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

首頁(Homepage)

推動改變

專題報導 森林
3 mins

印尼雨林大火代價高,逃不出的毒煙瀰漫

作者: Greenpeace 綠色和平

今年亞馬遜雨林大火受到國際媒體關注,然而已經飽受企業焚燒多年的印尼雨林,仍然逃脫不了大火命運。鄰近居民也被迫生活在霾害之中,肺已成為人體空氣清淨機。

全球森林大火四起,所幸亞馬遜雨林大火獲得國際關注,向巴西政府施壓,呼籲制定護林政策;西伯利亞森林大火終於受到當局正視,今年9月底表示確立增加300,000公頃(比盧森堡還大)的森林為保護區。但是,印尼雨林大火呢?

2019年9月12日,綠色和平於中加里曼丹空拍調查印尼雨林火災災況。 © Alif Rizky / Greenpeace

2012年至2015年間,印尼每25秒就失去一個足球場面積的雨林,其中多以焚燒的方式清空林地,為棕櫚油和紙漿公司等商業行為,破壞大片的自然生態棲息地。遺憾的是,這樣的行為至今仍尚未停止。

2019年9月23日,綠色和平於中加里曼丹調查森林大火情形,今年印尼已有大約2千起大火,是2015年至今最嚴重的一年。 ©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2015年以來印尼最慘重的大火災情

在2015年至2018年間,燒毀土地的主要肇事者有十間棕櫚油公司,其中馬來西亞雲頂集團(Genting Group)的子公司PT Globalindo Agung Lestari,是燒毀土地面積最大的公司之一。然而印尼政府沒有撤銷任何一間公司的經營權,更沒有做出嚴厲的制裁,也因此多年來,企業毀林行徑如此猖狂,森林大火至今還無法結束。

印尼政府表示蘇門答臘與中加里曼丹已有6個省分發生緊急林火,綠色和平印尼林火防治小隊(Forest Fire Prevention Team, FFP)於今年8月,進入加里曼丹Tanjung Taruna郊區協助滅火,也在現場調查火災發生原因,以及蔓延程度。然而起火熱點實在太多,防不勝防。

2019年8月6日,綠色和平印尼林火防治小隊於中加里曼丹Tanjung Taruna郊區撲滅火勢。印尼政府表示蘇門答臘與中加里曼丹已有6個省分發生緊急林火。 © 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2019年8月7日,綠色和平印尼林火防治小隊於中加里曼丹Tanjung Taruna郊區撲滅火勢。 © Ulet Ifansasti / Greenpeace

2019年9月12日,綠色和平印尼林火防治小隊於中加里曼丹,調查保護區林火與泥碳地焚燒的災情。 ©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2019年9月21日,綠色和平行動者於印尼占碑市,調查獲得伐木特許權的區域遭受林火焚燒災情,空中瀰漫厚重濃煙。 © Muhammad Adimaja / Greenpeace

2019年9月23日,綠色和平在中加里曼丹Salat島調查森林大火時,拍攝到受大火濃煙威脅生存的瀕危紅毛猩猩與寶寶。 ©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印尼中加里曼丹街上煙霧迷漫,當地人民都需配戴口罩。 ©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超過三千萬人健康受害

以利益為優先考量的政策之下,破壞的不只是生態環境,今年已有超過三千萬人的健康受到極大威脅。大火濃煙瀰漫附近區域,蘇門達臘與加里曼丹都難逃霾害侵襲。空氣中含有焦油、灰燼、農藥、以及一氧化碳等有毒物質,造成數萬人罹患呼吸道相關疾病,甚至超過十萬人提早死亡。

中加里曼丹遭受大火濃煙影響的受害者。 ©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嬰兒也因濃煙影響健康。 ©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僅50天大的嬰兒也因森林大火的濃煙接受氧氣治療。 ©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有害物質經由空氣,能從門縫下、空調系統中、通過汽車通風系統、甚至飛機機艙內,進入人體。當地人民活在不安與恐懼中,卻無法擺脫這樣的環境。而焚燒森林產生的二氧化碳,2015年紀錄最高達一天1,130萬噸,比整個歐盟國家的碳排放量還要高。而雨林與泥炭地也大火而破壞儲碳功能,將長年儲存的二氧化碳室放至大氣中。

印尼中加里曼丹街頭一片霧茫茫。 ©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調查揭露執法漏洞

綠色和平印尼辦公室調查團隊發現,因非法罰木毀林而受到政府罰款的公司當中,沒有一間確實支付罰金,總金額竟高達12億美金之多。政府的放任,令許多當地人感到不滿,學生組織街頭倡議,戴著口罩舉牌要求政府負起責任。(延伸閱讀:印尼大火延燒,誰是點火的人?為您揭露毀林罪證

印尼學生在中加里曼丹街頭倡議,要求政府停止放任企業燒毀森林。 © Jurnasyanto Sukarno / Greenpeace

綠色和平印尼辦公室行動者亦於加里曼丹中部,四周皆發生火災的Kahayan Bridge橋中央,懸吊布條向印尼總統佐科威(Jokowi)進行倡議,以印尼文寫道「Jokowi先生,請實施法律以防止森林和泥炭地火災」。

綠色和平印尼辦公室於中加里曼丹,四周皆發生林火的Kahayan橋中央,高掛橫幅倡議「請實施法律以防止森林和泥炭地火災」。 © Nugroho Adi Putera / Greenpeace

除了印尼當地,隨著大火燃燒,煙霧飄至鄰近國家,馬來西亞考慮制定《跨境煙霾污染法》,以懲罰在其他國家造成煙霾的馬來西亞公司。

綠色和平馬來西亞辦公室事務協調員王佳駿表示,「解決森林大火不僅是印尼的責任。馬來西亞和印尼政府都需要研究火災的發生地點、原因以及追究火災背後的主要罪魁禍首。尤其是現在,印尼森林大火導致的霾害正蔓延到國邊界之外,包括馬來西亞。」

綠色和平馬來西亞辦公室行動者,前往雲頂集團總部外示威抗議,要求停止燃燒森林,保育泥炭地。 © Nugroho Adi Putera / Greenpeace

政府應嚴格執法,你我都要加入關心

臺灣或許離印尼很遠,但其實歷年大火的肇因,都是為全球生產鏈製造日常用品所需要的棕櫚油和紙漿。很遺憾的,涉及縱火罪證的全球生產鏈繁雜,綠色和平每年敦促各大企業積極公開供應鏈的永續生產指標,就是希望消費者能不因缺乏透明資訊,而成為毀林幫兇。如今,印尼政府縱容企業惡行,造成森林大火的各跨國企業公司理應受到嚴格制裁,卻仍逍遙法外。綠色和平將持續深入調查與揭露環境犯罪行為,並呈交證據施壓當局政府,要求確實執法,並向全世界消費者揭示大火的罪魁禍首,給所有印尼與鄰近國家受災的人民,一個合理的交代。

守護環境運動需要您長期的支持。綠色和平不接受政府、企業的資助,100%倚賴民眾捐款,以直接行動帶來正面改變。改變雨林命運之路漫長,即使得到了一個企業、政府承諾,都要繼續追蹤那些承諾是否兌現,而不淪為空談。一個腐敗的政權也會抹滅前人的努力,但我們不能放棄,一次又一次以更強的群眾力量堅守立場,我們紀錄大火,帶到國際氣候會議要求領導人正視問題:我們動員救火隊,即刻到現場減緩災情,懇請您在關鍵的此刻加入我們,持續為雨林奮鬥到底!

延伸閱讀: 守護雨林里程碑