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3 mins

《南極條約環境保護議定書》30周年,邀您一同再創歷史!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對一般人來說,南極猶如一片無人之境的地球淨土,然而這片廣大且資源豐富的極地,曾受各國覬覦。1991 年 10 月 4 日,全球多國政府代表簽署南極條約《馬德里議定書》,承諾禁止鑽油及採礦至 2048 年。至今 30 年過去,多國元首及代表齊聚西班牙馬德里記念歷史時刻,綠色和平於場內場外持續提醒:制訂全球海洋公約,為地球共創下一個里程碑!

為了在協商保護南極的會議中有一席之地,1987年,綠色和平在南極成立「世界公園基地」,於基地外掛上布條,表示:「綠色和平成立南極世界公園,並要求保護最後的野生環境免於剝削」。
為了在協商保護南極的會議中有一席之地,1987年,綠色和平在南極成立「世界公園基地」,於基地外掛上布條,表示:「綠色和平成立南極世界公園,並要求保護最後的野生環境免於剝削」。 © Greenpeace / Andy Loor

話說從頭:南極設立「世界公園基地」

早於 1959 年,全球已簽訂《南極條約》,以禁止軍事活動、平息領土紛爭為初衷;直至 80 年代,南極蘊藏的豐富石油與礦產資源受各國虎視眈眈,因此綠色和平等環保團體積極推動全球一同守護地球「最後淨土」。鑑於當時只有在南極建立科學研究基地的國家才有「話語權」,為了在談判桌爭取一席之地,綠色和平毅然在 1987 年於南極設立「世界公園」基地(World Park Base),倡議南極成為全人類共享的樂園。從孤軍奮戰到逐漸獲得認同,更有越來越多利害關係者從原本計劃引入國際組織監管採礦活動的方案,改為支持全面保育。

1991 年 10 月 4 日,《南極條約環境保護議定書》(The Protocol on Environment Protection to the Antarctic Treaty,也被稱為《馬德里協定書》The Madrid Protocol)正式簽訂,並於 1998 年生效:除非締約國一致推翻,否則開採礦物和探鑽石油的禁令將至少持續至 2048 年

2018年,綠色和平船艦在南極完成多項研究,包括採集冰雪樣本揭露塑膠污染,以及有關「脆弱海洋生態系統」的發現,也曾於《Frontiers in Marine Science》期刊中獲得發表。
2018年,綠色和平船艦在南極完成多項研究,包括採集冰雪樣本揭露塑膠污染,以及有關「脆弱海洋生態系統」的發現,也曾於《Frontiers in Marine Science》期刊中獲得發表。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出現新威脅:氣候危機與塑膠污染

簽定了《馬德里協定書》,顯示各國願意且能夠尊重地球界限、與之共存,而非無止境地你爭我奪。然而,30 年後的今日,儘管南極得以擋住資源開採的「明槍」,卻難以抵禦氣候變遷引致冰川消融、企鵝數量銳減等生物多樣性危機,以至塑膠污染無遠弗屆的「暗箭」。專責保育南極海洋生物的南極海洋委員會(CCAMLR, Antarctic Ocean Commission),竟長期被主張開發的陣營耽誤議程,保育步伐大大落後

在協定書簽訂 30 年的大日子,西班牙馬德里國家考古博物館舉行了一場「南極:當下與未來」會議,綠色和平派員共襄盛舉,會場內播放了綠色和平全球執行長 Jennifer Morgan 的短片,呼籲各方由南極的起點邁向「2030 年保護至少 30% 海洋」的目標,而西班牙辦公室行政總監與專案主任也與出席嘉賓交流,行動者則在會場外以單車展示標語,表達守護海洋訴求。

「創造歷史,保護海洋。」綠色和平行動者在《馬德里議定書》紀念活動會場外,以腳踏車展示標語,促請決策者凝聚共識制訂《全球海洋公約》。
「創造歷史,保護海洋。」綠色和平行動者在《馬德里議定書》紀念活動會場外,以腳踏車展示標語,促請決策者凝聚共識制訂《全球海洋公約》。 © Pedro Armestre / Greenpeace

創造未來:以海洋公約保障地球

正如 30 年前,負責綠色和平西班牙辦公室「守護南極」專案的 Mª Luisa Toribio 所言:「當年『守護南極』專案證明,若政府願意聆聽,幾年前仍被視為進取得不可思議的保育協議,是可以成真的。我希望今日的政治領袖同樣不負所託,傾聽民眾與科學家的聲音,並展現魄力優先保護海洋,而非掠奪天然資源。」除了南極海洋委員會將於近日召開年度會議,一再延期至 2022 年舉行的《全球海洋公約》會議,更是我們能否實現「30x30」願景,實踐科學界提倡的轉捩點。

南極希望灣是阿德利企鵝最主要的棲息地之一,但數量也在27年間下降了16%。全球海洋與極地亟需一個強而有力的保護網絡,而制定《全球海洋公約》在2030年保護至少30%海洋是非常關鍵的一步。
南極希望灣是阿德利企鵝最主要的棲息地之一,但數量也在27年間下降了16%。全球海洋與極地亟需一個強而有力的保護網絡,而制定《全球海洋公約》在2030年保護至少30%海洋是非常關鍵的一步。 ©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一個強而有力且貫徹落實的全球海洋保護區網絡,可以躍升海洋抗壓能力,減緩氣候危機衝擊、挽救生物多樣性,同時保障數以百萬計沿海居民的糧食安全與生計。全球至今已有近 400 萬人連署支持《全球海洋公約》,更有超過 80 個國家及地區以不同程度表態支持「30x30」保護方案。邀請你為生生不息的海洋注入力量:我們不只是懷緬過去的旁觀者,而是改寫未來的行動者!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