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 v2018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北極
3 mins

北極也有植物!認識極地植物生態,與因紐特人獨特文化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說到北極物種,您第一個聯想的會是什麼?是海冰上的北極熊?可愛神秘的北極狐?還是外貌特別的一角鯨?事實上除了上述這些動物外,白茫茫的北極竟然也有植物!在極地嚴酷的氣候條件下,什麼樣的植物得以生存呢?它們又是怎麼適應嚴寒的氣候呢?

多數人印象中的北極是天寒地凍、人煙罕至的不毛之地,那麼北極是否有植物在此生長呢?事實上,北極有著令人驚艷的多樣化植物物種。北極的植物對您我來說應該都相當陌生,因此來自香港的首位華裔極地探險及研究專家 Wilson Cheung,將與您分享他多年在北極研究考察累積的豐富知識,以及他最喜歡的幾種北極植物。

北極竟然有植物?

北極的漫長寒冬始於 9 月,一直到隔年的 6 月,盛夏開始。在加拿大北極高地上的北埃爾斯米爾島(Northern Ellesmere Island),生長著大約 125 種維管束植物以及大量的苔蘚和地衣,這些植物開出的花朵十分巨大,呈現出飽滿豐富的色彩。在兩到三個月的生長期間,北極的山谷被渲染成紫色和黃色。

在夏季,加拿大北極群島的巴芬島(Baffin Island)上,各種花類開始盛開綻放,為冬天的黑白色調添上了斑斕鮮豔的色彩。整個北極地區約有 125 類開花植物,而每種花都有其價值和文化地位。

植物如何在北極生存?

在一探究竟之前,先來了解北極的植物是如何適應惡劣的環境?

在北極,幾乎所有的物種都是多年生,因為當地的夏天短暫,植物吸收到的能量太少,無法發芽、開花和產出種子。為了抵擋強風吹襲,大多數植物都非常矮小,生長在離地面很低的地方,稱為匍匐生長(prostrate)。

當太陽照射土壤時,植物可以從中吸收更多熱量,如北極柳(Arctic Willow),是一種矮灌木,是馴鹿(caribou)、麝香牛(musk oxen)和北極野兔(arctic hares)的食物,由於葉子的形狀奇特,北極原住民因紐特人(Inuits)暱稱它們為「 舌頭植物」(tongue plant)。其他植物如北極罌粟(Arctic poppies),它的花朵向陽生長,每一片花瓣如同反光鏡,將陽光反射到中心的花蕊上,使種子得以保持溫暖

苔蘚:個頭小小、北極最常見的植物

苔蘚是北極苔原最常見的植物,也是北極植物圈嬌小卻強悍的生存者。它們的生長特點,在嚴酷的極北環境發揮得淋漓盡致。
苔蘚是北極苔原最常見的植物,也是北極植物圈嬌小卻強悍的生存者。它們的生長特點,在嚴酷的極北環境發揮得淋漓盡致。 © Wilson Cheung

北極苔蘚(Moss Campion)是北極地區最常見的植物,它們的生長方式十分特別,只有在極短暫的夏天以及岩石上沒有雪的時候生長。全年其他時間,它們會減緩本身的新陳代謝,類似動物冬眠的概念,等到夏天的時候再生長。由於它們的新陳代謝率十分緩慢,1 到 5 公分的矮小植物,可能已有數百或數千年的高齡

苔蘚有個別名——極地地墊(cushion)。顧名思義,苔蘚以一個個小圈的形狀生長,這樣的好處是可以減少表面面積,更接近泥土也能減少熱能的流失。

極地版「神農嘗百草」:濱紫草

因紐特人經常將濱紫草用於烹飪或泡茶。
因紐特人經常將濱紫草用於烹飪或泡茶。 © Wilson Cheung

因紐特人對這些植物有非常豐富的認識,就如您我熟悉的中藥藥草一樣,各種植物有不同的功能和藥用價值,在傳統文化上也有不同的地位。

濱紫草(Oyster Leaf)的葉子一如其名,與生蠔味道十分相似!當地人也一直有將濱紫草用於烹飪和泡茶的習慣。

地表上的時鐘、北極的指南針:仙女木

仙女木與因紐特人的文化緊密連結,花朵的向陽特性可以為迷路的遊子指引方向,當它破雪綻放時,更代表村裡的男人將迎接「成年禮」。
仙女木與因紐特人的文化緊密連結,花朵的向陽特性可以為迷路的遊子指引方向,當它破雪綻放時,更代表村裡的男人將迎接「成年禮」。 © Wilson Cheung

在因紐特人的語言中,有個美麗名字的仙女木(Mountain Aven)意思是「跟隨者」(the one that follows)。仙女木的花向陽而生,如果在北極迷路,可以靠着仙女木辨認方向。透過花的位置與方向,也能觀察出時間的流逝和季節的轉變。

在因紐特人的傳統文化中,當仙女木破雪開花時,代表村莊裡的男人即將面對「成人禮」,準備到海冰上打獵!當他們滿載而歸時,也正是仙女木結果之時!

為冰屋點燈:北極棉草

相片攝於格陵蘭。北極棉草隨風飄逸,就像在草地上鋪滿一整片白茫茫的棉花。
相片攝於格陵蘭。北極棉草隨風飄逸,就像在草地上鋪滿一整片白茫茫的棉花。 © Wilson Cheung

北極棉草(Arctic Cotton Grass)因其蓬鬆的白色絨毛而得名,是雪雁和北美馴鹿遷徙時的重要食物來源。這種植物在因紐特人傳統文化中有獨特而重要的地位,在夏天時盛開,主要生長在沼澤般的泥地。

因紐特人會在夏天的時候,採集北極棉草等植物的燈芯絨用作蠟燭芯,加上海豹的油脂,冬天來臨時,可成為冰屋中非常實用的海豹油燈。時至今日在一些重要場合和典禮,因紐特人依然會燃起海豹油燈,象徵著吉祥與緬懷祖先的傳統文化。

2022年Wilson Cheung在班芬島出席一個慶祝活動時,當地的因紐特人點起海豹油燈。
2022年Wilson Cheung在班芬島出席一個慶祝活動時,當地的因紐特人點起海豹油燈。 © Wilson Cheung

因紐特人曾多次挺身而出捍衛家園,守護北極自然生態與原住民文化,他們在生活中善用並珍惜植物與資源,然而,在氣候變遷影響下,北極海冰持續快速消融,極地生態系統更飽受打擊。

邀請您與綠色和平一起守護北極,要求政府及企業積極淘汰化石燃料、發展再生能源,並制定、實行足以應對氣候危機的政策,讓珍貴的極地生物得以生存,原住民與自然共生的傳統也能世代傳續。

本文改寫自:【北極物語】冰雪下的伊甸園──北極植物群 (註:Wilson Cheung 為綠色和平香港網站每月撰寫專欄文章

延伸閱讀:

捐助支持 捐助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