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森林
4 mins

亞馬遜雨林為何崩壞:肉品、大豆、大火、疾病

作者: 綠色和平英國辦公室編輯 Helle Abelvik-Lawson

全球森林握有減緩氣候變遷的鑰匙,但是亞馬遜雨林和當地人民,正面臨前所未有的生存威脅,而這個罪魁禍首就是工業化肉品產業。

新型冠狀病毒的快速蔓延,顯示了在自然界的微小變化,一旦到達臨界點,都能造成巨大衝擊。如同亞馬遜雨林正遭受破壞,只是她面臨的改變非同小可,甚至可能影響氣候,再也無法挽回。

綠色和平於2019年9月,空拍亞馬遜大火後的災情。

綠色和平於2019年9月,空拍亞馬遜大火後的災情。 © Fábio Nascimento / Greenpeace

當疫情開始散播到全球,企業為了生產肉品、伐木、採礦,大規模清空亞馬遜雨林林地。光是2020年的前4個月,巴西監測機構就發現,伐木的比例比2019年同期高出55%。這場自然浩劫提高了巴西原住民所面臨的威脅,他們是雨林的守護者,而雨林的破壞將關乎他們的存亡。

為什麼亞馬遜被毀壞的速度這麼快?

當多數的我們因為疫情而減少出門,能夠穩定氣候的雨林卻遭受大幅度毀壞,只為了清空林地用來建置牛牧場、伐木和採礦作業。巴西政府大力推動亞馬遜土地「發展」,為了製造肉品、木材和採礦,而鼓勵大幅非法鏟平森林。

採礦業大幅清空亞馬遜林地,光是2020年1月至4月,總計已有879.87公頃森林遭砍伐。

採礦業大幅清空亞馬遜林地,光是2020年1月至4月,總計已有879.87公頃森林遭砍伐。 © Marcos Amend / Greenpeace

根據綠色和平於英國設立的「環境新聞與研究」媒體平臺(Greenpeace Unearthed),巴西亞馬遜的毀林警告相較於去年4月,提高了64%。這其實很不尋常,因為這段期間屬於雨季,砍伐作業會更加困難。

全球最大的雨林現在正進入乾季,表示她也將面臨另一波的大火威脅。2019年,大火侵襲了亞馬遜,造成的破壞震驚全球,距離火場近2,800公里遠的聖保羅市,竟然因大火而使白天出現如末日般的闇黑天空。

2019年9月,綠色和平調查團隊前往亞馬遜大火現場,實地紀錄災況。

2019年9月,綠色和平調查團隊前往亞馬遜大火現場,實地紀錄災況。 © Fábio Nascimento / Greenpeace

雖然有些大火是自然發生,但去年有更多起亞馬遜大火是被農人點燃,只會了農企業的需求而清除林地,而農企業在巴西是相當有政治力量的,擁有總統波索納洛的完全支持。因此,毀林的現況越來越糟糕。

波索納洛趁民眾受疫情恐慌、無暇監督環境之際,大舉擴張亞馬遜林地發展工業化農業。

馬托格羅索州(Mato Grosso)的林地因擴展農業,被砍伐和焚毀。綠色和平從馬托格羅索周北部的上空飛過,指出近期以毀林取得生產大豆和建置牛牧場農地的證據。

馬托格羅索州(Mato Grosso)的林地因擴展農業,被砍伐和焚毀。綠色和平從馬托格羅索周北部的上空飛過,指出近期以毀林取得生產大豆和建置牛牧場農地的證據。 © Paulo Pereira / Greenpeace

在疫情造成全球封鎖的掩護下,波索納洛試圖通過巴西國會的法案,為搶奪土地的利害關係方取得佔有森林的權利。幸虧在廣大公眾與超過40間歐洲企業的施壓下,使投票時間無限期延後,暫時解除危機。

然而,這場戰役尚未結束,仍有許多海外資金正在背後支持巴西農企業。2020年6月,綠色和平的調查記者發現,英國的銀行和投資所在近年來,資助涉及毀壞亞馬遜雨林的巴西牛肉品公司超過20億元。

亞馬遜大片森林遭砍伐、焚燒,只為了清空林地用於建置牛牧場,製造肉品。

亞馬遜大片森林遭砍伐、焚燒,只為了清空林地用於建置牛牧場,製造肉品。 © Fábio Nascimento / Greenpeace

為什麼如亞馬遜的雨林這麼重要?

樹木在成長的過程會從空氣中吸收二氧化碳,所以當亞馬遜這種擁有豐富生物多樣性的熱帶森林遭受毀壞,植物將大幅失去能儲存碳的珍貴能力。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含量越高,全球將面臨的氣候危機就更加嚴重。

亞馬遜雨林是生物多樣性豐富的熱帶森林,但近幾年被大規模砍伐與焚燒,破壞原有生態。

亞馬遜雨林是生物多樣性豐富的熱帶森林,但近幾年被大規模砍伐與焚燒,破壞原有生態。 © Valdemir Cunha / Greenpeace

並非大範圍的森林砍伐或大火才需正視,即使是小規模的土地退化,都會對森林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造成巨大影響。

科學家相信在接下來的幾十年,雨林將會達到再也無法為自己提供足夠雨水的臨界點。到那個時候,只要有20-25%的森林消失和受大火侵襲,大規模的雨林就會轉變為乾枯的草地,生物多樣性也將大幅降低,數十億噸二氧化碳也會釋放到大氣中。

全球森林對維持地球生態健康、平衡氣候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但近年來亞馬遜雨林因政府與企業堅持發展經濟,遭過度砍伐與毀林,而面臨嚴峻危機。

全球森林對維持地球生態健康、平衡氣候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但近年來亞馬遜雨林因政府與企業堅持發展經濟,遭過度砍伐與毀林,而面臨嚴峻危機。 © Marizilda Cruppe / Greenpeace

2019年底,經濟學家 Monica de Bolle 告訴美國國會議員,她相信如果毀林的情況像現在年年持續增加,可能2021年就會達到這個臨界點。

亞馬遜的人民如何應對疫情危機?

巴西是全球受到疫情影響最為嚴重的國家之一,即使他們擁有良好的公共衛生服務(全球最大,同時也是英國國民健康署NHS的模範),波索納洛已失去了兩位衛生部長(一位解雇、一位請辭),他鼓吹人民抗議、反對封鎖措施,而最近被指控隱藏每日因疫情死亡的真實人數。

專家現在都很擔心,大火又開始延燒、新型冠狀肺炎的確診案例飆升,當這兩件事同時發生,將會是巴西亞馬遜的災難。尤其當局政府忽視原住民人權,因此馬上面臨嚴重危機的,會是近100萬巴西原住民。

侵占土地、焚燒森林,已對巴西亞馬遜原住民造成生存威脅,甚至已將疫情傳播至村落。

侵占土地、焚燒森林,已對巴西亞馬遜原住民造成生存威脅,甚至已將疫情傳播至村落。 © David Tesinsky / Greenpeace

從巴西歷史中,殖民和獨裁時期的悲劇,都呼應了現今非法農牧業者、伐木者、和採金礦者,趁疫情蔓延疏於監督環境,大舉入侵,將病毒帶入並消滅了整個村莊。

疫情已經帶走許多原住民長者的生命,他們失去的不只是心愛的家人,還有保留他們獨特文化與歷史的族人。

綠色和平協助將防護物資如肥皂、乾洗手、個人防護用品、床墊等,送去亞馬遜原住民村落。

綠色和平協助將防護物資如肥皂、乾洗手、個人防護用品、床墊等,送去亞馬遜原住民村落。 © Christian Braga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致力協助當地面臨的緊急狀況,與許多原住民、文明社會族群以及醫療專家合作,幫助提供和運送用品至偏遠地區。

當工業化農業深入可能只有原住民去過的野外地區,原本只有野生動物會接觸的病毒,將有機會傳染給人類,增加新型疾病出現的風險。

為維持雨林的生物多樣性,人類不應過度侵擾野生物種,但工業化農業逐漸深入森林,將有機會接觸病毒,增加新型疾病的風險。

為維持雨林的生物多樣性,人類不應過度侵擾野生物種,但工業化農業逐漸深入森林,將有機會接觸病毒,增加新型疾病的風險。 © Rogério Reis / Tyba / Greenpeace

砍伐為什麼和新型疾病有關?

許多專家正在了解如冠狀病毒的疾病是如何出現的,已經有越來越多證據顯示,工業化畜牧農業入侵野外棲息地就是罪魁禍首。

巴西亞馬遜有許多用毀林換來的大規模牧牛場。

巴西亞馬遜有許多用毀林換來的大規模牧牛場。 © Rodrigo Baléia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環境新聞與研究」媒體平臺(Greenpeace Unearthed)最近針對巴西調查,還得知了在亞馬遜的科學家早就預料到新型冠狀肺炎的危機。毀壞亞馬遜森林,已造成巴西出現許多疾病,包括屈公病(Chikungunya fever)、登革熱(dengue fever)、黃熱病(yellow fever)、茲卡病毒(Zika)、漢他病毒(hantavirus)、鉤端螺旋體病(leptospirosis)和利什曼病(leishmaniasis)。

雖然科學家對亞馬遜的前景並不看好,但還是有希望的。向巴西總統波索納洛施壓,逼使他在國會撤銷侵占土地法案的,有部分是來自於歐洲的主流食品品牌。這些企業知道他們的顧客不希望購買的雞肉、肉品、農場動物吃的大豆飼料,涉及侵害人權、毀壞維持地球健康的森林。

原本綠意盎然的森林,為種植飼料大豆和養殖牛隻,被砍伐成光禿禿一片。

原本綠意盎然的森林,為種植飼料大豆和養殖牛隻,被砍伐成光禿禿一片。 © Paulo Pereira / Greenpeace

波索納洛認為亞馬遜屬於巴西,其他人無權過問。但食品品牌和全球消費者,有能力讓他知道事實並非如此。

為保留地球珍貴的生物多樣性,以及您我與下一代的健康和安全,邀請您支持守護亞馬遜雨林,拒絕購買涉及毀林與剝奪人權的產品,讓綠色和平繼續向巴西政府及相關企業施壓、倡議,要求當局停止將貪婪的手伸向亞馬遜。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