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3 mins

臺灣女孩擔任綠色和平船艦水手,工作秘辛大公開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來自臺灣的黃懿萱,從2015年開始成為綠色和平船艦的水手,為調查環境事件航行於全球。是什麼原因讓她選擇投入船員工作?在海上的生活是精彩萬分還是驚險刺激?她又親眼見證過哪些大自然景象,讓她至今難忘?

還記得2020年初,綠色和平調查船艦於南極帶回「頰帶企鵝數量銳減」的訊息嗎?為期近一年,從北極出發跨越大西洋,停留7個站點進行調查研究,以提供實證推動聯合國成立《全球海洋公約》的守護海洋之旅,來自臺灣的黃懿萱也參與其中,更親眼目睹冰山融化與極地生態的脆弱。綽號「小豚」的黃懿萱是如何踏上水手之路?水手的工作有哪些?一次出海就是3個月的生活又是如何度過?

小豚(黃懿萱)是來自臺灣的水手,參與綠色和平船艦在全球各地的環境調查。
小豚(黃懿萱)是來自臺灣的水手,參與綠色和平船艦在全球各地的環境調查。 © Yei-Hsuan Huang / Greenpeace

都市長大的女孩,船員竟是夢想工作

小豚是臺北長大的都市小孩,從小熱愛海豚,美術課或教室布置總是以海豚為主題,也曾認真做過鯨豚研究。大學時期,小豚成為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的志工,第一次接觸野生海豚,從此決定投身環境教育和海洋保育的工作。

小豚(黃懿萱)從小就非常喜歡海豚,照片攝於成大海洋暨鯨豚研究中心的擱淺救援池。
小豚(黃懿萱)從小就非常喜歡海豚,照片攝於成大海洋暨鯨豚研究中心的擱淺救援池。 © Yei-Hsuan Huang / Greenpeace

「2010年,看到報紙刊登一隻小抹香鯨擱淺,在臺南四草接受搶救的報導,我連夜從臺北趕車到救援現場。」小豚只要在臺灣,每逢有鯨豚擱淺,一定會馬上想盡辦法趕赴現場。與鯨豚的不解之緣,似乎促使她成為綠色和平水手。

2011年,綠色和平剛在臺灣成立辦公室一年,小豚便成為行動志工,為守護海洋倡議。同一年,綠色和平船艦「彩虹勇士號」(Rainbow Warrior)來臺,開放參觀並介紹專案進展,小豚以志工身分擔任船艦廚師助理,深受啟發,「當時我心裡就想,如果有機會真想跟他們一樣在船上工作!」在她的積極投入環境工作4年後,2015年得知船艦在招募人員,小豚馬上申請並很幸運地入選了!

隨後小豚參與了多項船艦行動,包括2015年於北海阻止拖網捕魚,向保護區域投擲二至三噸的岩石,以影響拖網漁船作業,幾年後當地恢復生態,甚至發現許多新物種;2016年於沖繩參與拯救儒艮的行動,與當地團體共同阻止美軍為建設軍事基地,於儒艮棲地填海造陸;2018年前往印尼熱帶雨林,直擊棕櫚油業者砍伐雨林,並蒐集證據聯合全球向企業與當局施壓。(延伸閱讀:守護雨林的里程碑

小豚(黃懿萱)前往印尼熱帶雨林,參與調查棕櫚油企業砍伐雨林,並蒐集實證。
小豚(黃懿萱)前往印尼熱帶雨林,參與調查棕櫚油企業砍伐雨林,並蒐集實證。 © Yei-Hsuan Huang / Greenpeace

「我很希望成為大家的眼睛,因為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站在環境第一線,目睹環境正遭受哪些破壞。我很幸運能夠站在綠色和平船艦的第一線,親眼看到過度捕撈、鑽油臺、砍伐雨林的現場,再把環境面臨的危機讓大家知道。

10個問題,揭開船員生活神秘面紗

也許您也對海上的生活充滿好奇,會不會暈船?有哪些危險?和船員在休閒時間有哪些活動?以下整理出10個也許您也會好奇的提問,請小豚為我們解答。

1. 水手要做哪些工作?

小豚:如果不是像清晨4點追查非法漁船,或攀登鑽油平臺的特殊行動,我們平常的日子是7:30起床,8:00開始工作,打掃整艘船,包括餐廳、走廊、廁所、浴室。因為船是鐵做的,為了維持安全,我們須要定期保養跟維修船、小艇、科學儀器。

小豚(黃懿萱)擔任綠色和平船艦的水手,主要工作是負責遼望。
小豚(黃懿萱)擔任綠色和平船艦的水手,主要工作是負責遼望。 © Yei-Hsuan Huang / Greenpeace

在航行的過程,水手的工作是負責遼望,每4個小時輪一次班,值班的時候每小時都要巡船一次。遇到天氣不好的時候,風浪比較大,就要把東西綁好、綁緊,尤其是廚房可能會很危險,就要隨時去確認。

如果有科學家和攝影師上船,為某些專案進行研究和紀錄,我也會負責協助他們進行工作,包括駕駛小艇到目的地,還要控制在時間內回來,不然就會被約談(笑)。

身為綠色和平船艦的工作人員,必須身兼數職,駕駛小艇協助前往目的地進行科學研究。
身為綠色和平船艦的工作人員,必須身兼數職,駕駛小艇協助前往目的地進行科學研究。 © Abbie Trayler-Smith / Greenpeace

雖然我是水手,但要做的工作還有很多,包括翻譯、裁縫(縫製布條)、工匠、油漆、維修纜繩、駕駛小艇、操作儀器、有時也會擔任廚師等等。其實船上的每一個人都身兼多職,也都要會開帆船,對浪況也要有概念,這些都是我上船之後才學會的。

2. 一直待在船上不會暈嗎?這個工作最辛苦的地方是什麼?

小豚:有時候船會搖晃得很厲害,但很幸運地我不會暈船,所以相對來說沒那麼辛苦。不過其實船上工作是需要很多勞力的,比方說要處裡纜繩,那非常重,所以我也變得越來越強壯。一開始值夜班對我來說是很累的,因為船上是每4個小時值一班,有時半夜就要起床,睡眠容易中斷。但現在我很適應這樣的生活,因為這是我夢想中的工作,每天有不同的挑戰。

水手是很耗費勞力的工作,小豚(黃懿萱)也因此訓練得更加強壯。
水手是很耗費勞力的工作,小豚(黃懿萱)也因此訓練得更加強壯。 © Pablo Blazquez / Greenpeace

3. 船員都是什麼樣的人?相處上有什麼有趣的事嗎?

小豚:我們都開玩笑說船上都是一些怪咖,每個人都身懷絕技,有些人可能本來是教授、樹的醫生、建築師、家具師傅,甚至每一個水手都是博士或碩士。大家都是對環境很有熱忱,行動力和執行力都很強,相信行動會帶來改變,所以只要是專案團隊想要做的,我們都會盡力去實現它。

綠色和平船艦的人員來自各個國家,每個人都對守護環境懷抱極大熱忱。
綠色和平船艦的人員來自各個國家,每個人都對守護環境懷抱極大熱忱。 © Yei-Hsuan Huang / Greenpeace

有時候船上有來自16個不同國家的人,有歐美人也有亞洲人,大家做事的方法不同,要想辦法溝通,但久了會互相培養默契。一般人很少有這樣的工作環境,我還滿享受這個機會做文化交流,分享自己的文化和食物,有時候會在船上包水餃給其他船員吃,我也會去認識不同的文化和食物。

小豚(黃懿萱)在船上與船員們一起包餃子。
小豚(黃懿萱)在船上與船員們一起包餃子。 © Yei-Hsuan Huang / Greenpeace

我們在船上的夥伴很像家人,聖誕節會在船上交換禮物,不過我們的規定是不能買新的東西,要用船上淘汰的材料想辦法製作,還要寫一首詩或句子送給對方。成為船員後,我幾乎每年生日都在船上過,每位船員在生日的時候,都會收到一張用淘汰的海圖(海上的地圖)製作的生日卡。

4. 船上的生活有沒有哪些刺激的經驗?

小豚:我曾經從韓國開到歐洲的航程中,在海上58天都沒有靠岸,經過索馬利亞海盜區,船都要圍著鐵網,跟印度海軍的船隊,一起通過區域。當時的船長和船副是女生,但為了安全,我們不會讓人知道有女生在船上,無線電通話只讓男生回應。有一天半夜,只有我和船副醒著,這時有無線電打來,我們還壓低聲音,假裝自己的男生,安全過關。

另外有一次有趣的經驗是遇到臺灣的漁船,他們知道船上有個臺灣女生,我會臺語就幫船員翻譯,跟漁船用無線電對話。

船員不分男女,都能發揮自己的專業技能和價值,這也是小豚(黃懿萱)喜歡的工作環境。
船員不分男女,都能發揮自己的專業技能和價值,這也是小豚(黃懿萱)喜歡的工作環境。 © Yei-Hsuan Huang / Greenpeace

5. 有見過哪些最難忘的大自然風景?

小豚:一天晚上有很多隻海豚跟著船,飆速追逐了半個小時,牠們經過的海面上有一些浮游生物,受到刺激會發出綠色的螢光,這段追逐的過程就像是海豚的煙火秀。這是很難得的相遇,有些船員在海上20多年,都沒有機會看到。

還有一次從韓國要回到基隆港,我們船員的房間是在水面下,那晚深夜12點左右,我在房間聽到像是海豚吹口哨的聲音,傳到船艙裡,感覺像是海豚歡迎我們來基隆。隔天船員說,昨晚的確有海豚經過我們,讓我好驚喜。

小豚(黃懿萱)於南極看到許多企鵝站在漂流的浮冰上,猶如搭便車,模樣可愛有趣。
小豚(黃懿萱)於南極看到許多企鵝站在漂流的浮冰上,猶如搭便車,模樣可愛有趣。 © Yei-Hsuan Huang / Greenpeace

這個工作讓我看到很多不同的世界,而且跟看電視的感受是不一樣的。我在南極看到的美是一種氣氛,感受當地溫度、冰山隨著海流靠近,冰塊互相敲打的聲音越來越大聲。有一次很多大塊浮冰靠近,上面有很多企鵝,牠們像在搭便車一樣站在浮冰上經過,太可愛了。去南極之前,以為南極是很安靜的,實際聽到冰山崩塌的聲音,很像打雷,很震撼,同時還夾雜很多企鵝發出的聲音。這都是到現場才有辦法體會的。

2020年,小豚(黃懿萱)參與綠色和平船艦工作,於南極水域採集樣本,進行成分研究。
2020年,小豚(黃懿萱)參與綠色和平船艦工作,於南極水域採集樣本,進行成分研究。 © Abbie Trayler-Smith / Greenpeace

6. 有沒有動過「不想繼續做了」的念頭?

小豚:從來沒有耶,也沒有職業倦怠,因為這是我很想做的工作,有很多挑戰,也不會無聊。也許是臺灣的教育背景,對女生有一定的侷限,但在綠色和平可以打破框架,接受不同人的價值。我一直覺得很幸運能在綠色和平的船艦工作,因為即使是國外也很少女生在船上工作,但綠色和平船上的女生滿多,又可以學到很多事情,開發自己的潛能,現在覺得很多事情沒那麼難,學了一定慢慢就會了。

7. 家人如何看待妳選擇的工作?

小豚:因為這份工作是上船三個月,然後放假三個月,雖然離家時間很長,也常常會想念家鄉的食物,但放假期間反而可以有比較完整的時間跟家人相處,這也是滿好的,家人一開始雖然會捨不得,但現在也習慣了。

小豚(黃懿萱)手舉自製的布條,在南極呼籲大眾正視氣候危機,應做出實際行動。
小豚(黃懿萱)手舉自製的布條,在南極呼籲大眾正視氣候危機,應做出實際行動。 © Abbie Trayler-Smith / Greenpeace

8. 在船上做過什麼有趣的事?

小豚:我有一次就突發奇想,跟船員在船上種菜,工程師幫忙釘一些木箱,種了菜可以提供給廚師烹煮。在海上種菜的好處是不會長雜草,有一次我們種南瓜,它開花了,可是沒有蜜蜂授粉就無法結果。當時我們剛好經過新加坡,有同事看到蒼蠅飛過,心想「不知蒼蠅會不會授粉?」沒想到之後南瓜還真的結果了!

小豚(黃懿萱)在船上的小菜圃。
小豚(黃懿萱)在船上的小菜圃。 © Yei-Hsuan Huang / Greenpeace

9. 船上的生活有哪些我們想像不到的地方?

小豚:水在船上是非常非常珍貴的,為了節省資源,我們規定洗澡不能超過5分鐘,要很珍惜地使用。然後其實在船上的房間是不鎖門的,以免有突發狀況卻找不到人。另外,我們對食物的控管非常嚴格,數量都算得很剛好,也會選擇在地、不需花費太多能源儲存的食材,達到環保的目標。

船上的生活雖然辛苦、勞累,但十分充實,又能為環境出一分力,對熱愛海洋的小豚(黃懿萱)來說,是夢想中的工作。
船上的生活雖然辛苦、勞累,但十分充實,又能為環境出一分力,對熱愛海洋的小豚(黃懿萱)來說,是夢想中的工作。 © Sutanta Aditya / Greenpeace

10. 最想參與什麼行動和專案?

小豚:其實公海上有很多船、很多漁船,沒有大家想像的空曠,是很繁忙的,其中臺灣的漁船真的很多。我覺得身為一個臺灣人須要知道這件事,了解臺灣漁業的現況。我希望可以幫忙達到改變,例如漁業法、管理政策的改善,因為現在即使有規範,在公海補漁也有機會躲掉規範。我之前有上過漁船,看到現在海洋資源越來越匱乏,所以捕魚時間拉很長,船上生活也不太好,希望可以在這塊出一分力。

小豚(黃懿萱)與夥伴身上安裝攀爬的繩索,攀爬是綠色和平行動成員需要具備的技能之一。
小豚(黃懿萱)與夥伴身上安裝攀爬的繩索,攀爬是綠色和平行動成員需要具備的技能之一。 © Yei-Hsuan Huang / Greenpeace

看過「大風大浪」的小豚,想對臺灣的支持者說...

遠離家鄉到世界各地見證環境的危機,小豚想把她所看到的,讓更多人知道,一起關心我們的地球:「去了南極那麼遠的地方,但其實南極的海跟臺灣的海是相連的,我們生活周遭製造的污染是會影響到南極的。生活在都市,環境污染仍會對大自然造成影響。希望大家每天使用塑膠袋前、開車前,可以想一想有沒有可能改變生活習慣,讓地球變的更好。」

小豚(黃懿萱)與綠色和平船員夥伴。
小豚(黃懿萱)與綠色和平船員夥伴。 © Yei-Hsuan Huang / Greenpeace

船員的生活也許浪漫刺激,但也身負重大的使命,在第一線執行環境追查的任務、倡議行動與科學研究,並把真相帶到您我眼前,一起為地球發聲。最後小豚也向綠色和平的支持者說:「很感謝所有支持者,沒有您們的支持,很多事情都無法完成,我們也沒辦法執行這些環境任務,所以我們對支持者提供的資源都是很珍惜使用,也非常感謝。」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