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5 mins

別再錯怪鯊魚了!牠們是海洋的守護者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您曾在潛水時巧遇過鯊魚嗎?多數人懼怕鯊魚,但牠們在人類捕撈行為中,其實是混獲的犧牲品,亞洲人偏好的魚翅,是鯊魚活著時血淋淋地被漁民割鰭棄身的產物。在海洋生態系中,美麗又令人懼怕的鯊魚,對維持生物多樣性極為重要,海洋的健康與鯊魚息息相關。

長久以來,主流文化描述的鯊魚是強大的掠食者,許多人對牠們充滿恐懼。事實上,鯊魚是人類破壞海洋生態的犧牲者,牠們背負了太久的惡名。綠色和平英國辦公室的數位專案主任 Jack Bullett,與您我分享他從又愛又恨,到與鯊魚共游大海的心路歷程。

從懼怕到成為粉絲

從小我就對鯊魚既著迷又害怕。當電視播出「鯊魚週」主題時,我總無法從電視上移開視線。「傑克,你又要做噩夢了 !」媽媽會警告我,但我還是一直緊盯著螢幕。

每次來到海邊,我總擔心會遇到海中完美的掠食者:鯊魚,那種恐懼我相信很多人都感受過。我對鯊魚的畏懼一直持續到 20 多歲,直到我開始水肺潛水。

我永遠不會忘記人生中第一次和鯊魚相遇的場景,當下我很害怕,擔心牠會攻擊我。但是對鯊魚的驚奇很快地趕走了恐懼,鯊魚對我不感興趣,牠只是自顧自地游著。牠的動作是如此優美,從那一刻起,我就被牠們深深吸引了。我再也不害怕鯊魚,到任何地方,我都想尋找牠們的踪跡。

長尾鯊的尾巴佔體長的一半,是牠們捕獵魚群時的利器,雖然外貌嚇人,但身為食物鏈頂級獵食者的牠們,鮮少主動攻擊人類。© steve de neef
長尾鯊的尾巴佔體長的一半,是牠們捕獵魚群時的利器,雖然外貌嚇人,但身為食物鏈頂級獵食者的牠們,鮮少主動攻擊人類。© steve de neef

在我潛水時遇過最大最可怕的鯊魚是長尾鯊(Thresher Shark)。這種神奇的動物有一條長尾巴,牠們利用尾巴將魚群擊昏,以利抓住獵物。我看到的那條長尾鯊長約 4 公尺。如果當時我才 12 歲,肯定會嚇到失魂,但事實上我很興奮,彷如身在天堂。

鯊魚背負惡名太久,是時候還牠清白了!

第一次與鯊魚一起潛水的情景令我終生難忘,當置身於這些壯麗的動物面前時,時間彷彿靜止了,我感到謙卑。我離開了居住地、進入了牠的家裡,但鯊魚卻沒有表現出任何的攻擊性。

鯊魚分布於全球海域,種類繁多,體型差異極大,有超過12公尺長的鯨鯊,也有僅17公分長的侏儒角鯊;有的肉食,有的只濾食浮游生物,多數鯊魚受到人類活動的影響數量已大幅減少。圖為黑尾真鯊。©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鯊魚分布於全球海域,種類繁多,體型差異極大,有超過12公尺長的鯨鯊,也有僅17公分長的侏儒角鯊;有的肉食,有的只濾食浮游生物,多數鯊魚受到人類活動的影響數量已大幅減少。圖為黑尾真鯊。©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身為鯊魚的粉絲,雖然我並不會跳進大海和大白鯊一起任意悠游,但以偏概全地認為所有的鯊魚都有攻擊性,是極不公平的。每天,成千上萬的人安心自在地與鯊魚一同潛水,但大多數人一想到鯊魚時,腦中浮現的卻不是人鯊開心同游的畫面,鯊魚可說是世界上被誤解最深的動物之一。

牠們應該更怕人類吧!

根據統計,人類每年殺死約 1 億隻鯊魚,也就是平均每小時殺死 11,415 隻鯊魚!令人遺憾的是,目前約有三分之一的鯊魚物種瀕臨滅絕

鯊魚通常因受困於漁網、漁線上而亡,這些網線的主要目的是撈捕鮪魚等其他魚類,鯊魚在漁船撈捕鮪魚時,往往成為最容易混獲的對象,也造成了牠們的死亡。 2019 年,綠色和平研究團隊發現,北大西洋的漁船每年捕捉多達 2.5 萬隻瀕臨絕種的鯖鯊。這些漁船本意是捕撈劍魚,但殺死的鯊魚數量卻是劍魚的四倍。

每年約1億隻鯊魚因人類而死亡。北大西洋每年捕捉多達2.5萬隻瀕危鯖鯊,在印度洋每年則有10萬隻鯨豚以及鯊魚,因為人類的捕撈方式而死,目前約三分之一鯊魚物種瀕臨絕種,人類可說是鯊魚最可怕的敵人。© Abbie Trayler-Smith / Greenpeace
每年約1億隻鯊魚因人類而死亡。北大西洋每年捕捉多達2.5萬隻瀕危鯖鯊,在印度洋每年則有10萬隻鯨豚以及鯊魚,因為人類的捕撈方式而死,目前約三分之一鯊魚物種瀕臨絕種,人類可說是鯊魚最可怕的敵人。© Abbie Trayler-Smith / Greenpeace

當鯊魚成為鮪魚船的混獲時,常被殘忍地割除魚鰭後,再被丟回海中。一直以來,亞洲許多地區的人民對鯊魚鰭製成的魚翅有著誤解與迷信,事實上魚翅的營養價值並不高,只有蛋白質及脂肪。亞洲成為大量消費魚翅的地區,可說是鯊魚瀕臨絕種的禍首之一。然而,2019 年的一項研究發現,英國人也食用瀕臨滅絕的鯊魚鰭和魚肉,除此之外,鯊魚也被製成營養補充劑、寵物食品,以及保濕用化妝品等

亞洲許多地區因為對鯊魚鰭製成的「魚翅」存在迷思,大量消費魚翅,成為鯊魚瀕臨絕種的禍首之一。© Abbie Trayler-Smith / Greenpeace
亞洲許多地區因為對鯊魚鰭製成的「魚翅」存在迷思,大量消費魚翅,成為鯊魚瀕臨絕種的禍首之一。© Abbie Trayler-Smith / Greenpeace

為了海洋的健康,您我需要鯊魚

鯊魚在地球上存在了約 4.5 億年的時間,比您我存在的時間長得多。鯊魚是頂級掠食者,這意味著牠們位於食物鏈的頂端。牠們幫助讓海洋生態處於平衡之中,清除弱小和生病的生物,並與其他掠食者競爭。這個過程有助於創造豐富的生物多樣性,沒有了鯊魚,生態系將失去平衡,並開始崩潰瓦解。

鯊魚位於食物鏈頂端,對維持生物多樣性與海洋生態系統平衡有重要影響,海中若失去鯊魚,生態系將失去平衡,©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鯊魚位於食物鏈頂端,對維持生物多樣性與海洋生態系統平衡有重要影響,海中若失去鯊魚,生態系將失去平衡。©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鯊魚也是珊瑚礁健康與否的良好指標,潛水時如果看到很多鯊魚,表示當地通常有著健康的珊瑚礁生態系,充滿了生命力。不幸的是,現在不管在何處潛水,若能看到一隻鯊魚,算您幸運了!

制定全球海洋公約,守護氣候與生物多樣性

健康的海洋是抵禦氣候危機的最佳防線。沒有鯊魚就沒有健康的海洋,然而,在人類從事破壞性漁法、石油鑽探等商業活動對海洋帶來傷害時,全球只有不到 1% 的海洋受到保護。

近兩年來,綠色和平一直致力於守護海洋的倡議,針對任何破壞海洋的人類活動進行管制,《全球海洋公約》呼籲為全球至少 30% 的海洋建立保護區(MPA)。這項海洋保護方案,不只具有劃時代的意義,也是最能實現海洋保護的可行計畫。

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正在印度洋進行考察,為推動制定《全球海洋公約》蒐集科學依據。© Maarten Van Rouveroy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正在印度洋進行考察,為推動制定《全球海洋公約》蒐集科學依據。© Maarten Van Rouveroy / Greenpeace

為了更聚焦保護海洋的議題,綠色和平船艦「極地曙光號」(Arctic Sunrise)於 2021 年 3 月再度啟航前往印度洋,進行考察。在這裡,每年有 10 萬隻鯨魚、海豚,以及鯊魚,因為人類的捕撈方式而死亡

響應 2030 年前保護至少 30% 的海洋

由於新冠疫情的影響,聯合國原訂於 2020 年舉行的《全球海洋公約》第四輪關鍵談判會議被迫延期。好消息是,這些重要的談判計畫將於 2021 年 8 月重啟。

未來四個月,這個美麗星球上的海洋,將面臨「不成功便成仁」的危急時刻,您我必須向參與協議的各國政府施加壓力,讓奄奄一息的海洋得以恢復,海洋物種能夠保有永續生存的空間。全球數百萬人已經挺身而出,響應綠色和平的號召,共同為保護全球至少 30% 的海洋而奮鬥,不久的未來,當您再度於海中潛水時,必將能與更多鯊魚自在同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