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氣候
5 mins

東南亞再生能源市場發燒中!東亞G3看見投資潛力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從 2009 年到 2019 年,中國、日本和韓國的主要公共財政投資在煤炭和天然氣上花費了 789 億美元,成為全球最大的化石燃料公共財政投資者。但這樣的情況在 2020 年發生了改變,隨著這三國相繼做出氣候承諾,如今有報告指出,未來十年,東南亞地區的再生能源市場將有 2,050 億美元的投資機會。

根據綠色和平日本辦公室報告指出,未來十年,東南亞將有 2,050 億美元的再生能源投資機會,是過去十年煤炭市場的 2.6 倍。鑑於東亞 G3(中、日、韓)近期宣布的碳中和承諾,成為推動東亞地區公共開發銀行(Public Development Bank, PDB)開始投資東南亞再生能源市場的主要動力。

菲律賓擁有東南亞最大潛能的風能,位於吉馬拉斯島(Guimaras Island)的風電廠,在2015年提供了54兆瓦的電力。
菲律賓擁有東南亞地區最大潛能的風能(76,000MW),位於吉馬拉斯島(Guimaras Island)的風電廠,在2015年提供了54MW的電力。

再生能源的福音:全球煤炭投資式微

在過去,中、日、韓將大量資金投注於化石燃料,是全球最主要的化石燃料公共投資方,然而隨著全球超過 100 家大型銀行與保險公司陸續從化石燃料產業撤資,國際投資人的投資標的改變,這些從化石燃料產業移出的資金能否流向再生能源,將大大影響全球能源轉型的進程。

綠色和平日本辦公室氣候與能源專案經理 Insung Lee 表示:「東亞 G3 是全球最大的能源投資單位,並與東南亞市場建立了緊密連結。隨著煤炭投資式微,多家銀行仍在掙扎是否轉向投資再生能源。可看見氣候危機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東亞金融產業的靈活性和獨創性。由政府支持的公共開發銀行需要再次扮演開拓者的角色,以打入新市場。」

報告指出,從 2021 年到 2030 年,東南亞發展再生能源的需求將遽增,需要大量資金挹注,其中估計太陽能投資為 1,251 億美元、風能投資為 481 億美元,其他再生能源投資為 326 億美元。此外,東南亞發行的新興綠色債券,正促使國際投資人(包含公共與私人)從化石燃料撤資

位於印尼蘇拉拉雅的燃煤電廠,不僅造成空氣污染,更排放大量二氧化碳,助長氣候變遷。
位於印尼蘇拉拉雅的燃煤電廠,不僅造成空氣污染,更排放大量二氧化碳,助長氣候變遷。

事實上,早在 2019 年,日本的三菱銀行、三井住友銀行、瑞穗銀行,新加坡的華僑銀行、星展銀行、大華銀行,即相繼宣布從化石燃料撤資,臺灣的玉山銀行也於同年 7 月宣布撤資燃煤電廠見證化石燃料產業正在沒落。(延伸閱讀:化石燃料的喪鐘響起了,全球金融界逐漸撤資燃煤

Insung Lee 指出:「在過去的二十年中,儘管投資風險激增,但東亞銀行仍傾向於投資煤炭,以維持化石燃料的獲利。在接下來的十年中,我們將看到這些銀行具備同樣的潛力,掙脫以往的財務框架,轉向支持再生能源。」

能源轉型不只為氣候,更能拚經濟

在東南亞快速發展工業與經濟同時,該地也是最容易受氣候變遷影響的地區之一,其中包括沿海水患、超強颱風、乾旱等極端氣候事件,導致當地民眾生命財產蒙受威脅。然而東南亞當前的能源結構仍以煤炭和天然氣為主,也持續排放加劇全球暖化的溫室氣體。如果這些國家不從現在開始進行能源轉型,氣候變遷所引發的極端災害將更頻繁地發生,甚至可能走向不可挽回的處境。

2021年1月,印尼婆羅洲南部南加里曼丹省(South Kalimantan),經歷當地50年來最大的水患,淹沒無數房屋,迫使成千上萬的居民逃離家園。
2021年1月,印尼婆羅洲南部南加里曼丹省(South Kalimantan),經歷當地50年來最大的水患,淹沒無數房屋,迫使成千上萬的居民逃離家園。

處於能源轉型的轉捩點,東亞公家銀行足以強力支持投資東南亞再生能源市場,對於與當地有著長期合作關係的東亞地區銀行來說,在該地區投資綠能也具有相當的財務意義。以日本為例,銀行可以通過日本的聯合信貸等機制,將資金簡化為區域投資,以促進對低碳技術的投資。

看見東南亞投資潛力的不只有東亞 G3 ,臺灣企業也已磨拳擦掌中。

臺灣目前規模最大的售電業者正崴集團,身為蘋果(Apple)供應鏈其中一員,為符合其對使用再生能源的需求,集團在全球廠房、屋頂太陽能光電系統總面積高達 14 公頃。除了發電、售電、投資國際再生能源外,現在更看準東南亞水資源豐沛,將目標轉向東南亞再生能源潛在的市場機會。

東南亞當地企業與政府,開始重視發展綠能

2019年,綠色和平泰國辦公室與多個在地組織成立民間聯盟「太陽能基金」,啟動「太陽能改革計畫」,以群眾募資的方式為醫院建設太陽能板,並於2020年2月,為7家公立醫院完成了太陽能系統的安裝啟用。
2019年,綠色和平泰國辦公室與多個在地組織成立民間聯盟「太陽能基金」,啟動「太陽能改革計畫」,以群眾募資的方式為醫院建設太陽能板,並於2020年2月,為7家公立醫院完成了太陽能系統的安裝啟用。

目前,儘管東亞仍是東南亞地區主要的能源投資者,但已有越來越多的在地企業與公眾願意投資再生能源,該地區太陽能光電系統投資中,即有 72% 來自東南亞當地。

以越南的太陽能光電市場為例,隨著當地的能源政策不斷進步,使越南在短短一年間,太陽能光電裝置量從 2018 年的 134MW 躍升至 2019 年的約 5.5GW。也使得越南成為東南亞太陽光電裝置量最大的國家,佔區域總量達 40%

此外,當地政府與業者也發展出更多因地制宜的金融工具,例如:綠色債券、太陽能拍賣、躉購電價制度(feed-in-tariff, FIT)等,成為再生能源市場蓬勃發展的關鍵因素。

泰國政府為解決能源危機,近年來大力發展太陽能光電。
泰國政府為解決能源危機,近年來大力發展太陽能光電。

在發展太陽能的浪潮中,泰國能源部於 2014 年 9 月發表泰國整合能源藍圖(Thailand Integrated Energy Blueprint, TIEB),計畫於 2036 年前再生能源占比達 30%,其中太陽能使用佔比將從 2016 年的 22.30% 成長至 2036 年的 30.50%。2017 年,國際再生能源總署(IRENA)更表示泰國太陽能裝置容量可由原先預期的 6GW 提升至 17GW,每年可減少 90 億美元以上的能源支出,將是泰國整體經濟體的主要轉捩點。(延伸閱讀:超前部署!泰國啟動第一間太陽能學院

當東南亞地區大力發展再生能源,全球多國及區域相繼宣布碳中和承諾與更積極進步的能源政策時,臺灣在全球減碳貢獻上卻依然落後,不僅企業能源轉型遲緩,政府對於改善碳排目標也依舊龜步,十分令人汗顏!

能源轉型仍是未竟之路,而身為用電大戶的企業能否積極朝綠能轉型將是關鍵,邀請您一起守護地球家園,推動政府與企業加速為減少碳排放付出一份心力,由全民督促臺灣能源轉型的進程,並為臺灣創造更普及全面的永續能源發展,承諾您我及下一代一個潔淨未來。

延伸閱讀:

參考原文:China, Japan, and S. Korea see $205 billion renewable energy market in Southeast 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