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4 mins

下一代值得擁有更多環境典範,弱勢族群力量崛起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氣候變遷與環境衝擊不分國界、種族、地位,然而被影響最深的往往是較弱勢、資源較缺乏的族群。因此真正的環境正義超越了性別、種族與年齡,而近年來,弱勢社群的環保意識與影響力,正逐漸被看見。

近幾年,氣候危機帶來的災難與風險,威脅著全球人類。這其中,首當其衝的是社會經濟上的弱勢族群,包括了長者、窮人、原住民、性別弱勢者,以及深受種族偏見壓迫的人。不幸的是,比起環境與氣候的考驗,人與人之間的輕視與傷害,反而讓弱勢族群更為難受。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巴舍萊(Michelle Bachelet)在2019 年 9 月人權理事會中說,「活在健康的環境是一種人權。」環境正義不該排除任何族群,弱勢族群不該因為資源分配不均或社會的不平等,而背負環境破壞的代價。

綠色和平英國辦公室的米娜羅吉普(Meena Rajput)是致力於推廣多元共融(Diversity and Inclusion)的專案倡議者。身為有色人種,她分享了多年從事環境運動時面對的種族偏見,以及環保教育的迫切。以下是她的訪談。

2018年米娜羅吉普(Meena Rajput)曾參與綠色和平前往南極調查的工作,她一直認為有色人種一樣關心環境和氣候,只是較少被主流媒體關注。
2018年米娜羅吉普(Meena Rajput)曾參與綠色和平前往南極調查的工作,她一直認為有色人種一樣關心環境和氣候,只是較少被主流媒體關注。

「有色人種不關心自然和氣候變遷」是錯誤偏見

小時候,我常感到失落,因為找不到成長過程中的學習模範。一個外表跟我一樣,擁有我認同的價值觀,能幫助我實現夢想的學習榜樣。我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找到自己的路,來到綠色和平,現在我為了建立一個更平等、公正和綠色的世界而積極展開行動。

作為綠色和平英國辦公室倡議團隊的一員,我參加了許多和平行動,針對許多企業傷害人類和地球的失責行為,表達不滿與抗議。我曾前往南極,揭露工業化磷蝦捕撈對環境的威脅;我曾阻止英國石油公司(BP)在北海的鑽探工作,抗議他們破壞南極棲地並加劇了氣候變遷。我曾沒收了數百輛全新福斯汽車的鑰匙,挺身而出反對污染性高的柴油汽車。我也在英國購物中心,於可口可樂巨大的聖誕節廣告招牌前唱聖誕歌,抗議他們生產塑膠瓶罐對環境的破壞。

2017年聖誕節前夕,米娜羅吉普(Meena Rajput)與綠色和平英國辦公室的行動者一起在購物中心廣場上,以唱聖誕歌倡議可口可樂稱產塑膠瓶罐污染生態環境,引起路過的人注意。
2017年聖誕節前夕,米娜羅吉普(Meena Rajput)與綠色和平英國辦公室的行動者一起在購物中心廣場上,以唱聖誕歌倡議可口可樂稱產塑膠瓶罐污染生態環境,引起路過的人注意。

我並非獨自一人完成這些工作的,我有幸身在一個激勵人心的龐大團隊中,包括行動倡議者、專案人員、行銷團隊、法律團隊、科學家等。但很多時候,我往往是唯一的有色人種。「有色人種不關心自然或氣候變遷」的說法,我並不認同。事實上,這與事實相去甚遠。

被主流媒體忽略的身影:環境倡議者並非白人專利

為什麼我們在捍衛環境的行動中較少見到有色人種?我們的主流媒體不會給他們曝光的機會和時間。當有色人種得以發聲時,往往是因為白人團隊參與其中,媒體認為值得關注。

有色人種無法獲得同樣的教育機會,有色人種也常常被視為沒有自己的想法和語言,因此無法參與和貢獻。最終,有色人種的積極和貢獻都被抹殺了。但事實上,這世界上存在許多對環境貢獻良多,長年守護自然的倡議者,皆是有色人種

2019年,在綠色和平陪同下,巴西原住民領袖前往歐洲各城市拜會政府官員(此站為比利時),為亞馬遜雨林與居住領地被企業與政府非法佔領而挺身倡議,以國際力量爭取人權與環境保障。
2019年,在綠色和平陪同下,巴西原住民領袖前往歐洲各城市拜會政府官員(此站為比利時),為亞馬遜雨林與居住領地被企業與政府非法佔領而挺身倡議,以國際力量爭取人權與環境保障。
綠色和平菲律賓潛水員與科學家、阿波島(Apo island)社區居民,潛入海裡進行珊瑚復育工作。
綠色和平菲律賓潛水員與科學家、阿波島(Apo island)社區居民,潛入海裡進行珊瑚復育工作。
剛果行動者舉起布條「給剛果盆地森林一個機會」,阻止伐木業繼續毀林。
剛果行動者舉起布條「給剛果盆地森林一個機會」,阻止伐木業繼續毀林。
綠色和平印尼林火消防隊,為森林火災撲滅火勢,同時為大火進行調查。
綠色和平印尼林火消防隊,為森林火災撲滅火勢,同時為大火進行調查。
來自日本、韓國、中國等地的綠色和平調查團隊,於福島進行核輻射調查。
來自日本、韓國、中國等地的綠色和平調查團隊,於福島進行核輻射調查。

我們不能再忽視一個事實,系統性種族主義的傷害形同殺人,同時也在傷害我們的世界。氣候危機和生物多樣性的喪失要歸咎於系統性的種族主義,更應為一個不平等和不公正的社會負責。

從意識自己的信念開始做起

要消除系統性的種族主義,第一步是意識到我們自己根深蒂固的信念和行為,努力翻轉這些固有的想法,從行動中體現新的信念和行為。我們必須確保我們參與的組織、公司和機構致力於打破種族主義的偏見。

米娜為了翻轉種族偏見,希望從兒童教育著手,撰寫了以有色人種兒童為主角的繪本故事,在故事的結尾附上了一張免費的明信片,並號召兒童寫信給當地的國會議員,要求他們提供更好的照顧。這小小的倡議行動,將啟發兒童對爭取權益展開行動,對於形塑他們看待自己的環境與權利,將帶來正面的影響。

與地球和自然的連結是不分種族的

事實上,環境污染與氣候危機的代價,不分種族、性別、年齡,是由所有人類共同承擔的,聯合國已將氣候變遷視為人權危機,因為暖化實已危及弱勢族群的基本人權,而忽視人權的濫伐、濫捕、破壞環境,也導致氣候變遷加劇。

綠色和平陪同亞馬遜原住民領袖,向歐盟各國執政者請命,為守護森林而喪命的族人尋求公平正義,阻止悲劇再次發生。
綠色和平陪同亞馬遜原住民領袖,向歐盟各國執政者請命,為守護森林而喪命的族人尋求公平正義,阻止悲劇再次發生。

全球各地氣候變遷影響下的弱勢災民,為爭取生存權與尊嚴而展開的行動,不只撼動人心,也確實帶來了巨大的改變。巴西亞馬遜原住民在面對多金且握有權力的企業巨獸,仍挺身捍衛土地與環境,甚至不惜犧牲生命。

社會系統性的偏見和歧視必須靠多數公民自覺,以集體的力量翻轉偏見,共同對抗偏見與歧視,身而為人,擁有接近自然,免於污染的權力;同時,弱勢族群更應以行動,要求發聲權,挺身捍衛自身權益,積極做出改變。

正如米娜指出,有色人種已經在領導環境運動,而您我更應跨越種族性別,支持弱勢的生存權利,共同為唯一的地球家園尋求永續之路。

延伸閱讀:

參考原文:I grew up without environmental role models. The next generation shouldn’t have to do the same.

很多臺灣人,像您一樣…

為確保獨立與公正,我們從不接受來自政府或企業的捐款。所有推動環境工作的資源 100% 來自熱心民眾,您的支持對我們無比重要。 我們承諾謹慎使用每分資源,並力行資訊公開透明。您願意加入我們,以幾分鐘的時間,每天 10 元的金額,共同守護我們唯一家園嗎?

我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