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森林
3 mins

印尼雨林倒數500天,我們是否來的及挽救?

作者: Greenpeace
數以百計知名消費品牌及棕櫚油供應商,相繼承諾2020年前,將不再以「毀林」的方式,來使用和生產棕櫚油。最後倒數500日,綠色和平最新調查卻發現,25個棕櫚油生產商,在過去三年已至少摧毀面積近5個臺北市的印尼雨林。推動改變,由全球最大棕櫚油供應商「豐益國際」(Wilmar International)開始。

愛是永恆,只怕來不及愛,與紅毛猩猩共度環境順逆,由推動全球最大棕櫚油供應商「豐益國際」改變開始。”

火舌、焦土與霧霾,彷彿預示印尼雨林被無盡摧殘的黯淡未來。企業為了開墾林地種植油棕樹,大肆焚燒碳儲量豐富的泥炭地,嚴重加劇氣候變化,也讓印尼的溫室氣體排放量,直逼美國及中國。

2015年7月,舉國為此付出了沉痛代價。致命森林大火持續多月,造成160億美元經濟損失,哈佛及哥倫比亞大學研究更推算,東南亞地區共有10萬人因相關呼吸道疾病早逝。

花果飄零,動物更是無處容身,孕育瀕危蘇門答臘虎與紅毛猩猩的印尼Tesso Nilo國家自然保育區,竟有超過四分之三面積淪為非法油棕樹種植園。全球193個極危、瀕危及易危物種,正受棕櫚油產業威脅,即使獲救的幸運兒,也僅能勉強地在保育機構中存活下來,曾經有的自由寬闊不復存在。

接近無限溫暖的承諾

其實棕櫚油與森林和諧共存,曾經指日可待。

繼消費品牌先後承諾整頓全球原材料供應鏈,綠色和平2013年發表報告,揭露全球最大棕櫚油供應商豐益國際,與多間毀林生產商存在交易往來,助長焚燒泥炭地、大規模破壞瀕危蘇門答臘虎棲息地。短短幾個月內,豐益國際迅速制定「不毀林」政策,並承諾監督生產商於2015年底前全面遵循。

可惜哀莫大於心死,一個終身守護的承諾,久久未能兌現。單是2012至2015年,印尼每小時就有146個足球場大小的雨林倒下,即是每25秒失去一個足球場面積的雨林。

推土機從未停止,眾多國際品牌卻將守護森林的責任,層層往外推給供應商、生產商以至認證機構,如「可持續棕櫚油圓桌倡議組織」(Roundtable of Sustainable Palm Oil,RSPO),指責是他們疏忽監察棕櫚油來源。

綠色和平於2018年初,向十多個知名消費品牌「下戰書」(註1),要求他們從提升供應鏈透明度踏出第一步,並發表《Moment of Truth 真相時刻》報告作最後通牒;至今除了著名美國果醬品牌 Smucker’s 以外,全數均願意披露棕櫚油來源。

同一時間,綠色和平透過實地調查及衛星影像分析,記錄毀林及侵害人權實況,並發表《印尼雨林最後倒數》報告,揭示25間棕櫚油生產商自2015年起最少摧毀13萬公頃印尼雨林及泥炭地,面積近5個臺北市大小(註2)。其中40%(約51,600公頃)更發生於全球動植物品種最繁盛地帶之一:印尼西巴布亞(Papua),美麗天堂鳥家園淪為毀林「新戰場」。

若進一步追蹤供應鏈,12個家傳戶曉的品牌:高露潔棕欖、通用磨坊、好時、家樂氏、卡夫亨氏、歐萊雅、瑪氏、億滋國際、雀巢、百事、利潔時及聯合利華,其棕櫚油供應鏈分別涉及超過20間毀林生產商。Kit Kat 巧克力、Colgate 高露潔牙膏、Johnson & Johnson 嬌生嬰兒潤膚乳液、Dove 多芬潔膚皂、Doritos 多力多滋起司玉米片、Kellogg's 家樂氏 Pop Tarts果漿吐司餅乾、M&M's 巧克力、Ritz 麗滋餅乾、Head & Shoulders 海倫仙度絲洗髮精……當這些產品在全球最少一個主要市場以棕櫚油生產,用作食品脂肪或個人護理產品的表面活性劑、乳化劑及調節劑等,您我隨時成為毀林「第三者」。

「護林先鋒」自甘墮落

從雨林前線到零售商加工製成日用品,毀林棕櫚油有賴供應商沿途護航,作為全球最大以至首間作出「不毀林、不開墾泥炭地、不侵害人權」(No Deforestation, No Peat, No Exploitation,NDPE)承諾的棕櫚油供應商,豐益國際對毀林現狀責無旁貸。

這間新加坡上市企業佔全球棕櫚油交易量高達四成,業務同時涵蓋生產棕櫚油,截至2017年底,共擁有接近24萬公頃油棕樹種植園。《Final Countdown 印尼雨林最後倒數》報告指出,豐益國際與其中18間毀林生產商進行棕櫚油交易,供應予最少16個知名消費品牌,成為毀林棕櫚油流出市場的首要途徑。

事實上,豐益國際縱容毀林行為並非朝夕之事。綠色和平今年6月揭發,豐益國際創辦人之一 Martua Sitorus 經營的棕櫚油生產商 GAMA,涉及於西巴布亞破壞超過21,500公頃雨林及泥炭地,面積相等於兩個巴黎;Martua 及其表親最終引咎辭任豐益國際職務。另外,轄下種植園亦屢被揭發涉及僱用童工、血汗勞工、掠奪平民土地等人權爭議,但豐益國際只會託辭為個別事件,拒絕正視問題。

毀林也有「不在場證明」

要證明與毀林無關,最可信的證據是「不在場證明」,即「種植園許可地圖(concession maps)」。這份重要資訊能清晰顯示,印尼政府批給紙漿、木材及棕櫚油生產商的土地發展範圍,可供大眾比對紅毛猩猩棲息地、珍貴泥炭地以至毀林衛星影像,我們即能從而得知有關企業是否遵守「不毀林」承諾。

不過,從眾多個案所見,零售品牌或供應商宣稱棕櫚油來自某間生產商的許可種植園,卻並未要求生產商提供地圖實證。試問這些品牌和供應商,要如何保證自己沒有交易、使用毀林棕櫚油,成為毀林幫兇?

認證機構 RSPO 的許可地圖資料庫,原本是捍衛業界聲譽的珍貴工具,卻以無法搜尋指定地點、無法概覽同一企業各處種植園的方式公布,反而成為業界拒絕進一步公開資訊的「遮醜布」。

森林大火是天災,毀林是人禍,尤其當用途廣泛的棕櫚油,早已存在可永續生產的選項。豐益國際必須擔任領導角色,要求生產商公開許可地圖,繼而全面整頓供應鏈,確保2020年前,只會與有「不毀林」獨立認證的生產商交易。否則許下護林承諾的消費品牌別無他法,必須與豐益國際斷絕來往。

守護您我多年護林成果

感謝您一直以來為森林奉上寶貴心意,並與綠色和平「守護印尼雨林」項目一同奮戰,十多年來種出豐碩成果:

(1)以實地調查及創意行動,逼使企業回應護林訴求

(2)從資金來源着手,推動滙豐銀行與毀林企業劃清界線

(3)組織綠色和平雨林救火隊,偵查泥炭地「熱點」防患於未然

2020年,既是企業承諾護林之日,亦是聯合國訂立可永續發展目標實現「不毀林」的期限。讓您我再次集結力量,挺身而出保衛印尼雨林,守護紅毛猩猩。

延伸閱讀:《Final Countdown 印尼雨林最後倒數》報告全文(英文版)

註1:17個知名消費品牌包括高露潔棕欖 Colgate-Palmolive、達能 Danone、費列羅 Ferrero、通用磨坊 General Mills、好時 Hershey、強生 Johnson & Johnson、歐萊雅 L'Oreal、家樂氏 Kellogg's、卡夫亨氏 Kraft-Heinz、瑪氏 Mars、億滋國際 Mondelez、雀巢 Nestle、百事 Pepsico、加信氏 PZ Cussons、寶潔 Procter & Gamble、利潔時 Reckitt Benkiser、聯合利華 Unilever

註2:25間毀林棕櫚油生產商如下:Anglo-Eastern Plantations、Austindo Nusantara Jaya、Bumitama、Central Cipta Murdaya、Citra Borneo Indah、Djarum、DTK Opportunity、Fangiono、FELDA FGV、GAMA/Ganda、Genting、Hayel Saeed Anam、IJM Corporation、Indonusa、IOI、Korindo、Lembaga Tabung Haji、Noble Group、NPC Resources、POSCO/Daewoo、Rimbunan Hijau、Salim、Samling/Glenealy、Sungai Budi、Tee Fami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