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森林
3 mins

生態危機和疫情的解方:保護生態人類才真正安全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新型冠狀肺炎的疫情仍然十分嚴峻,儘管各國期望疫苗能全面遏止病毒的侵害,但是真正的釜底抽薪,需要從生態角度思考人類與病毒的距離。為了避免未來的疾病風險,必須保護生物多樣性,提供最全面的跨境解方。

生物多樣性是一個複雜且相互平衡的生態網絡,任何一個物種的消失,都可能影響整個生態系。生物多樣性的喪失,甚至可能為人類帶來更高的傳染病風險。儘管新型冠狀病毒(COVID-19)是由很多因素造成的,無法單一歸咎於生物多樣性的喪失,然而,我們未來將面臨什麼樣的風險,我們該如何保護自己,病毒疫情確實提供了一些經驗教訓。

全球爆發的疫情,對許多國家造成極大影響,至今仍尚未受到掌控。

全球爆發的疫情,對許多國家造成極大影響,至今仍尚未受到掌控。 © Bernd Hartung / Greenpeace

跨境解決方案刻不容緩

新冠肺炎的大流行引起各國政府正視人類對野生動物的剝削,因為它凸顯了接觸野生動物、喪失棲地所帶來的疾病風險。事實上,野生動物並不會為我們帶來危險,而是人類因入侵自然生態系統,危害了自己與動物。至今全球疫情仍無法受到控制,在無力保護自己和環境背後,已付出慘痛的代價。然而,各國政府對於全面合作與改革的急迫性,仍然抱著不切實際的想法。

印尼南蘇門答臘的天然泥炭地森林,生態豐富,是無數動植物的家。

印尼南蘇門答臘的天然泥炭地森林,生態豐富,是無數動植物的家。 © Kemal Jufri / Greenpeace

保護生態系統就是保護我們自己

大片巴西帕拉森林遭採礦企業破壞,透過砍伐、焚燒等方式清空林地。

大片巴西帕拉森林遭採礦企業破壞,透過砍伐、焚燒等方式清空林地。 © Marcos Amend / Greenpeace

改變使用土地的方式是引發新型傳染病的主因。由於農業用途、資源開採和人類居住需求而開墾土地和砍伐森林,造成人類與野生動物進一步接觸,並暴露於危險之中。

印尼加里曼丹中部的國家公園,是許多紅毛猩猩的家,但牠們的森林正受到棕櫚油和紙漿公司為種植經濟作物清空林地的危脅。

印尼加里曼丹中部的國家公園,是許多紅毛猩猩的家,但牠們的森林正受到棕櫚油和紙漿公司為種植經濟作物清空林地的危脅。 © 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生態系統的破壞是人畜共通傳染病發生的來源,由於人類與野生動物之間失去了屏障,拉近了彼此的距離,當野生動物成為病毒的宿主,只要透過蚊子或蜱蟲,就可能傳染給人類。為了保護自己,我們需要保護生態系統免於破壞與剝削,重建大自然的屏障。這必須透過全球性的合作,共同保護生物多樣性,才能保護我們所有人。

空拍巴西亞馬遜的美麗雨林,然而這生物多樣性豐富的森林,正面臨大量砍伐、焚燒、開墾的危機,生態系統逐漸遭受破壞。

空拍巴西亞馬遜的美麗雨林,然而這生物多樣性豐富的森林,正面臨大量砍伐、焚燒、開墾的危機,生態系統逐漸遭受破壞。 © Greenpeace / Daniel Beltrá

2030年以前,有系統地保護全球至少30%的陸地和海洋

澳洲大火造成上億動物喪生,倖存的動物必須想辦法從有限的棲地尋找食物和住處。照片是位於澳洲維多利亞的袋鼠野生動物收容所。

澳洲大火造成上億動物喪生,倖存的動物必須想辦法從有限的棲地尋找食物和住處。照片是位於澳洲維多利亞的袋鼠野生動物收容所。 © Alana Holmberg / Greenpeace

如何補救人類對生物多樣性的破壞?2020年1月的聯合國《生物多樣性公約》(Convention on Biological Diversity, CBD)草案提出了雄心勃勃的建議,也就是在2030年以前有系統地保護全球至少30%的陸地和海洋。提案具體指出,應標示出生物多樣性的優先保護領域,並建立保護區與連結網。這項行動需要尊重原住民和當地社區的權利,確保他們擁有自由意願,並在獲得同意之後充分參與。

印尼巴布亞的珊瑚礁,是全世界生態多樣性最豐富的棲地之一,但也正因人為影響受到高度的威脅。

印尼巴布亞的珊瑚礁,是全世界生態多樣性最豐富的棲地之一,但也正因人為影響受到高度的威脅。 ©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這個提案確實充滿野心,但它符合我們目前面臨的全球危機,並獲得了愈來愈多政治上的支持。生物多樣性是全球性的議題,它的喪失及對人類的影響(例如更大的傳染病風險)超越政治版圖與疆界。我們的解決方案需要跨越國界,連結所有人的投入與支持

在阿根廷Calilegua國家公園中的大嘴鳥。

在阿根廷Calilegua國家公園中的大嘴鳥。 © Martin Katz / Greenpeace

現在執行這項行動的重要性更勝以往。《生物多樣性公約》在聯合國的組織架構下,將召集各國政府代表,商討如何保護自然。在新型冠狀病毒導致政府間的合作滯礙難行之時,得以做出全球性的共同回應。

被塑膠杯困住的螃蟹,顯示人為侵擾和污染已影響到自然生態。

被塑膠杯困住的螃蟹,顯示人為侵擾和污染已影響到自然生態。 © Noel Guevara / Greenpeace

現在最需要集結全球人類社群的力量

稜皮龜寶寶奮力爬向大海,但牠的生存考驗才正要開始。

稜皮龜寶寶奮力爬向大海,但牠的生存考驗才正要開始。 © Jody Amiet / Greenpeace

《生物多樣性公約》提出的「保護30」,讓我們正視生物多樣性喪失的各種影響,包括傳染病、氣候變遷和經濟損失。這項行動的成敗部分取決於它是否能得到各地社區的支持。

巴西亞馬遜森林被大火焚燒後的慘況,無數以森林為家的動物失去重要棲地。然而這歸咎於巴西政府的縱容,以及肉品、礦產等企業為商業利益忽視自然生態。

巴西亞馬遜森林被大火焚燒後的慘況,無數以森林為家的動物失去重要棲地。然而這歸咎於巴西政府的縱容,以及肉品、礦產等企業為商業利益忽視自然生態。 © Daniel Beltrá / Greenpeace

全球人類社區的廣泛支持不僅能從根本上向政府施加壓力,要求當權者在談判中達成共識,為政策的執行和改革奠定基礎。每個國家都需要建立和維持保護區的運作以及人力,並全球性地合作、提供資源及技術支援,到那個時候,我們才是真正的命運共同體。

綠色和平行動者於維也納的巴西大使館外,手舉巴西原住民的照片,要求當局政府保護亞馬遜雨林和原住民族群。此行動擴及11個城市,期望透過國際壓力,使巴西總統正視環境問題。

綠色和平行動者於維也納的巴西大使館外,手舉巴西原住民的照片,要求當局政府保護亞馬遜雨林和原住民族群。此行動擴及11個城市,期望透過國際壓力,使巴西總統正視環境問題。 © Mitja Kobal / Greenpeace

全球生態危機的解方,來自全體人類與社區,而全面保護,只有透過地球生態的保護,才能真正具體落實。邀請您一同加入,為地球生態及您我的未來,爭取永續的解決方案。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