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北極
3 mins

冰川融化影響,北極出現五座新島嶼,恐引起資源爭奪戰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2019年8月,北極冰川融化除了加速全球暖化,更導致冰封的土地露出地面,俄羅斯海軍因此發現5座過去被冰雪覆蓋的島嶼。失去海冰讓北極熊難以生存,冰川消融後也讓北極成為人類更容易進入的地區,許多國家極力推動開啟新航線。氣候變遷點燃了極地生態圈的危機,而一場資源爭奪戰也同步在各國間悄悄上演。

氣候危機改變了極地面貌,不但冰雪量減少,曾被冰封的土地也陸續露出地面。2019年8月,俄羅斯海軍在考察途中發現這些尚未被命名的島嶼,它們過去潛藏在冰川之下,全球升溫讓北極冰川融化的速度比想像中還快。

各國暗中角力爭奪北極資源

資源豐富的北極,早已成為各國覬覦開發搶地盤的肥肉。俄羅斯近年來也在北極建立一系列軍事和科學基地,中國更寄望建立「冰上絲綢之路」,被視為「一帶一路」北極版,俄羅斯發現的5座新島嶼也是該國積極搶進的證據。

隨著冰川融化,北極出現五座新島嶼。

隨著冰川融化,北極出現五座新島嶼。

5座新島嶼位於新地島(Novaya Zemlya)對面的維澤灣(Vize Bay)一帶,俄羅斯的海軍早在2016年已在衛星圖片中發現它們,直至 2019年8月及9月,海軍在法蘭士約瑟夫地群島(Franz Josef Land)進行極地考察,確認了島嶼的存在,並進行調查測量。島嶼的面積有大有小,最小的只有900平方公尺,最大一座則有54,500平方公尺,而且仍在擴展中。這5座島嶼目前尚未被命名。

在2015年至2019年間,北極海冰消融量比過去任何五年都要多。

在2015年至2019年間,北極海冰消融量比過去任何五年都要多。

「這顯然是由於冰雪的情況改變所致,」領導考察的Alexander Moiseyev說:「這裡過去曾是冰川,它們可能是大冰川的一部分。然而因為溫度變化使得冰川融化崩塌,導致這些島嶼被發現。」這次俄羅斯的極地考察人數多達60人,由於水域沒有被冰封,他們登陸時甚至不需要使用破冰船,乘坐救援拖船已能登島。

隨著冰川融化,北極過去五年發現超過30個新島嶼、海岬及海灣。

隨著冰川融化,北極過去五年發現超過30個新島嶼、海岬及海灣。

氣候暖化讓北極不斷出現新的島嶼、海岬及海灣

根據聯合國曾發佈有關全球暖化的報告,在2015年至2019年間,北極的冰川消融量比過去任何5年都要多。隨著氣候危機加劇,全球溫度愈來愈高,這次發現的5個新島嶼,只是極地冰雪融化轉變的開始。北極近年不時都有新島嶼被發現,根據俄羅斯地理學會(Russian Geographical Society)的數字,在2015至2018年間,就有30多個新島嶼、海岬和海灣出現。有海洋學家更指出,氣候暖化令北極地區的平均溫度上升攝氏5至6度,隨著冰川消融,下方的土地相繼曝露出來,成為北極暖化現象的徵兆之一。

沒有了海冰,新島嶼會否成為北極熊的新居?

沒有了海冰,新島嶼會否成為北極熊的新居?

北極不再是淨土,人類開發將帶來破壞

北極海冰融化,延長了北冰洋的航海季,當極地變得比過往更容易進出,冰蓋變得更脆弱,這片淨土會成為財團及各國政府爭相開採天然資源的目標,近年俄羅斯在北極設立了多個軍事及科學研究基地,不顧漏油與核能的危機,在北極開採石油並架設水上飄浮核電廠;挪威政府更容許開採新北極的油田,放任國營石油公司進行大規模鑽油,拒絕守護北極海域的生態。

極地變得更容易進出,恐令這片淨土成為企業及各地政府爭相開發的目標。

極地變得更容易進出,恐令這片淨土成為企業及各地政府爭相開發的目標。

與全球870多萬名支持者一起守護北極

綠色和平長期致力守護北極,受到全球超過870萬人的支持,加入保護脆弱環境的行列。在眾人的努力之下,近年來得到許多可觀的成果,2015年9月,殼牌石油(SHELL)宣佈停止在阿拉斯加與北極圈進一步探勘行動。 2017年11月,全球9個捕魚大國及歐盟代表協議通過,未來16年暫時禁止在北冰洋中部從事商業捕魚行為,守住了北冰洋280萬平方公里(面積相當於77.36個臺灣)的公海生態。2018年12月,集結200萬人群眾力量,讓巴西政府駁回法國石油巨頭道達爾(Total)的鑽油許可申請。

成果得來不易,守護北極長路漫漫

守護北極的任務漫長而艱鉅,2016年10月綠色和平與挪威的青年環保組織「挪威地球青年之友 」( Nature and Youth) 起訴挪威政府核准北極鑽油許可證,侵犯挪威憲法,危害子孫健康與環境,於是2018年1月,法院承認公民憲法權力,但未裁定許可證違反該權利。2月在全球52萬人支持下,兩組織決定提出上訴。2019年11月,綠色和平決定再次起訴挪威石油公司Equinor,竟繼續將鑽油平臺送往北極。儘管經過4年的努力,2020年初綠色和平上訴失敗,但是法院接納原告提出的:挪威政府應對允許石油開採造成的碳排放負起責任,亦認同挪威憲法保障民眾享有健康環境的權利。不過,法院裁定挪威政府批准鑽油許可證的行為並未達到違憲門檻,因此宣告維持原判。

這不是結束,綠色和平與挪威地球青年之友將會上訴至最高法院,4年抗爭尋求氣候公義,還沒到終點。守護北極不被利益之手伸入破壞自然生態與海洋動物的安危,是條漫漫長路。隨著氣候緊急危機和各國爭奪北極資源的白熱化,直到北極海域獲得長遠保護之前,必須持續為北極淨土增加保護聲量,不能鬆懈!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