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氣候
3 mins

病毒、環境、全球危機──3件您該知道的事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新型冠狀病毒(Coronavirus, COVID-19)全球大流行,從全球經濟到生活日常,疫情徹底顛覆人類習以為常的運作模式。2020肺炎大蔓延,與幾世紀以來人為的環境破壞有何關聯?不能搭飛機、工廠停擺帶來的碳排減量,給您我什麼省思?政府應對危機的各種舉措,可否作為面對氣候危機的參考?以下為您剖析。

1. 人類對環境的破壞,與病毒大蔓延是否有關?

開疆闢土,是人類引以為傲的文明進展。但近幾年,隨著人口迅速增長,過去以往認知的開發,正造成難以逆轉的破壞。從砍伐森林、開路、採礦到都市化,迅速破壞萬物賴以為生的棲地。人類一步步入侵,大自然一步步後退,但是,她也會反撲。

人口快速成長,對自然資源的需求迅速增加,卻也對環境造成嚴重的破壞。

人口快速成長,對自然資源的需求迅速增加,卻也對環境造成嚴重的破壞。 © blvdone / shutterstock.com

有研究指出,人類過度侵入大自然,將增加了人類和不同物種接觸的機會,包括許多目前尚不認識的病毒。一個家喻戶曉的案例,就是1976年在非洲爆發的伊波拉病毒。在非洲,果蝠被認為是病毒可能的天然宿主,也會透過黑猩猩等動物傳播。

所謂人畜共通傳染病(zoonoses),就是任何可經由動物傳染給人,或由人傳染給動物的傳染病,它們透過人畜之間直接傳播,或是藉由病媒傳播(例如蚊子),將病原體帶入另外一個生物體上。

人畜共通病毒是可經由動物傳染給人,或由人傳染給動物的疾病。此圖為馬來西亞的果蝠,攝於1995年。

人畜共通病毒是可經由動物傳染給人,或由人傳染給動物的疾病。此圖為馬來西亞的果蝠,攝於1995年。 © Greenpeace / Takeshi Mizukoshi

這次的COVID-19也不例外。人畜共通傳染病已在國際間引起密切關注,它們通常是過去未被發現的疾病,或是毒性在演化過程中增強,或偶然傳入不具對抗該疾病免疫力的族群或物種,主要感染的原因為人與野生物種的接觸。2008年就有英國研究團隊指出,全球有335種於1960-2004年之間出現的疾病,其中至少60%是來自動物,如以下幾個人畜共通傳染病案例 [1] [2]

  • 拉薩熱(Lassa fever):由拉薩病毒所引起的病毒性出血熱,常透過受感染的多乳頭大鼠尿液或糞便,傳播給人類。拉薩熱在西非國家相對普遍,約有30萬至50萬件案例,每年導致約5,000人死亡。
  • 立百病毒(Nipah Virus):1999年於馬來半島爆發,起於豬圈受到野生蝙蝠攜帶的病毒影響,並在豬隻體內繼續演化。由於豬隻在遺傳學中的地位與人類更接近,不僅感染了當地農民,更造成105人死亡。
  • 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2002年於中國廣東爆發,由蝙蝠經過野生果子狸傳入人類物種。一年內傳播到30個國家與地區,並奪走700多條人命。
人類為了飼養牲畜,大規模砍伐林地,據統計全球80%的毀林是為了農牧業生產。

人類為了飼養牲畜,大規模砍伐林地,據統計全球80%的毀林是為了農牧業生產。 © Greenpeace / Daniel Beltrá

面對環境破壞,您我可以怎麼做?

首先,要思考我們與大自然互動的模式。人類行為不免會帶來破壞,而對大自然予取予求的思維,是值得省思的。我們已經從山林裡取得許多林木、礦產、動植物資源,但是否可以循環利用資源,而非不斷地開發?

亞馬遜雨林遭受大火,竟是因為人類對於肉品的需求大量增加,而需要清除林地。

亞馬遜雨林遭受大火,竟是因為人類對於肉品的需求大量增加,而需要清除林地。 © Victor Moriyama / Greenpeace

此外,在亞馬遜大火之後,過度開發工業化畜牧而破壞山林的問題,再次受到關注(全球80%的毀林是為了農牧業生產 [3]),該問題根源於人類對於肉品的需求大量增加。綠色和平長期要求企業以永續的方式生產,停止破壞森林來養殖牲畜,另一方面,亦推廣少肉多蔬,從個人層面做出改變。(延伸閱讀 :亞馬遜雨林持續大火,與畜牧業有關?!

2. 航班大減、工廠停擺帶來的碳排減量,帶來甚麼省思?

許多航班受疫情影響而決定停飛。(此為示意圖)

許多航班受疫情影響而決定停飛。(此為示意圖) © Steve Morgan / Greenpeace

受肺炎嚴重影響的中國大陸,也是世界碳排大國,光是在今年二月份的前三周,由於工廠、煉油廠停擺以及航班大減,碳排放就已經比去年同期降低25% [4]。作為一個工業污染大國,中國的碳排放減少對全球都有顯著影響:這三周所減少的碳排放量,就已經等同於美國紐約州一整年的碳排放。

工業化生活極度依賴化石燃料,卻因此造成碳排放居高不下,加速氣候危機。

工業化生活極度依賴化石燃料,卻因此造成碳排放居高不下,加速氣候危機。 © 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這也透露著,現在工業化的生活環境,仍然非常倚賴化石燃料。綠色和平東亞分部資深政策顧問李碩指出,一旦疫情減緩,中國大陸的碳排放有可能報復性成長 [5],以彌補疫情帶來的經濟損失。

不可否認,全球經濟目前對於包括疫情、氣候危機等災難,仍然是相當脆弱的。有分析指出,這次疫情會讓政府及私人企業更注重環境、社會以及治理(environmental, social and governance,簡稱ESG)危機帶來的經濟風險,開始系統性思考有效面對全球危機的模式 [6]

3. 積極政府有對策,面對氣候危機都可以做更好準備

面對這次疫情,民眾都對臺灣政府的積極、專業,以及為全民的關心及相關措施感到肯定。身在臺灣,有一個相對關心公共衛生和對疫情有強烈危機應對措施的政府,著實幸運。

臺灣對於新型冠狀病毒的防疫受到肯定,說明政府若是積極應對,是有能力減緩危機擴散。那麼,氣候變遷是否也能夠受到同樣嚴謹的對待呢?

臺灣對於新型冠狀病毒的防疫受到肯定,說明政府若是積極應對,是有能力減緩危機擴散。那麼,氣候變遷是否也能夠受到同樣嚴謹的對待呢? © Carlos Huang / shutterstock.com

在未來幾年,除了公共衛生危機,將可預期更多氣候災難的發生。全球,從重創臺灣的莫拉克颱風、菲律賓的海燕颱風,到近年的亞馬遜大火澳洲大火非洲蝗災等等,面對更多環境災難,在地球上的我們是否已做好準備?如果國際間缺乏有效的合作和防範機制,是否在臺灣,身為公民的您我,也可以推動政府建立妥善的預警、防備以及減緩災情的機制呢?

針對環境災難,綠色和平提供各國政府的建議如下:

  • 領導人應將氣候危機與公共衛生危機視為同等重要,並嚴陣以待
  • 重新思考人與自然的關係,選擇永續發展而非破壞性開發
  • 除了公眾健康,也要注重地球整體的健康

這次臺灣政府的積極應對,截至目前為止有效減緩疫情擴散,證明了只要有心,執政者都可以做到。只要有更多人加入關注,一個好的政府就會盡力做到。

附註:

[1] Global trends in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2] 'Tip of the iceberg': is our destruction of nature responsible for Covid-19?
[3] Agriculture causes 80% of tropical deforestation
[4] Analysis: Coronavirus has temporarily reduced China's CO2 emissions by a quarter
[5] The Coronavirus and Carbon Emissions
[6] Coronavirus is curbing carbon emissions

延伸閱讀:

很多臺灣人,像您一樣…

為確保獨立與公正,我們從不接受來自政府或企業的捐款。所有推動環境工作的資源 100% 來自熱心民眾,您的支持對我們無比重要。 我們承諾謹慎使用每分資源,並力行資訊公開透明。您願意加入我們,以幾分鐘的時間,每天 10 元的金額,共同守護我們唯一家園嗎?

我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