News (https://news.un.org/en/story/2020/02/1057071)

氣候變遷帶來的糧食危機不止蝗災

氣候變遷對糧食安全的影響不止停留在蝗蟲帶來的糧食損失。氣候變遷導致的溫度和降雨變化、極端氣候事件的發生頻率加劇,引發乾旱、洪澇、水質變化、病蟲害等,使得全球糧食生產、質量、收成和分配等各個環節受到前所未有的挑戰。

(點圖可放大)氣候變遷對大米、大豆、稻米和小麥(左上至右下)年均產量的影響。1981-2010年間糧食作物年產量受氣候變遷影響增加用綠色顯示,減少用紅色顯示。
(點圖可放大)氣候變遷對大米、大豆、稻米和小麥(左上至右下)年均產量的影響。1981-2010年間糧食作物年產量受氣候變遷影響增加用綠色顯示,減少用紅色顯示。 © Royal Meteorological Society(https://doi.org/10.1002/joc.5818)

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遷專門委員會(IPCC)2019年發布的《氣候變遷與土地報告》中指出,1981 至 2010 年,全球玉米、小麥和大豆的平均產量在氣候變遷的影響下,已經分別減少了 4.1%、1.8% 和 4.5%。研究人員預測到2050年,如果不採取有效的因應措施,氣候變遷將導致全球糧食產能下降 5% 至 30%

很多專家已經表明,由於中國大陸的生態屏障保護,此次蝗蟲危機不會產生威脅。但氣候變遷作為全球性的環境事件,對糧食安全帶來的影響是任何一個國家都需要應對的。

中國大陸與印度等都是農業生產大國,也同時是氣候脆弱國家。在氣候加速變遷的情境下,洪澇、乾旱、農業病蟲害等與氣候變遷密切相關的事件,正在威脅著幾十億人的糧食安全,帶來的損失甚至遠超於這次非洲的蝗災

2010年4月,中國西山呂梁,乾旱帶來龜裂的土地。
2010年4月,中國西山呂梁,乾旱帶來龜裂的土地。 © Lu Guang / Greenpeace

2019年6月,由於季風風期延長,導致印度發生特大洪澇災害,洪水連綿數月。根據印度農業與農民福利部(Ministry of Agriculture & Farmers Welfare)年底發布的數據,印度全國共計 15 個省受到這次洪澇災害的影響,農作物受損面積高達 640 萬公頃(相當於1.77個臺灣)。

氣候變遷與我們的生計──糧食安全息息相關。與我們現在所經歷的疫情一樣,是「人類命運共同體」面臨的挑戰,各國互相關聯、彼此影響。對應氣候變遷也需要每一個國家,每一個公民像現在應對疫情一樣,開始付諸行動,實踐低碳環保、永續的生活方式,做個聰明的地球人,為美好生活而改變!

蝗災危機再擴大 減緩全球氣候災難您我有責

近來非洲蝗災嚴重危害當地農作物,引發重大的存糧危機,2020年,蝗災已經擴大飛至亞洲地區,其中災情最慘重的是南亞的印度、巴基斯坦以及斯里蘭卡等國。4,000億隻成年蝗蟲的蝗群成群結隊掠食,將農民們辛苦栽種的農作物一夕間一掃而空,而印度本次的災情是三十年來最慘烈的一次。為了防止蝗災的危害繼續擴大,我們必須立即與政府做協商,啟動綠色能源減少碳排放污染,阻止氣候變遷的各種環境及社會衝擊,請用行動捐助支持不受任何政商資助的綠色和平,在來得及的時候,一起防止氣候變遷惡化!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