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分享

專題報導 海洋
4 mins

黃牌之後,臺灣遠洋漁業「改革」仍是未竟之業

作者: 綠色和平海洋專案主任 蔡佩芸

歐盟解除臺灣遠洋漁業「黃牌」,但遠洋漁業中的不法行為仍持續發生。臺灣政府目前的執法與監督能力仍需加強,遠洋漁業企業更是責無旁貸。

2015年9月,綠色和平在太平洋海域巡航,直擊揭露臺灣籍鮪延繩釣漁船「順得慶888號」,在公海上從事非法漁撈作業,包含對鯊魚割鰭棄身、捕捉禁捕魚種、非法轉載等,即典型「非法、未報告、未規範」(Illegal, Unreported and Unregulated,簡稱IUU)的縮影!

2015年臺灣漁船「順得慶888號」遭綠色和平船艦直擊,非法割下的鯊魚。©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2015年,綠色和平船艦「彩虹勇士號」在公海上與臺灣漁船「順得慶888號」相遇,綠色和平調查員在船長同意後,登船調查實際漁獲。©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同年10月,歐盟對臺灣遠洋漁業祭出黃牌警告,指出臺灣政府現有法規架構有重大缺失,懲處制度無法有效嚇阻非法漁業,缺乏能有效追蹤、控管與監控遠洋船隊的機制等,要求臺灣政府需盡快改善。

2016年4月,綠色和平發佈調查報告《臺灣製造 – 失控的遠洋漁業》,不僅再次揭露臺灣遠洋漁業中非法漁業的問題,也發現了臺灣遠洋漁業中另一大問題,外籍漁工權利受到剝削的現況。該報告訪問超過100位,於臺灣遠洋漁船上工作的外籍漁工,發現三分之二外籍漁工遭到虐待或剝削等不合理對待。

在國際壓力、學者、公民團體、民眾的要求下,臺灣政府總算大刀闊斧修改了將近一個世紀沒有大幅變更過的漁業相關法規(遠洋漁業三法),對於違規漁船予以裁處,以嚇阻非法漁業的發生。三年過去了,我們的確看到政府在遏止非法漁業上的努力,但同時也要提醒政府不能因黃牌移除而鬆懈

非法漁業是目前全球海洋生態系統的最大威脅之一。根據聯合國農糧組織(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FAO)統計,每年非法漁業從海裡奪取將近2千6百萬噸的魚,不僅加速海洋資源枯竭,也還會威脅食物安全、生計,甚至加速貧窮等。遏止遠洋漁業中的非法漁業不易,如去年遭國際組織環境正義基金會(Environmental Justice Foundation)踢爆,既有非法漁業捕撈,又有強迫漁工勞動的「福甡11號」,再次顯示遠洋漁業中的不法行為仍然持續在發生,臺灣政府目前的執法與監督能力仍顯不足

血汗漁工問題,尚未解決

除了非法漁業,綠色和平與其他關心外籍漁工權益團體的調查發現,臺灣遠洋漁業的外籍漁工人權仍持續受到剝削。今年6月,美國國務院發布的「2019年人口販運問題報告」(2019 Trafficking in Persons Report)顯示,雖然臺灣仍維持在第一級,但也明確點出,臺灣(遠洋)漁船上工作的外籍漁工,面臨強迫勞動的問題,恐因勞動部與漁業署權責歸屬的問題,以及勞動檢查機制不完善,而無法有效解決

外籍漁工在臺灣遠洋漁船上,常面臨不合理且剝削的工作情形。圖為漁工於臺灣在南太平洋島國薩摩亞的延繩釣漁船上休息。©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目前在臺灣漁船上工作的外籍漁工,來自境內雇用與境外雇用兩種管道,而臺灣遠洋漁船上的外籍漁工主要透過境外雇用。因境外僱用之法規《境外僱用辦法》對於漁工的保障薄弱,且主管單位漁業署,缺乏勞動管理與檢查相關經驗與訓練,不僅造成與境內雇用漁工同工不同酬的不公平待遇,也缺乏對境外僱用漁工的人身安全保障。透過境外僱用的漁工,非常容易成為勞動剝削,甚至人口販運的對象

今年5月,監察院針對去年遭聯合國國際勞工組織(ILO)舉發的臺灣籍漁船「福甡11號」,違反《漁撈工作公約》案件中,點名漁業署缺乏也不擅於遠洋漁船的勞動檢查,並指出與勞動部職責分工不適當等問題。這也正與過去連續五年,美國的人口販運問題報告和人權報告提出的看法一致。綠色和平呼籲臺灣應加強保護在其遠洋漁船上工作的外籍漁工,且把勞動部設為遠洋漁船外籍漁工管理的主責單位,而不是相互推委。

全球漁業供應鏈需要轉型,企業責無旁貸

早在2016年,聯合國農糧組織的報告就已經指出,目前全球有超過九成的魚群正面臨,或即將面臨過度捕撈的狀態。為了解決全球漁業資源枯竭危機,綠色和平與世界第一大水產大盤商泰聯集團(Thai Union)交涉多年,同時也發起多次連署,要求該集團解決非法漁業及過度捕撈等問題。

2017年泰聯集團終於承諾,先暫停全球供應鏈進行海上轉運,直到有更嚴密的規範能防堵轉載所產生的弊端,同時確保供應鏈所屬漁工皆能獲得公平待遇,並在 2020 年前減少 50% 的人工集魚器(Fish Aggregating Device,簡稱FAD)。水產巨頭泰聯集團的改革政策,除了減少全球供應鏈的非法和不道德的漁業行為,也顯示出全球海鮮市場正在轉型,永續漁業勢在必行。

工業捕撈常見的人工集魚器(FAD),不分魚種大小,一網打盡。© Paul Hilton / Greenpeace

臺灣作為漁業強權,接下來?

反觀臺灣,不僅是全球前六大漁業強權,還有身居全球前三大的水產貿易商龍頭。從綠色和平去年發布的報告《浩劫漁生:臺灣遠洋漁業調查》中,可看出灣遠洋漁業是結構複雜的多角關係,從最底層、勞力密集的漁工到最末端的消費市場,中間還横跨了政府部會、漁會、公會、整個供應鏈及全球中盤貿易商等,都與血汗漁工與非法漁業脫不了關係。

漁船在海上轉運漁貨,能延長在海上工作時間,卻造成海洋資源掏空,漁工難以靠岸回家。圖為2012年於近印尼的公海上直擊東南亞漁船進行非法鮪魚轉運。© Shannon Service / Greenpeace

面對臺灣遠洋漁業的複雜產業鏈,即使新法上路也仍難以防堵非法及不平等對待事件,因為這是整個漁業體系出了問題,在系統裡的每個階層都須為血汗海鮮負責。所以,綠色和平除了會持續監督臺灣政府及監管機關須加強執法,大力掃除各種非法漁業行為,同時,也會持續要求遠洋漁業相關企業在獲利的同時,也應確保漁獲的合法性,並讓這些外籍漁工能安心、安全的繼續在臺灣漁業中打拼

黃牌的解除,只是遠洋漁業改革的開端,無論是臺灣政府還是遠洋漁業相關的企業,都需要做的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