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v2018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海洋
4 mins

醒來就看見海,綠色和平船艦三副陳楷潔,一輩子守護海洋的承諾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陳楷潔,34 歲,工作是綠色和平船隊三副。11 年前她初次登上船艦「希望號」當志工,愛上這份醒來就能看到海的工作。每次上船會有三個月無法陪在孩子身邊,對任何新手父母都是煎熬,是什麼讓她堅持守護海洋這條路?

「有些人常常覺得我們這種環境工作者,是一個沒辦法做很久的工作,但這是一份我想要做一輩子的工作,做到我動不了的那一天!我想應該找不到另一個更適合我的工作了。」

來自臺灣的楷潔於2017年開始,在綠色和平船艦擔任三副,負責駕駛臺的相關工作。
來自臺灣的楷潔於2017年開始,在綠色和平船艦擔任三副,負責駕駛臺的相關工作。 © Kai Jie Chen

時序倒轉到 2011 年,船艦「希望號」來臺灣兩週,當時唸大四的楷潔到船上擔任廚師助手,這次經歷讓她興起「未來想在綠色和平船上工作」的念頭。大學讀海洋生物的她,很早就接觸到環境議題跟海洋保育,更立定心願未來要從事環境相關的工作:「當時有考慮過去當科學家,因為可以調查環境不同的因子,後來想想我沒有很喜歡坐在電腦前寫報告。我發現船員是可以每天看到海的工作,就很想要試試看。」

上課、實習、到商船累積經驗,前後加起來大約 2、3 年,2017 年才成功申請加入綠色和平船員,成為船隊三副,負責駕駛臺的工作。一開始楷潔也曾經感到挫折,「我其實超會暈船的!在商船跑的時候因為船很大,幾乎沒暈船,但到綠色和平的船就每天吐,一開始很挫折,後來習慣會暈船,需要吃暈船藥就吃,也就不怕了。」

陳楷潔(右)與綠色和平船艦人員,常常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團隊合作,執行環境調查或倡議任務。
陳楷潔(右)與綠色和平船艦人員,常常與來自世界各地的團隊合作,執行環境調查或倡議任務。 © Kai Jie Chen

楷潔開玩笑說,自己不喜歡通勤,在船上工作的好處就是不需要通勤了!「我是講話會緊張、也不算很會寫東西,但我只要學會開船就可以像螺絲一樣,在環境保育的領域出一份力。我一直想找一個在大自然裡工作的職業,就像現在醒來就能看到大海的工作。」

調查亞馬遜珊瑚礁群,目睹非法漁業猖獗

楷潔的第一個任務是守護亞馬遜珊瑚礁揭露石油公司想在這片海洋生物群落探勘石油的企圖;她加入船艦「希望號」與西非當地政府聯合巡航,記錄大海上的非法捕撈;還曾到美國、加拿大交界處保護虎鯨反對興建油管。小小遺憾是還沒機會到南北極出任務,「那需要另一張極區航行的證照,是無法在臺灣考到的,因為疫情我還無法去上課,就還滿可惜的。」

「希望號」在綠色和平的三艘船中速度最快、船體最大,能追蹤高速船隻,以及供直升機及潛艇起航,對楷潔的意義也最重大:「今年它退役了真的很不捨,對我而言記憶比較深的行動都是在『希望號』上。」(延伸閱讀:為環保執行任務20年!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光榮退役

綠色和平一眾船員與船艦「希望號」(Esperanza)和「極地曙光號」(Arctic Sunrise)合影。
綠色和平一眾船員與船艦「希望號」(Esperanza)和「極地曙光號」(Arctic Sunrise)合影。 © Greenpeace

駕駛臺工作大解密

大副、二副、三副有什麼不同?身為三副,在船上有哪些任務?「三副是屬於駕駛臺的部門,負責輪班航行。駕駛臺每一個儀器都需要證照,所以我的證照有一大本!要有航海特考的資歷,再實習一年才能拿到執照。」

三副負責求生滅火設備的維護和保養,二副負責航行計畫、駕駛臺的儀器,大副的責任更為吃重,堪比全團的保母,也是執行海上行動的重要角色,「除了大型行動有船醫,平常不管受傷、生病,船員都要能解決,所以我們都具備最基本的急救證照。不過主責這些事情的是大副,開刀縫合都要會。」

綠色和平船員陳楷潔除了要會開大船,也需具備操作小型船隻和器材的技能,方便執行任務。
綠色和平船員陳楷潔除了要會開大船,也需具備操作小型船隻和器材的技能,方便執行任務。 © Kai Jie Chen

任務期間曾遇過什麼困難嗎?「如遇到暴風雨通常會避免執行任務。浪大的話,會特別需要小心,我們常放小艇,需要確保大家平安地上下船。」綠色和平的行動首重安全,船員放假期間也會參與訓練,「也仰賴船長的技術,讓上下船的方向不會遇到那麼大的浪。」

希望帶孩子親愛海洋

陳楷潔與先生互相支持,在她每次上船出海工作的三個月中,就由先生負責照顧孩子。
陳楷潔與先生互相支持,在她每次上船出海工作的三個月中,就由先生負責照顧孩子。 © Kai Jie Chen

選擇船員作為職業以來,家人一開始擔心在海上工作安不安全?幸好船上都有網路可以聯絡,漸漸的家人就不再介懷。先生更給予最大的支持,在楷潔上船時負責照顧小孩。楷潔有一個 2 歲半的兒子,現在懷孕八個月,小家庭即將迎接第二個新成員。

孩子才出生自己就要回船上,是否很煎熬?「其實相對於一般的商船,綠色和平船艦的家庭和工作時間比例比較好,一次出海工作三個月,之後就可以休息三個月,放假時就能全心全意陪家人和小孩。」

夫妻倆常常帶小孩去海邊玩,楷潔說,「我對所有水面以上的事情都不太擅長,最喜歡的就是水肺潛水!」希望孩子未來不怕水,進而愛上海上活動,「如果小孩到時候看到的海域沒有現在這麼漂亮,真的會覺得很可惜。不過不管有沒有小孩,關注的議題跟努力都是差不多的。」

陳楷潔(右)喜歡水肺潛水,熱愛海洋的她始終關注海洋議題,希望能為保護大海付出力量。
陳楷潔(右)喜歡水肺潛水,熱愛海洋的她始終關注海洋議題,希望能為保護大海付出力量。 © Kai Jie Chen

海洋需要見證與守護,任何一點貢獻都有意義

綠色和平保護海洋的重大任務是推動《全球海洋公約》,目標在全球海洋建立一個龐大的海洋保護網絡,讓海洋休養生息。「在公海建立保護區最大的問題是監督跟執行。參與過遠洋漁業的行動,我發現要抓非法漁業真的非常困難,沿著西非開的那次,親眼見到非法行為,因為當地政府官員在船上,才可以實際執法。」可見保護海洋需要全球通力合作,才有機會落實。緊接著,聯合國《全球海洋公約》第五次協商會議(IGC5)將在 8 月舉行,綠色和平將與全球海洋守護者密切關注,目標推動 2022 年底前確立公約,保護珍貴生態,解決海洋危機。

綠色和平船艦在西非開放學生參觀,擔任三副的陳楷潔手持六分儀,介紹船員工作內容。
綠色和平船艦在西非開放學生參觀,擔任三副的陳楷潔手持六分儀,介紹船員工作內容。 © Greenpeace

正因為遠洋發生的事對多數人來說都很遙遠,綠色和平船艦成為公眾的眼睛,能為海洋做更多。楷潔謝謝每一位支持者:「我們一條船在運行,每一件事情都要錢,所以是真的很需要捐款和支持。」她深信,這份工作正在為環境帶來正向的改變,「任何一點小小的貢獻或努力,都會對這個環境有一點幫助,就算只是一點點,也是有意義的。」

環境工作背後,需要許多不同角色與專業,堅守崗位,才有機會贏得勝利。期待楷潔繼續在駕駛臺前、在海上,為我們帶回更多海洋的消息!

延伸閱讀: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