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3 mins

大海之子,臺灣女婿,立志加入綠色和平守護海洋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是什麼原因讓一位小男孩從小立志加入綠色和平?來自荷蘭的高林翰(Pavel)在海洋專案中,曾參與哪些精彩行動?守護海洋的過程中,曾面臨哪些危險?熱愛海洋的他,如今駐留在臺灣,希望能帶來哪些改變?

走進綠色和平辦公室,有時候會遇見幾位非華人面孔的同事,其中一位就是來自荷蘭的高林翰(Pavel)。加入臺北辦公室之前,他在綠色和平已有 10 多年的經歷,參與過許多驚險的第一線行動,對守護海洋懷有滿滿熱情。他有哪些精采故事可以分享呢?讓我們一起看下去吧!

與綠色和平同一年生日的高林翰,將綠色和平圖騰刺在手臂上,此照片攝於2012年。熱愛海洋的他,視守護海洋生態環境為使命。
與綠色和平同一年生日的高林翰,將綠色和平圖騰刺在手臂上,此照片攝於2012年。熱愛海洋的他,視守護海洋生態環境為使命。

從小嚮往綠色和平的工作

身為荷蘭人的高林翰,從小聽過綠色和平保護環境的故事,「當我還是 10 歲的小男孩時,曾經看見行動者挺身保護海豹,我覺得實在太酷了,那時候就希望長大能加入綠色和平。」幾年後,高林翰攻讀環境科學與海洋生物學,更持續追逐成為綠色和平一員的夢想,在全球到處投履歷。這期間,他曾任職於動物園、擔任過瑜珈老師,也去過南太平洋工作。

經過許多努力,15年後,高林翰終於在家鄉,也就是綠色和平的總部荷蘭,受聘成為海洋專案團隊的一員!心願終於達成,然而守護海洋的旅程才正要展開。

2010年,由於兩位綠色和平行動者因在日本捕鯨計畫中發現重大腐敗而被捕,高林翰於駐荷蘭日本大使館,遞交抗議信件,倡議捍衛人權。
2010年,由於兩位綠色和平行動者因在日本捕鯨計畫中發現重大腐敗而被捕,高林翰於駐荷蘭日本大使館,遞交抗議信件,倡議捍衛人權。

反捕鯨、杜絕非法捕撈,海洋行動者的工作驚險萬分

覆蓋地球超過 70% 面積的蔚藍世界,其實長期因人為商業活動,而遭受嚴重傷害。綠色和平的海洋專案,旨在守護海洋生態與生物多樣性,包括反對工業式獵捕鯨魚、阻止過度漁撈使大海資源枯竭、減緩氣候變遷以平衡海中環境,以及杜絕各種可能污染海洋的行為,如海底探鑽、開採石油、塑膠廢棄物等。

為了停止眾多破壞海洋的行為,高林翰參與了各種第一線的行動。「我們做過很多跟反捕鯨有關的專案,在 2010 年時,冰島仍有公司持續捕鯨獲利,以長鬚鯨(fin whale)為主。但事實上,冰島人並不吃鯨魚肉,那這間公司如何獲利呢?他們是捕獲鯨魚後,再將鯨魚肉載送至日本。」

2010年4月,高林翰參與策畫的反捕鯨行動,行動者攀爬至巨大的貨櫃船上,阻擋載送鯨魚肉至日本,並呼籲荷蘭當局扣押貨櫃與停止裝運。
2010年4月,高林翰參與策畫的反捕鯨行動,行動者攀爬至巨大的貨櫃船上,阻擋載送鯨魚肉至日本,並呼籲荷蘭當局扣押貨櫃與停止裝運。

阻擋貨船前往日本,需要透過策略與行動,並且出其不意,「但我們當時人力非常拮据,而且只有兩天可以準備」,高林翰回憶起當時的克難考驗,「為了規劃行動,我大概有兩、三個晚上沒有闔眼。」在巨大的貨櫃船面前,高林翰與行動者前往現場阻止,與警察和企業進行談判,要求將鯨魚肉卸下,「周旋了大約半天,他們終於同意不把鯨魚肉送往日本。當時真的覺得雖然我們只是小小的團隊,但仍很有力量可以促成改變。」

「其實這個行動的風險還是很高的,因為我們無法 100% 確認船上一定有鯨魚肉,但根據收到的情報,我強烈地認為是沒錯的。」作為行動者,必須承擔一定程度的風險與危險性,因此完善的策畫和評估,是讓行動成功的重要因素。

2017年4月,高林翰參與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於幾內亞的調查工作,在甲板上用望遠鏡觀察漁船。
2017年4月,高林翰參與綠色和平船艦希望號於幾內亞的調查工作,在甲板上用望遠鏡觀察漁船。

還有另一次,是 2017 年高林翰在西非參與的調查工作,由於海上非法捕撈的問題嚴重,綠色和平出動人員調查漁船,直擊非法實證,如捕鯊魚鰭、無證照作業、使用漁網不合規範等。其實類似的調查工作是具有危險性的,遠洋上的漁船就如一個王國,若漁船不願配合,甚至訴諸暴力,都可能使調查人員的安全受到威脅。在與當地政府合作與警察的陪同下,現場逮捕了 11 艘非法漁船,這也是高林翰印象很深的其中一次行動。

2017年,高林翰在幾內亞水域的中國籍漁船上,查獲鯊魚。
2017年,高林翰在幾內亞水域的中國籍漁船上,查獲鯊魚。

與臺灣的不解之緣

在綠色和平位於荷蘭的總部工作的 10 年間,高林翰去了西非與許多歐洲國家執行專案,離開荷蘭後轉調香港,如今落腳在臺灣,繼續為守護海洋奮鬥。「其實以前對這塊土地的認識很少,只知道臺灣生產塑膠製品。一直到 2019 年搬來臺灣,我才發現荷蘭與臺灣數百年前的關係。」

臺灣四面環海,更是全球遠洋漁業的強權,對熱愛海洋,又以保護蔚藍大海為理想的高林翰來說,也許來臺緣份早已種下。娶了臺灣女孩為妻,又生下留著臺灣血液的女兒,「我覺得因為她們,讓我跟臺灣的連結更加密切。」現在他駐留臺灣,擔任環太平洋海洋專案負責人,與臺灣、東南亞、美國等地辦公室合作,為阻止過度捕撈和捍衛漁工人權而努力。

也許很多臺灣人並不知道,臺灣漁船的漁撈實力是全球數一數二,但因此需要為海洋的永續負起更多責任。許多在臺灣漁船上工作的外籍漁工,正因政府的規範過於鬆散,而遭到權益被嚴重剝削、長時間強迫勞動以及工作環境惡劣等對待。

高林翰現在居住於臺灣,持續為守護全球海洋而努力,照片攝於馬祖。
高林翰現在居住於臺灣,持續為守護全球海洋而努力,照片攝於馬祖。

「臺灣的法規應該要更嚴格,政府也不要躲著不面對這些問題。這些漁工的工作待遇真的很糟,風險高,薪資卻很低,還可能面對言語或肢體暴力。臺灣人不應該是這樣的,臺灣有許多值得驕傲的地方,民主、親切友善、體貼周到,還是亞洲第一個通過同婚法案的政府,我們應該要嚴格限制船公司和水產企業的行為」,高林翰語重心長地說。

「臺灣需要理解到,身為一個海島、被海洋包圍,與大海的連結是非常強的,我們應該要尊重她。雖然臺灣在全球政治的影響力不大,但在COVID-19之後,可以證明給全世界看『我們有能力讓一切變得更好』。」

高林翰於2014年去墨西哥時出海,遇見友善又親人的灰鯨。
高林翰於2014年去墨西哥時出海,遇見友善又親人的灰鯨。

深愛海洋,守護海洋的使命會繼續走下去

訪問高林翰時,可以感受到他對海洋的熱愛,他說「我覺得跟海有很深的連結,即使只能遠遠地看到一小片海景,我也會感到很滿足。」

他回想起過去曾參與綠色和平船艦的感受,「被大海包圍的感覺真的很棒,身旁圍繞著海豚和鯨魚。記得有一次我在甲板上進行視訊會議,畫面上可以看到很多海豚在船邊跳躍著。」如果有機會的話,高林翰說,他希望能夠成為船艦成員,體會每天 24 小時都為了環境而努力。

當然,守護海洋與環境的工作沒有這麼容易,甚至時常感到挫折。「改變常常是非常緩慢的,尤其當你看到很多事情很有問題,卻無法立即改善,是很讓人沮喪的。」雖然加入綠色和平十多年,高林翰仍會對環境的處境感到無力,「你可能親眼看見漁民的拖網裡,有很多章魚等非目標的物種,牠們生命垂危,其實漁民可以把牠們放回海裡的,但他們沒有,就只是眼睜睜看著這些海洋生物死去。」但也因此讓他更有動力,希望為海洋做更多事。

2014年,高林翰(左)與兩位德國同事乘坐橡皮艇,於北海的英屬航道記錄工業漁撈的行動,見證大型拖網、工業漁船對海洋資源的快速消耗。
2014年,高林翰(左)與兩位德國同事乘坐橡皮艇,於北海的英屬航道記錄工業漁撈的行動,見證大型拖網、工業漁船對海洋資源的快速消耗。

最後,高林翰也想呼籲:「也許我們發現環境問題時,會感到無奈,但我們每一個人的小小影響力,還是能夠改變世界的。無論是簽連署、捐款支持綠色和平,或是選擇購買永續漁獲,你我都可以為世界帶來不同,幫助下一代擁有更好的生活環境,有機會體驗我們兒時曾感受到的美好。」

也許這也是高林翰最想送給身為臺灣人的女兒,最有價值的禮物。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