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森林
3 mins

巴西亞馬遜森林再現大火!企業政府都有責任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還不到 6 月,亞馬遜雨林又出現火勢,光是 6 月 15 日當天就發生 6,500 場火災。通常 8 月至 9 月才開始出現的大火,為何更早發生?不僅肉品畜牧業者無法脫離關係,巴西政府更是難辭其咎。毀林不僅破壞生態環境、助長氣候變遷、更成為防疫破口...

還記得2019年亞馬遜發生的大火嗎?從 2018 年 8 月至 2019 年 7 月為止,毀林面積高達 900 公頃,相當於 9 座玉山國家公園,創下 10 年來最高紀錄,引起全球關注,更撻伐巴西總統波索納洛為經濟發展忽視森林與生態環境。

5月底亞馬遜出現第一宗火災警報,主因並不單純

2020 年還沒過一半,亞馬遜森林就已出現第一宗火災警報。科學家透過衛星數據監測火災情況,發現 5 月 28 日,亞馬遜東南部的馬托格羅索州(Mato Grosso)州出現今年第一起火警,緊接著在 6 月 8 日,同一地區再次發現大火警報。

2019年巴西帕拉省亞馬遜雨林發生大火,綠色和平調查團隊親赴現場紀錄災況。

2019年巴西帕拉省亞馬遜雨林發生大火,綠色和平調查團隊親赴現場紀錄災況。 © Fábio Nascimento / Greenpeace

亞馬遜森林通常在 8 月至 9 月開始出現大火,主因是氣候變得較乾燥,容易引起火勢,還有畜牧業為了清空林地以種植飼料或畜養牛隻,而人為縱火。但今年從5月底就出現大火,可見主因並非只是氣候引起那麼簡單。根據調查發現,大多數發現火災的地區,數個月前就已遭受破壞和砍伐,生態學家芬納博士(Dr. Matt Finer)指出:「這些火災都不是在隨意的地區發生的。」為了生產肉品,工業化畜牧業在此森林浩劫所扮演的角色呼之欲出。

位於亞馬遜的牧牛場,畜牧業是造成毀林大火的主因之一。

位於亞馬遜的牧牛場,畜牧業是造成毀林大火的主因之一。 © Rodrigo Baléia / Greenpeace

保護區毀林警報飆升 167%!巴西政府難辭其咎

巴西亞馬遜森林砍伐衛星監測系統(PRODES)發現,2019 年亞馬遜森林的消失面積,較過去一年增長了 30%,而 2020 年的情況則更加惡化。根據巴西國家太空研究院(Brazilian National Institute for Space Research,INPE)的數據,今年 1 月至 4 月的毀林警報,跟比去年同期相比,增加了 62%,保護區的警報更飆升 167%!

巴西Ricardo Franco州立公園一景,可見當中大幅被清空的土地。

巴西Ricardo Franco州立公園一景,可見當中大幅被清空的土地。 © Ednilson Aguiar

保護森林和生物多樣性,其中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建立森林保護區和原住民地域,避免被干擾。然而,巴西政府暫停了新原住民地域的劃分,並逐步拆解該保護系統,導致非法破壞森林的活動不斷增加。

2018與2019年於Ricardo Franco州立公園的起火點,公園中有24%的面積遭受毀林,許多當地物種的生存受到威脅。

(點擊可放大)2018與2019年於Ricardo Franco州立公園的起火點,公園中有24%的面積遭受毀林,許多當地物種的生存受到威脅。 © Gabriel Zanlorenssi / Lucas Gomes / Greenpeace

土地掠奪者、伐木者、畜牧業者,仗著巴西政府反環保的執政態度,大舉入侵廣闊雨林,令巴西獨特的生物物種面臨滅絕風險。Ricardo Franco州立公園(Serra Ricardo Franco State Park)受侵害的情況,正好反映巴西面臨的惡劣處境。位於巴西馬托格羅索州的Ricardo Franco州立公園本該是受完好保護的森林綠地,如今,土地被牧場取代,原生動植物替換成牧牛。

Ricardo Franco州立公園的牛群。

Ricardo Franco州立公園的牛群。 © Ednilson Aguiar

綠色和平巴西辦公室進行調查,發現原本該受全面保護的雨林範圍,超過 38,000 公頃的森林被清空(相當於近1.4個臺北市面積),其中近三分之一,更是發生在公園創建之後發生,總計 24% 的公園面積遭受毀林。儘管馬托格羅索州的檢控部門於 2016 年時,禁止曾涉及保護區內非法毀林的農場進行經濟活動,並要求凍結相關地主的資產,但訴訟仍在進行中。此外,當地農民與政客的强大政治壓力,拖延執行保護公園的重要措施。(了解更多:Ricardo Franco州立公園案例調查報告

破壞林地成防疫缺口,疫情蔓延至原住民地域

非法土地掠奪者、伐木者和礦工在疫情期間,仍繼續破壞森林,甚至已將病毒傳染至亞馬遜雨林的原住民地域。數百年來居住在亞馬遜熱帶雨林的 180 個社區、40 萬原住民受到病毒傳染的威脅。

Yanomami原住民的地域遭受採礦者入侵,森林被砍伐破壞,也帶入更多疫情風險。

Yanomami原住民的地域遭受採礦者入侵,森林被砍伐破壞,也帶入更多疫情風險。

原住民族Yanomami是巴西亞馬遜中,醫療資源最缺乏的族群,但他們的居住地距離非法採礦區域很近,形成防疫缺口,至今已有 3 例死亡、44 例確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成為破壞雨林與忽視原住民人權政策下的受害者。

珍貴雨林被破壞,出現心疾病的風險就更高,如今疫情已蔓延至原住民部落。

珍貴雨林被破壞,出現心疾病的風險就更高,如今疫情已蔓延至原住民部落。 © Chico Batata / Greenpeace

全球尚待從新冠肺炎大流行恢復過來,此世紀瘟疫顯示了人類與自然關係的重大危機。濫伐森林對所有生物,包括人類,構成巨大風險。自 1940 年代以來,出現的人畜共通傳染病當中,幾乎有三分之一與土地用途的變化有關我們對自然生態系統的破壞越多,出現新疾病的風險就越高

終止所有毀林行動,以扭轉全球氣候危機

儘管國際社會與科學界致力呼籲立刻終止所有毀林行動,以扭轉全球氣候危機,但巴西政府仍反其道而行,加速執行政策造成自然環境的破壞。邀請您支持綠色和平調查與揭露非法毀林罪證,一起向各利害關係者施壓,將破壞亞馬遜森林的企業從供應鏈移除,要求各國政府更應努力執行環境法並加速保護大自然,保障地球及全人類的健康。氣候正義,需要您加入!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